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非遗保护

“贵州经验”非遗保护的有力探索

 

非遗保护“贵州经验”有力探索

——《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规划(2014—2020年)》出台

   

《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规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于2014年5月17日由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正式下文实施。这个涵盖了“十二五”后期及整个“十三五”时期的专项规划,从全省的高度,站在顶层设计的视角,对全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作出了全面而深刻的部署,为贵州未来7年的非遗保护描绘了时间表和路线图。

作为中华民族的根与魂,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誉为我们民族的DNA,“保护文化遗产,守望精神家园”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然而,随着现代化大潮的推进,非遗保护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缺钱、缺人、缺机构,重申报、轻保护,重开发、轻传承等问题不断凸显。

这些问题和矛盾的凸显,国家层面提到了全新的高度。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切实加强我省民族民间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利用,省委副书记李军同志多次组织相关部门及人员召开专题会议,布置和安排编制《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规划(2014—2020)》。

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从过去的部门工作上升为全省行动,这对于非遗大省贵州而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的战略意义时刻。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民族的传统文化活起来、要见到活的传统文化,要看得见乡愁。”省文化厅厅长许明说。

 

探索具有贵州地域特色的非遗保护新路子

 “到‘十二五’期末,初步建成全省性统一数据库平台,‘多彩贵州’品牌形成系列组合优势,让贵州地域文化、原生态文化的元素、符号在舞台、屏幕、报刊、网络等领域充分体现;”

“到2020 年,全省保护发展整体水平明显提升,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项目保护、传承人保护工作进入全国先进行列,整体性保护、生产性保护在量和质上有较大改善,力争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贵州经验’;‘多彩贵州’品牌成为中国著名文化符号和标志,贵州成为中国原生态文化集聚展示交流重要基地。”

这是《规划》的“目标任务”。

为了这些目标的实现,《规划》专门部署了“八大工程”:

(一) 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深度调查, 建设数据库

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深度调查,对名录保护工作进行复查验收,进行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数据全程、全景式收集整理。创建集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数据的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建立覆盖全省、影响全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网络。加大数据库及网络共享平台的研发利用力度, 创建普及教学、创作表演、发展研究、文化创意研发为一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资料平台。

(二)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整体性保护和生产性保护

以活态保护为核心,完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土壤和条件为目的开展整体性保护。确定一批传统村落,作为整体长效保护的重点, 划定保护红线, 防止开发性破坏。做好印江兴旺村、榕江大利村、雷山控拜村、黎平堂安村、乌当渡寨村等5 个重点示范村寨建设工作,在有条件的村落建设生态博物馆。以民办公助形式扶助一批重点民族节日,支持对戏楼、鼓楼、花桥、芦笙坪、歌堂、跳场、游方场、对歌场、斗牛场等集会场所进行抢救、保护。高质量建设国家级黔东南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助推黔西南布依族文化生态保护区、黔南水族文化生态保护区申报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将黔西北文化生态保护区、武陵山(黔东) 苗族土家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列为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并向国家申报保护。制定并实施“侗族大歌传承保护行动计划”。大力扶持国家级丹寨古法造纸、苗族蜡染和台江银饰刺绣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再申报3—5 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命名50 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三) 培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人才队伍

建立科学规范的传承体系,发挥职业院(校) 专业优势, 将口传身授民间技艺形成规范、系统、科学的教学方案, 开发民族文化特色课程、精品课程和校本教材。鼓励民族民间大师(艺人、歌师、舞师、建筑师、工匠师及民族民间演出队)将有关项目、经费带到学校传承。民族高等院校坚持办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专业, 开辟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特殊人才升学求职绿色通道, 积极为全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培养专业教师,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创新、研究和管理提供人才保障。加大国家级传承人申报力度, 力争每个国家级项目都有对应的传承人; 优化省、市级传承人年龄结构, 增大中青年传承人比例, 使全省传承人形成梯次配备。健全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动态管理、进退机制和保护激励机制。普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教育, 提高全民保护意识。全省各级各类中小学, 必须把本地区非物质文化教育纳入日常教学活动中, 纳入素质教育的内容。鼓励县乡因地制宜编撰乡土教材文化读本。加强民族语言文字系统保护, 更好发挥文化传承重要载体作用。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高素质工作团队,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在职进修和培训。组建一批知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规律和需求、懂专业、善管理、实干敬业、结构合理的高素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团队, 全面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督查、评审、验收等工作, 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和传承发展。

 (四) 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研究

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认定、保存、利用、传播及贡献率研究。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成果纳入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省社会科学研究专款的奖励扶持范围, 鼓励支持更多专家、学者对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研究、探索和指导, 为科学保护提供决策参考和智力支持。举办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为专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或论坛。将“原生态民族文化高峰论坛”纳入“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冶发展战略规划。争取文化部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 每年召开1 次全国或国际性(地区性)多彩贵州·原生态文化国际论坛。综合发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等机构作用, 在相关高等院校设立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组成以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为主、社会学术力量广泛参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理论研究队伍。支持《原生态民族文化学刊》办成国内外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的重要阵地, 传播推介中国原生态民族文化, 特别是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及本土文化。

     (五) 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

充分挖掘民族文化多样性, 在旅游发展中提升文化品味、拓展文化内涵。在旅游线路、景区增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原生态文化活态展示区、生态博物馆等, 设立相关的器具、手工制品的展示体验区域, 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色的民俗活动、展演活动, 传播传统知识和技能。大力发展民族服饰、民族美食、民族医药、手工制品、纪念品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衍生产品, 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衍生产品项目入驻产业园区, 发展一批特色产业、建成一批龙头企业、助推形成一批著名品牌。鼓励将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元素与现代时尚元素相结合, 使蜡染、刺绣、织锦、土布、染织等系列产品走向国内国际市场。利用“多彩贵州冶旅游商品“两赛一会冶等技能大赛平台, 激励传承人、工艺大师提高技能, 发现和培育更多有发展潜力的传承人、工艺大师等。通过农村专业合作社等形式, 推出一批绣娘、银匠、木匠等和歌师、舞队。

 (六) 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创作

推出一批以贵州传统音乐、舞蹈、戏曲、杂技等为重大题材的演艺精品。推出一批以亚鲁王、仰阿莎、珠郎娘美、支嘎阿鲁王等贵州传统口头文学、民间传说、代表性人物等为题材具有代表性的电影和电视剧, 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国内各大电影院线、卫视频道播出。推出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专著和系列丛书, 编辑出版一批代表性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民俗等方面的书籍, 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口述史、调查报告、田野笔记、研究论著等。推出以贵州丰富的节庆、歌舞、传说、神话、人物、祭祀等为题材的国画、油画、版画、雕塑作品, 以美术的独特艺术语言展现绚烂多彩的贵州印象,描绘记忆深处的历史人物事件。

 (七) 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活动及品牌建设

全力打造“多彩贵州”升级版。以原生态文化为根,精心打造推出一批质量高、影响大、群众反响好的重大原生态文化活动, 形成国际品牌, 重点推出“多彩贵州·中国原生态文化大汇”活动。发挥“千节之省冶优势, 保护民族节日原真性,形成特色文化品牌。重点选择一批代表性的民俗节庆活动, 扶植形成一批国际知名的贵州原生态民族节庆品牌。

 (八) 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交流平台

加快多彩贵州品牌研发基地和多彩贵州城建设, 成为国内一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交流传播中心。积极规划建设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重点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博物馆或展示馆,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收藏、利用、展示、科普、教育、培训、交流、传播等的重要平台。鼓励社会力量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基础设施。支持东山古玩城、花溪文化苑、金鼎古玩城等文化综合体建设, 引导职业教育集团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的教学产。扶持“凯里苗侗风情园”, 雷山、台江“银饰刺绣一条街冶和“雷山控拜银匠村”等产销链;利用航空、高铁等城际交通服务站点, 建设一批展示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窗口。筹办“多彩贵州”国际原生态文化创意博览会, 引导国内外非物质文化遗产创意产品到贵阳交易交流,把贵州建成为全球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交流传播平台。加强省部合作和国际民间文化交流合作, 争取将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纳入亚太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体系, 把贵州建成亚太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培训中心的重要培训基地。

为了《规划》的顺利实施,我省专门成立了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同志担任组长、副组长,办公室设在省文化厅,省文化厅主要负责人兼任办公室主任。各地区应参照成立相应机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和保护项目较多的地区,当地主要负责人要亲自挂帅,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主要指标列入领导干部工作实绩考核内容。

而在资金保障方面,从2014 年起,省级财政在原有基础上每年增加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费1000 万元。各市(自治州)、贵安新区和各县(市、区) 也要建立本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专项资金,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贵州能够把整个非遗保护做一个整体的规划,很了不起!这个《规划》符合国家文化部在‘十二五’期间非遗保护重心转换到全力进行保护这一基础工作上来的要求,目前全国很多地方做得不好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很好的规划,贵州的做法很有前瞻性。”国家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副司长马胜德说。

 

走在全国前列的“贵州行动”

“贵州的非遗保护的确走在全国的前列。”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刘文峰在看了《规划》后,对贵州的非遗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纵观当下的非遗保护,诸如杭州市、嘉兴市等部分地方制定了非遗保护的专项规划,但在省一级,目前出台的寥寥。即便有,大多也只是部门的规划,能站在省委、省政府高度,贵州确是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这个《规划》将来影响一定会很大,”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研究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说。

而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小璞看来,这个《规划》首先非常值得肯定的是贵州省委、省政府对非遗保护工作这项事业高度的重视,而且还成立了领导小组,“《规划》里说到:‘非遗保护不仅仅是文化部门的事,它涉及到政府的各个部门,需要各方面给予支持’,我觉得这个非常好,注重了非遗保护工作的顶层设计。”

当前,我省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1 项,国家级和省级名录分别达到了74 项(125处)、440项(568 处),国家级和省级传承人分别达到了57 名、301名,建立了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1 个、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2 个,国家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3 个、省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28 个,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要内容的“多彩贵州”逐步成为代表贵州的文化品牌。

“既然贵州有这么丰富的资源,那我们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保护好、传承好,提升品牌的创造,这恰恰是贵州最有特色的东西,也是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许明说,这个《规划》,就是要把整个社会都动员起来,联合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来做好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利用和传播。

毋庸讳言,对于广大非遗工作者而言,《规划》犹如一缕温暖的阳光,在经过多年的摸索、努力和实践之后,如今有了全省的统一行动。

可以预见,多民族聚居贵州灿若星河的各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必将在《规划》的引领和助推下,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散发出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