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非遗保护

苗族姑娘伍前金用五彩丝线绣历史

 

苗族姑娘伍前金用五彩丝线绣历史

 

伍前金的苗绣作品

 

▲伍前金在绣苗绣。

 

伍前金跟妈妈交流苗绣

  

五彩衣 ,多美丽。唐代大诗人杜甫曾赞 叹“五溪衣裳共云天” ,后汉书》也记下了苗族“好五色衣裳”的习俗。但细看这五彩花衣的一针一线 ,才能穿透时光尘埃 ,看见这个民族的苦难与欢乐。

  城步两江大峡谷内 ,城步唯一苗绣传承人 ,五团镇腊里村年轻的80后苗族姑娘伍前金在续写历史。

  穿在身上的历史图腾

  谈到刺绣 ,人们常常最先想到的 是“四大名绣”— — —苏绣 、湘绣 、蜀绣 、粤绣 ,但在城步腊里村的村民伍前金眼里 ,苗绣的地位更胜一筹。由于宣传太少 ,苗绣的知名度不高。但不论从种类上还是精美程度上 ,苗绣都不亚于四大名绣。”伍前金说。

  苗绣的内容和绣法都有着严格的规定。绣什么 、怎么绣 、何时绣 、绣在哪儿 ,苗族老祖早已经约定好 、规定好 ,自有他们的体系和讲究。”伍前金介绍 ,在传统的苗族人中 ,凭着绣衣去认祖认宗 ,凭着绣衣去决定能否去相亲 ,凭着绣衣去了解衣服主人的身家 ,凭着绣衣去决定要不要把这个绣花的姑娘娶回家 ,凭着绣衣可以知道主人在族人中的地位 ,凭着绣衣可知道主人家住哪里等等。

  苗绣的工艺种类超过20种 ,挑绣 、绉绣 、叠绣等都是其他刺绣中没有的技艺。据史料记载 ,有一种名 为“双针锁”的绣法 ,起源于汉代 ,现在已经很难看到 ,却在苗绣中保存下来;破线绣”则是把一根丝线破为数根 ,用比发丝还细的丝线刺绣 ,一张绣片常常要花去几个月的时间。

  杜甫曾写“五溪衣服共云山”说明当时五溪衣服的刺绣色彩鲜艳 ,其中五溪之中辰溪就是城步的巫水。

  苗族没有文字 ,只有语言 ,但他们将信仰图腾和历史传说都融在了繁复的图案中间。自古以来 ,苗绣作为苗族文化传承的载体 ,兼有文字和图像的功能。由于苗族人至今没有形成可通读的文字 ,苗家人文化历史的传承 ,主要依靠口口相传的口头文学以及他们的衣装和衣装上的刺绣。

  几乎每一件苗服上都有刺绣 ,一定程度上而言 ,苗绣被赋予了更为浓厚的民族气息。相比久负盛名的四大名绣 ,苗绣则承载着更深厚的文化内涵— — — 它不写实 ,和现实物态毫无关系。

  “苗绣更侧重展现天 、地 、祖宗 、人类 、生灵 、图腾等,通过它 ,我们可以认知苗家人的生命观 、宇宙观。”谈到苗绣 ,伍前金话语间充满了感情。

  被遗忘的历史符号

  作为城步唯一一 名“80后”苗绣继承人 ,伍前金正在陷入孤军奋战的被动境地。

  从城步县城出发往西走 ,在峡谷尽头 ,海拔近1200米的腊里村 ,就是伍前金的家。

  独具风情的地理位置并不能为苗绣的保存设防 ,在伍前金眼中 ,尽管腊里村远离都市 ,但族人已被汉化。她说:现在居民从来不穿苗服了 ,也不再讲苗语。”

  曾几何时 ,苗绣的重要性在苗族人的观念中等同于生命 ,而如今 ,它的意义却已悄然改变。

  “一方面 ,很多村民并未意识到保护苗绣的重要性,大量苗绣被扔掉或者卖掉;另一方面 ,在文革时期 ,苗绣作为历史文物 ,也遭受了一定的焚毁和流失。”腊里村的村民杨兆龙如是介绍 ,村子现居千余人 ,会绣苗绣的老人年事已高 ,由于身体健康日益恶化 ,目前已不再刺绣。而年轻一代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空间 ,大多外出务工 ,苗绣技艺缺乏传承人 ,不得不面对“想舍弃但更想坚守”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

  苗绣的失传源自上世纪八十年代 ,据城步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负责人艾军介绍 ,随着时代的发展 ,久居乡村的苗族青年男女开始外出务工淘金 ,经常绣花的苗家女孩也开始把重心转向书本和功课。

  另外 ,随着民族间的不断融合 ,人们的审美观念和趣味也在发生变化 ,如今苗族青年人中穿着本民族服装的人也越来越少 ,苗绣艺人的数量也就日渐减少。

  在全国五个苗族自治县中 ,城步苗绣损失最为严重。“当苗绣不再是一种民族文化传统的体现 ,而是遭受了更多物质和利益观念的侵蚀 ,苗绣也就失去了延续下去的最根本动力。”艾军说。

  用五彩丝线把历史绣在身上

  没有稳定工作 ,没有固定收入来源 ,苗族姑娘伍前金试图用羸弱的双肩担负起传承和发扬苗绣文化的重任。

  伍前金从小就被这些五彩线迷住了。奶奶告诉她 ,黄线是黄河 ,蓝线是长江 ,云纹 、水纹 、菱形纹和似花似树又似人乘船的花簇是祖先故土的平原 、湖泊和土地。她六岁就能独自刺绣 ,十岁能绣各种图案。她说:小时候看到奶奶 、妈妈绣 ,就老想抢她们的针线(自己绣)。”

  “伍前金的苗绣作品十分精美 ,色彩艳丽 ,造型古朴,形象生动 ,具有浓郁的民族气息。”这是城步苗绣收藏者对她的一致评价。

  然而 ,对于卖过画 ,做过收银员的伍前金来说 ,在巨大的生活压力面前 ,传承苗绣技艺显得力所不能及。

  为了将苗绣文化和技艺进一步推广 ,几年前 ,在去长沙参加湖南省第四届美术工艺大赛的途中 ,为筹集路费,伍前金忍痛割爱 ,卖掉一幅绣了一个多月的精品苗 绣“太阳花”。对于苗绣 ,这是一种渗透到骨子里的热爱 ,但由于能力有限 ,在多数场合下不得不面对两难的抉择。”回忆起一路而来的艰辛与不易 ,伍前金的眼神中满是担忧。

  由于城步苗族居民村庄分散 ,加上缺乏相应的人力和财力 ,很难获取比较齐全的调查统计资料。艾军介绍 ,得知80后苗绣传承人的消息后 ,县文化馆经过多方打听 ,最后与伍前金取得联系 ,并着手对苗绣文化进行针对性的保护和开发。之后 ,城步苗绣被该县列为非遗保护名录。

  在城步苗绣濒临失传的情况下 ,伍前金是目前唯一能绣的80后苗族姑娘。刺绣是苗族姑娘的爱好 ,更是记载苗族历史的最好见证。

  城步苗族多是以青 、蓝色作刺绣底色的青苗。伍前金力求创新 ,让苗绣从帽子上 、衣服上 、裙摆上走到现代人的办公室 、书桌上。

  为此 ,她展示了两幅作品 ,一幅红绸底 ,一幅白布底。图案都来自于当地一个叫杨家祠堂的苗族地主老宅。红绸底的那幅 ,中间左凤右龙 ,盘旋成一个“福”字 ,四角是对称的四只蝙蝠 ,寓意“五福临门”。五颜六色 ,看了之后心情顿时明亮起来。

  ●新闻链接:

  苗绣

  苗绣是指苗族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主要流传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聚集区。苗绣工艺有其独特性,如双针锁绣、绉绣、辫绣、破纱绣、丝絮贴绣、锡绣等。刺绣的图案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表现苗族创世神话和传说,从而形成苗绣独有的艺术风格和刺绣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