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非遗保护

靖州苗族歌鼟的现状及传承保护初探

 

靖州苗族歌鼟的现状及传承保护初探

 

享有“中国原生态民歌活化石”之誉的靖州苗族歌鼟,蕴育在湘黔边境的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锹里(三锹、平茶、藕团和大堡子苗族聚居区)地区。随着现代化脚步和民族大融合步伐的加快,特别是现代文明对锹里苗族传统生活方式的巨大冲击,苗族歌鼟文化的传承、保护工作已刻不容缓。为此笔者试就苗族歌鼟的现状及传承保护作初步探讨。

 

一、苗族歌鼟现状

 

苗族歌鼟是一种多声部合唱形式的独特苗族民歌,由大自然的声音演变而成。在靖州锹里,优美清新的自然环境,单纯欢快的生活,促使苗族先民们对鸟鸣、蝉唱、流水、林涛等丰富多彩的大自然的“和声”产生浓厚的兴趣和联想。于是他们模拟大自然的“和声”编成高低重叠的悦耳歌声,后来,经过长期的选择、加工和提炼,形成优美的旋律与协调的和声。从此,苗族歌鼟便以极具民族特色的音乐形式流传于世。是锹里地区苗族同胞交流思想、交流感情、交流文化、交流艺术的主要方式。

 

苗族歌鼟的“鼟”字从字面上理解为击鼓的声音。用苗语理解,“鼟”字是“上台阶、步步登高”或“相互比对”的意思,说明苗族歌鼟高低起伏、音域宽广的特点。苗族歌鼟按演唱方式可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担水歌调、侃歌调、嫁歌调和三音歌调等。按演唱内容又可分为迎客歌、送客歌、情歌、婚嫁歌、三朝歌、上梁歌、丧事歌、和气歌、地理(名)歌、款歌、盘古歌、开天辟地歌、祭祀歌等30余种,与苗族的生产活动及生活风俗紧密相联。

 

苗族歌鼟长期以来“养在深闺人未识”。新中国成立后才陆续被一些专家学者发现,曾被贺绿汀、白诚仁等音乐大师誉为“民族瑰宝”、“天籁之音”和“原生态多声部民歌活化石”。受文革时期“破四旧、立四新”的影响,苗族歌鼟一度被禁唱,几近失传。改革开放后,随着民族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苗族歌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06年5月,被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侗族大歌等齐名。2006年底和2007年初,两次应邀参加中国民族民间歌舞盛典和华夏清音中国民间音乐展演,并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出,引起强烈反响。2007年11月,靖州苗族歌鼟节目被湖南省确定为选送奥运会的推荐节目。2008年春节,靖州苗族歌鼟队在长沙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展演活动,受到青睐。2009年5月,靖州苗族歌鼟做客央视“民歌中国”栏目,并在黄金时段展播一周,收效甚好。

 

近年来,靖州县委、县政府采取多种有力措施进行这一民族奇葩的抢救和保护。在锹里各学校举办苗族歌鼟艺术班,相继成立了三锹乡苗族歌鼟队和喜盈门苗族歌鼟艺术团,编辑了《靖州苗族歌鼟歌词合集》,对资深歌师实行政府津贴资助,特别是把三锹乡地笋苗寨作为苗族歌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基地进行开发建设,列入全县旅游发展规划,全力支持其发展成为中国花苗风情旅游胜地和苗族歌鼟文化的展示基地。靖州苗族歌鼟呈现了较好的发展势头。

 

二、苗族歌鼟传承保护存在的问题

 

虽然我县苗族歌鼟的传承保护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苗族歌鼟传承保护现状,可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喜中隐忧”。主要问题有:

 

一是对苗族歌重要性缺乏充分的认识。现在政府更多想的是如何发展经济,老百姓想的是如何更快地过上富裕的物质生活。尤其是苗族的年轻人,已经不再像自己的祖先们甚或是自己的父母辈们那样,了解、热爱和熟悉苗族歌鼟了。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苗族年轻人,对苗族歌鼟更是一窍不通,连简单的山歌也不会唱。有个别人甚至看不起自己老祖宗的文化,对学习苗歌瞧不起看不上,觉得自己已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苗族文化的发扬光大,事不关己。没有意识到这一责任就恰恰落到了他们这一代人的肩上。

 

二是社会经济的发展,加速了包括苗族歌在内的民族文化的蜕变和消失。由于民族的变异性,各民族文化之间相互冲击、吸纳、借鉴,特别是受汉族文化的影响,受不可抗拒的都市文化的冲击,受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渗透以及现代文明全球化的推进,一些本来就很脆弱的民族文化迅速消失。在靖州锹里地区,经济方式的改变使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改变,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远离故土,没有时间和心思向老一辈学习苗族歌鼟。每当过年回家一趟,在老家,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唱苗歌,不懂苗族传统的礼仪,他们成了苗族文化上“无家可归”的人。

 

三是民族语言使用人口和范围在缩小。在苗族人口中,当前会民族语言的人口正在缩小,而苗族歌鼟可以说是依附于苗语之上的民间音乐。由于没有自己的文字,如果长此以往,到了一定时侯,依附于苗语之上的苗族歌鼟也就自然消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四是会唱苗族歌的歌师在急剧减少,歌面临断层,后继无人的危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苗族歌鼟,是记忆的文化,是口耳相传代代相传的文化,一旦传承人逝去,则永远消亡,无可相传。歌师的老化,导致苗族歌鼟后继乏人。年岁已高的歌师正在无声无息地逝去,作为古老原生文化的见证者、携带者、传播者,歌师的离去,意味着苗族歌鼟的部分消失或整体消亡。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不及时采取补救措施,这种“断层”走向只会越来越加速运作。年长的歌师们认为,应该培养好自己的接班人,继承自己的衣钵,哪怕一个也行,他们的愿望是传得一人就有了后来者,可是物色不到人了,传内没有子女愿意学,传外也找不到徒弟。

 

五是苗族歌的生存空间在悄然隐退。伴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进步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相互碰撞融合创造出了更绚丽多彩现代文化。文化一体化的进程使主流媒体比如电视、网络普及到千家万户,这种快捷流行艺术的普及,挤压了原生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艺术存在的空间。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这种主流文化的“同化”之下,我们又都“自觉自愿”地放弃自己的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艺术,而片面地去追求现代流行的文化艺术,现在的苗族青年已经不唱苗歌,只唱流行歌曲了。伴随劳动方式和婚嫁方式的改变,如今靖州锹里地区的“七.十五歌会”、“芦笙堂会”、“坐茶棚”和嫁娶“热闹三天”等苗族习俗渐渐消失,苗族歌鼟的生存空间在悄然隐退。

 

三、传承保护对策初探

 

1、要进一步提高对苗族歌的保护意识。现在靖州县委县政府对传承和发展苗族歌鼟已经高度重视。但我们苗族同胞反而不够重视。要让苗族村寨里的老百姓都认识到苗族歌鼟为代表的苗族传统文化是一项维系我们生存和发展的宝贵资源,这是我们的传家宝,要世代传承和发展。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处于边缘的苗族老百姓是贫困的弱者,我们要在全球化中生存,就必须保护好苗族歌鼟为代表的苗族传统文化这一无价之宝的资源。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为中华民族文化作出卓越贡献的民族,我们应该接过老祖宗们的接力棒,抓住这大好时机,学习苗族文化,再继续拓展自己。内因通过外因而起作用,政府重视了,政策有了,拓展苗族文化的条件,就应该由苗族自己本身去努力,去创造,去发展,何况还有上级领导和其他民族的大力支持。我们苗族人应该有时代感,紧迫感,不失时机地积极参与。

 

不管是哪个层次的思想意识,都需要相互配合。如果领导重视,老百姓不积极配合,没有人员去真抓实干,做不到。如果老百姓呼声高涨,领导不支持,也做不到。意识不到位,都难于成事。我们苗族人大家应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出使,同心协力,为抢救和拓展苗族歌鼟作出最大努力。

 

2、要恢复和保护好苗族歌的生态环境。保护开发苗族歌鼟,要保护苗族歌”的生态环境。这里的生态环境,就包括了苗族千百年来的自然山水风光、民族语言、民族风情、民族风俗、民族的节日等自然要素和社会生活的要素。每一种要素相互联系,都会对苗族歌鼟产生影响。一是改善锹里地区的交通条件,着力打通大堡子—三锹—藕团—平茶的锹里地区直通油路。它有利于锹里少数民族的交流,促进民族团结和苗族歌鼟的传承发展。二是要提倡苗族红白喜事一定要按传统习俗来操办。目前许多苗家人为图方便,只在镇上或县城办一餐酒,使苗族歌鼟没有了用武之地。笔者认为红白喜事不能简化。

 

3、保护老传承人,培养新传承人。保护遗产,政府主导,民众参与,传承人是关键。苗族歌鼟口耳相传,传承人起着承上启下的桥梁作用。传承人一旦去世,民族文化损失无可挽回。在这方面,发达国家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应该加快保护措施的制定与出台,从政治上,经济上保护传承人,让其社会有地位,收入有保障,生活能安心,传承能继承。提倡开发式的传承方式,鼓励更多的人加入传承人的队伍,对优秀者实施表彰和奖励。对传承人进行培养,不仅要培养老的传承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培养新的传承人,让传承人身怀绝技,而且有高度的责任感。培养新的传承人方式可以多样化,如亲子传承,即家庭父母传承;师傅传承;学校传承。一代传一代,一代教一代,一批带一批。巩固目前苗族歌鼟进校园取得的成果,对锹里乡镇中学“歌鼟艺术班”中有特长、有兴趣的学生进行更深层次的传教,有意识地将其作为苗族歌鼟传承人进行培养;同时,鼓励本土更多有文化的年轻人对歌鼟进行学习,给予歌师适当经费,以便开展授艺培训。

 

4、积极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靖州县委、县政府成立了《苗族歌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领导小组的基础上,加大“申遗”的工作力度,加大资金投入,对苗族歌鼟采取静态和动态保护方式,制定长期和近期保护计划。投入必要的人力、物力、财力,对“歌鼟”的曲调进行录音,并以简谱方式谱出各种曲调;对有代表性的,有特殊重要意义的唱词唱段进行录音,制成光盘,并汉译唱词;对所获资料进行归类整理,永久保存;对歌师进行登记、建档。多形式宣传推介“歌鼟”文化。加大“歌鼟”外宣力度,以苗族歌鼟文化和民族地区的风土人情为主要内容,制作《苗族歌鼟》宣传光碟,编辑出版《苗族歌鼟》外宣画册和文集。通过“靖州之窗”等门户网站,推介“歌鼟”文化,宣传展示本土民族民间文化品牌。以加快“歌鼟”“申遗”的步伐,通过申报成功来获得更多支持。

 

5、精心打造“歌”文化产业品牌。“歌鼟”文化是一份宝贵的人文资源,蕴含无限的社会和经济价值。要大力发展“歌鼟”品牌文化产业,把以三锹地笋苗寨为中心的附近村落,规划为“歌鼟生态旅游区”,加大生态旅游区开发建设的力度。恢复和开发拦门坊、“歌鼟”寨、“歌鼟”表演场等景点。继续举办 “湘黔桂三省苗歌会”。继续办好喜盈门“歌鼟”剧团,积极参加国内表演,还争取象黎平侗族大歌一样,进入国际文化市场。扩大苗族歌鼟的影响。同时还要实行政府补贴的形式,在三锹、平茶、藕团和大堡子培养几支具有接待能力的“歌鼟”队伍。既要会唱苗歌,又要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和现代旅游专业知识,十分了解本地人文资源和民族文化资源。让别人进来有听的、有看的。保护苗族歌鼟不见经济效益,仅凭热情和爱好是难以代代相传的。只有得到合理的开发和利用,使“歌鼟”文化旅游和相关文化产业产生的经济效益。这才是市场经济下 “歌鼟”发展的内在动力,它才会作为一种民族文化的极品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种优美的文化才会泉流不断,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