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共祖溯源

中华三祖堂

     

    中华三祖堂解说词


     

    中华三祖堂

    中华三祖堂





         2012年7月31日,“海内外同胞涿鹿共拜中华三祖大典”在蒙蒙细雨中隆重举行,来自海内外的多位华人代表齐聚涿鹿县的中华三祖堂,向三祖敬献了佳肴、五谷、鲜果和美酒。中华三祖指的是中华民族的三位始祖――黄帝、炎帝和蚩尤,今天,他们的塑像并排矗立在中华三祖堂中,接受着人们最虔诚的祭拜。大约五千年前,黄帝、炎帝和蚩尤率领各自的部族在涿鹿展开了两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历史上被称做“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这两场大战和之后的釜山会盟成为了中华民族从蒙昧走向文明的里程碑。
         涿鹿县位于北京市西北,与北京市中心的直线距离约为120公里,中华三祖堂和与之相邻的黄帝城遗址位于涿鹿县的矾山镇。在涿鹿全县2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20多处黄帝时期的历史遗迹。
         这是涿鹿县矾山镇的上七旗村,就在几十年前,村中还有一股泉水,名叫“阪泉”,村民们都相信,远古时代炎帝的大军就驻扎在上七旗村,而炎帝的对手正是黄帝,他们之间的战争被后世定名为“阪泉之战”。
         谢恩武(矾山镇上七旗村党支部书记):“炎帝在上七旗摆了七杆大旗,黄帝在下七旗摆了七杆大旗,摆的七旗阵,后来(两个村庄分别)更名叫上七旗、下七旗,咱们所在的位置就是黄帝、炎帝阪泉之战的古战场,具体的比如这道沟,所看到的土坡、峡谷都是古战场的所在地。”
         根据考证,黄帝部族最初生活在陕西麟游一带,而炎帝部族最初生活在陕西渭水上游的清姜河一带,大约五千年前,以炎帝为代表的姜姓部族集团顺着渭河、黄河南岸逐渐向东扩展,到达河南及河北的南部地区,而以黄帝为代表的姬姓部族集团沿北洛水南下,到达大荔、朝邑,然后又东渡黄河,顺着中条山和太行山朝东北迁徙,经过数千里跋涉来到了燕山西北的桑干河流域定居了下来。 
         李学勤(历史学家):“不管是炎帝、黄帝还是蚩尤,他们作为一种古史的传说人物,他们都代表了一定的历史时期,也代表了一定的部族集团。那么炎帝可能开始时间要早一些,按照中国古书上的传说,炎帝一共传了八代,最后一代叫帝榆罔,帝榆罔他也称为炎帝,就是跟黄帝同时的炎帝,蚩尤是和帝榆罔这位炎帝和黄帝同时的人物,他们都是处于中国的文明正在起源和融合、形成的时期。”
        这是涿鹿矾山镇的炎帝庙,传说,炎帝是神农氏的后代,而神农氏曾经尝百草、教导百姓耕种,并率先使用了火。根据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中的记载,原本处于统治地位的炎帝部族在黄帝部族崛起时已开始衰落,部族混战,百姓涂炭,而炎帝不能控制局势。
    黄帝,名轩辕,《史记》记载,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总之,黄帝是一位天资聪敏的卓越人物,他看到炎帝孱弱而民不聊生,于是毅然向炎帝发起了挑战。
    在涿鹿县的矾山镇,有一泓泉水――黄帝泉,相传这里是黄帝当年屯兵的地方,黄帝泉水温全年保持在12.5至13.4摄氏度之间,冬不结冰,夏不生腐,日流量可达4000吨,今天,黄帝泉不仅是周边一万多人口的饮用水,还灌溉着一万多亩良田。
    传说,五千年前的黄帝部族不仅能够耕种五种农作物,营建房屋,黄帝的夫人嫘祖还首创了养蚕和纺织。
    张家口博物馆陈列着多款涿鹿地区出土的珍贵文物,这一组文物出自新石器时代晚期、也就是黄帝所处的时代,包含两个石纺轮和两支骨针,石纺轮是用来纺线的,可见,当时的人们已经掌握了初步的纺织技术,这与嫘祖首创养蚕与纺织的传说相吻合。
    李学勤(历史学家):“黄帝部族是在中原地区兴起的,而中国的中原地区在农业文明开始发展的时期在经济上就有特别的优势,因为那时候的黄河中下游地区是很肥沃的一个地区,那时候气候比现在要温暖一些,所以农业经济发展得最快,而且黄帝按传说里面他本人也有很多的德性,也很能吸引和团结周围的一些部族,这样黄帝势力的发展,作为一个原始的国家的雏形就逐渐地形成,所以那时候炎帝原来占着比较统治的地位,黄帝取代他,发生了战争,这也是必然的趋势。”
    黄帝部族与炎帝部族的阪泉大战被后世称为中华第一战,战况非常激烈,《史记》记述道,黄帝指挥以“熊、罴、貔、貅、?、虎”为番号的六路大军与炎帝部族大战,按照汉代史学家贾谊的著述,战场上“血流漂杵”,也就是说,双方将士的血把兵器都漂起来了。经过多次交锋,黄帝终于打败了炎帝,炎帝向黄帝臣服。
    然而,和平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又出现在了黄帝面前。
    在阪泉之战前后,一个由9个亲属部落、81个氏族结成的联盟――九黎部族在今天的山东与河北、河南三省交界地区崛起,部族中心位于曲阜,部族首领名叫蚩尤。九黎部族的势力逐渐扩张,不可避免地与东进的炎帝部族发生冲突,两大部族集团交锋多次,炎帝部族不敌强盛的蚩尤部族,只得边防御边撤退,向北方迁移,继而求救于黄帝部族,由此,中华民族的三大始祖黄帝、炎帝和蚩尤在涿鹿风云际会,炎黄联盟与蚩尤部族之间的这场影响深远的涿鹿之战即将展开。
    李学勤(历史学家):“蚩尤对于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很多很重要的贡献,有一项非常重要的贡献,我想就是‘蚩尤造兵’,就是他发明了很多的兵器、武器,那么在这一点上说起来的话,各家的传说基本都是一致的,都认为是蚩尤造的武器,所以他武力很强盛,可能对当时其他部族就发生了矛盾,就有所欺凌、有所压迫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黄帝为了团结更多的部族、更多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对蚩尤发动一场战争,制止他的一些暴政的行为,在这一点说起来,对于整个文化的发展、社会的进步都会有比较大的意义。”
    龙王塘村位于黄帝泉东南约3公里处,村民们相传,这里便是当年蚩尤屯兵的地方,村中有一股泉水名叫蚩尤泉,早在1400年前写就的《晋书》中,这股泉水就已经被称做蚩尤泉了,泉眼旁有几株参天的古树,似乎在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龙王塘村边的山坡上,有三座独立的黄土山丘,当地人称之为蚩尤三寨,三个寨子一字排开,站在北寨上可以眺望中寨和南寨,而寨子之间有深达百米的沟壑,使蚩尤三寨形成了既可以独立防守又能相互支援的阵势。传说当年蚩尤率领他的大军便是以这样的阵势与炎黄联军对峙。
    西灵山位于涿鹿县东部,接近北京地区,其最高峰达2400多米,是河北省第二高峰,有一条东灵泉河从山中流出。传说,当年黄帝看到蚩尤来势汹汹,决定暂时按兵不动,要用计谋智取蚩尤。
    黄帝首先稳住阵脚,然后派遣部将应龙率领一支人马到河上游的水关筑坝蓄水,伺机用水攻击蚩尤三寨。
    几天后,大雨瓢泼而降,应龙于是下令将蓄满水的堤坝打开放水,大水直冲蚩尤三寨,蚩尤的人马顿时陷入一片汪洋。
    西灵山的山脚下有一块大石头,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巨龟,而山下的老百姓传说,这只巨龟原本是蚩尤属下的一只神龟。在应龙蓄水之时,蚩尤已经发现了黄帝的意图,他派出这只神龟,想要提前扒开堤坝,将黄帝蓄起的河水放掉。不远处的山上有几块巨石,仿佛一只昂首的雄鹰,传说这只雄鹰是黄帝的侦察兵,雄鹰发现神龟向大堤爬去,马上报告了黄帝,黄帝于是派遣雷公电母,将神龟劈死在半山腰,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巨龟的背上有一道深深的裂缝,据说这便是雷劈的痕迹。
    宋镇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我们讲在世界远古史里,很多都是跟神话有关的。那么神话里头实际上含有古人的一种观念、一种意识和一种行事活动、一种方式在神话里头体现的,所以神话不完全是虚构的,有一定的背景在里头,这是(当时)人的认识不到位,所以他们采用神话的形式来表示。”
    传说黄帝水淹蚩尤之后,蚩尤召集了幸存的部将对炎黄联军发动了最后的攻击,战役正在激烈地进行之中,突然原野上大雾迷漫,不辨东西。关键时刻,黄帝推出了一件秘密武器。
    在涿鹿矾山镇的西南有一块小小的高地,当地人称之为“定车台”,相传,这是黄帝安放指南车的地方。
    任昌华(涿鹿三祖文化研究会会长):“做指南车的时候是一个发明,当初这个地方,一直到现在,气候稍微一变它就是大雾天,你看现在也是雾天,就看不远,所以(黄帝)就发明了指南车,放在定车台上面,这样不管天气气候有什么变化,他就把主攻方向确定了,就是正向南,打蚩尤。”
    黄帝指南车的样子和原理已因年代过于久远而不可考,但它的效果却显而易见,凭借指南车,黄帝在大雾中从容指挥,战事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蚩尤的败局已无可挽回。
    我们眼前这座山下的山谷被称为立马关,传说,蚩尤的将士在涿鹿大战中被歼灭殆尽,蚩尤本人也受了致命伤,他在最后几位部将的护卫下,向东南方退去。退到一个山谷,蚩尤已然伤重不治。蚩尤的战马于是不肯前行,扬蹄长啸后倒地而死,从此,当地人就称这个山谷为立马关。为了保护蚩尤的遗体,一位部将穿上蚩尤的战袍,将黄帝的追兵引开,另一位部将则背起蚩尤的尸身,消失在荒野之中。涿鹿的老百姓认为,《史记》中记载的“黄帝擒杀蚩尤”实际上是擒杀了穿着蚩尤战袍的部将。
    为了纪念死于立马关的蚩尤,后人在山上建起了蚩尤祠。祠中的蚩尤塑像勇武威严,不愧后世赋予他的“战神”之名。然而,从中国有文字以来直至二十世纪,蚩尤在所谓的正统思想中都被定位成一个反面角色。
    宋镇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中国有这样一个(观念),他失败了嘛,就认为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但是另外的人都说他是战争英雄,也有人说他是战争英雄的,所以怎么讲呢,妖魔化他的实际上还是黄帝族这一支,他们认为我已经控制你了,他们尽量地要把原型是英雄人物的人贬低,贬低以后便于对你这方面的控制。”
    李学勤(历史学家):“各个民族都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对我们的历史,对我们今天之所以形成这样一个很伟大的一个国家机体,都有自己的贡献,在这一点上,以蚩尤为祖先的一些民族,虽然今天来说我们算少数民族,可是他们的贡献是绝对不可抹杀的。在这一点上说起来,56个民族都有共同的贡献。”
    蚩尤的故事并没有因他的去世结束,在涿鹿县的塔寺村,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一条历史的经线,把远古与今天、传说与现实连接起来。
    塔寺村距黄帝泉15公里,是个只有五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村子后面的高地上有几棵千年古树,还有一座无名坟茔,而村里的周家世世代代一直在细心守护着这座坟茔,曾几何时,这座坟里葬着什么人是周氏家族严守的秘密。
    任昌华上世纪九十年代担任涿鹿县的县委副书记,由于有传言说蚩尤的坟墓在塔寺村,他多次前来探访,与年近八旬的周德瑞老人成为了好朋友。1996年夏,为任昌华的执著所感,周德瑞老人终于吐露了实情。
    “这是埋的谁你知道吗?”
    “知道,蚩尤。”
    “埋的蚩尤呵?”
    “蚩尤,这是蚩尤坟,蚩尤墓。”
    “你听谁说的这是蚩尤坟呵?”
    “这是一辈一辈老祖爷传下来的,说你要好好保管,好好看着这个坟。”
    任昌华(涿鹿三祖文化研究会会长):“到我第四次来的时候,老周就说,他说你是书记,我跟您说,在我们村里边,知道蚩尤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今天给你说了(实情),如果有人要整我,你必须得出来给我做主。”
    周家世代严守的秘密是,当年蚩尤死后,部下将他的遗体悄悄埋在了今天的塔寺村,而周家的祖上立誓守墓,已历经了许多代人,至于周家的祖上为什么接受了守墓的重任,今天已然无法说清,但一代代周氏后人全部坚守着祖先的承诺,在大多数人认为蚩尤是反面历史人物的年代里,周家人仍默默地守护着这座坟茔。文革期间,周家人还曾把这块无字墓碑埋在了自家的猪圈里。
    不久后,任昌华将周家世代为蚩尤守墓的秘密向社会公开了,这块墓碑也得以重新树立。于是,塔寺村这个平静的小山村渐渐热闹起来,许多中华儿女不远万里前来塔寺村拜祭蚩尤这位祖先。几年前,周德瑞去逝了,由于身后没有儿子,女婿周金贵接过了守墓的重任。

    据《山海经》记载,涿鹿之战结束后不久,天下又开始大乱。黄帝只好画了蚩尤的画像,假传蚩尤仍旧活着,来震慑那些起兵肇事的氏族部落。有据可考的是,大战之后,蚩尤部族渐渐南迁,并在中国南方安定下来,继而演化为苗、瑶、畲、壮、侗等多个少数民族。

    这座小山位于涿鹿县城西南十公里处的窑子头村以北,山形如同倒扣过来的一只大锅,古人将锅称为釜,因此,这座小山的名字叫做釜山。《史记》记载道,涿鹿大战后,“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于是黄帝“合符釜山”,也就是说,各部族首领一致推举黄帝为天子,黄帝与各路首领会盟釜山,并在涿鹿建立了都城。
    尽管经历了数千年的风雨冲刷,但我们仍能够依稀看出,釜山整个山体有人为修筑过的痕迹,很像是一个祭坛。釜山山顶上有一块巨大的方石,方石上有雕刻的纹路,一个十字指向四个方位,当地人称之为合符石。
    今天,我们试图用三维方式恢复釜山五千年前的模样,仿佛可以看到黄帝站在合符石旁接受八方朝拜。俯视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的这片热土,轩辕黄帝无疑会感慨万千、踌躇满志,他当众宣布,结束纷争、统一符契,中华民族从此走向统一的开端。
    在釜山的表面及其周边的田埂上,到处都散落着砖头瓦块,似乎表明这里曾经有过规模不小的建筑群。1994年,任昌华先生还在釜山上意外挖出了一块精美的石器。
    任昌华(涿鹿三祖文化研究会会长):“(我)从周围观察,发现这个(石头露出了)一小点,然后我就用这块石头刮,刮了以后我发现是个石斧,但是,再往里挖,原来是这样的,我取出来以后一看,这个东西它不一样,和一般的石斧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我请了一百多位全国的还有国外的专家学者都来辨认一下,大家都认为,这块东西应该是当年黄帝合符釜山、指派官员用的印章。”
    这支石斧两面均有雕刻,一面上半部是一个类似青蛙的动物,下半部是阳十字;另一面上半部是盛开的花朵,也可以理解为双手捧出了一轮太阳,下半部是阴十字。整支石斧雕工精美,应属远古时代石斧中的艺术精品。
    根据《史记》的记载,当时黄帝的势力范围向东达到东海,向西达到甘肃一带,向南到达江淮,向北到达内蒙古大草原,而涿鹿是黄帝的统治中心,黄帝的政令均由涿鹿发往各地。
    与涿鹿黄帝泉咫尺之遥,有一座数千年的夯土古城,当地人称之为黄帝城,又称轩辕之丘,相传是黄帝当年所建的都城。今天,城内已是绿色的农田,间种着许多果树。古城呈正方形,长宽均为500多米,残存的城墙最高处超过10米。 
    1957年10月,河北省文物部门对黄帝城进行了第一次考古发掘,在古城中发现了许多远古先人使用的生产和生活用具,包括石镰、石磨棒、石纺轮、陶罐等等。一个月后,《人民日报》发表了一则消息,标题是《在黄帝城遗址里发现的》,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专家们初步判断,这座古城遗址有可能的确是黄帝的都城。1997年春天,河北考古研究所再次对黄帝城进行考古发掘,相比40年前,这一次考古更加深入和严谨,考古人员在保存比较完好的西城墙南段开了一个探方,对城墙进行解剖,城墙中相继发现了一些灰陶片、红陶片和陶纺轮,还发掘出一个嵌于墙中的夹沙红陶釜,陶釜内装有猪、狗的下颚骨,以及牛肋骨和鹿角,可以推断,这些物品的年代应早于战国时期。之后,考古人员又在古城东北角的墙基下发现了一些仰韶时期的彩陶片,与炎、黄、蚩尤所处的时期相吻合。1997年的这次黄帝城考古再次说明,千百年来,关于这座古城是黄帝都城的传说绝非空穴来风。或许有一天,凭借着更加先进的技术手段,我们能够真正还原远古先民们甚至黄帝本人在这座古城中生活的种种情节。

    根据《史记》记载,黄帝定都涿鹿后,执政非常勤勉,他并没有安居于都城,而是经常出外亲讨叛逆,教化民众,推算历法,开山铺路,赢得了万邦的敬仰,开创了一个国泰民安的时代。
    涿鹿温泉屯乡的李虎沟村村南有一座山,山的主峰上有一个天然的窟窿,凌空看去好 似一座桥梁。这座山的名字叫做“桥山”,属太行山余脉。《史记》中写道:“黄帝崩,葬桥山。”就是说,黄帝驾崩后,葬在了桥山,一些史学家认为,《史记》中的桥山就是涿鹿的这一座桥山,而涿鹿的百姓相信,黄帝的陵墓就是与桥山相对的这座圆锥形的小山,如果攀登到这座小山的半山腰,用大锤敲击山体,会发出空洞的“嗵、嗵”声,证明山体中是黄帝的墓室。
    在黄帝之后的历史进程中,秦始皇、汉武帝等多位帝王曾亲临桥山,祭拜黄帝。今天,在桥山下的一处山腰上,矗立着一座黄帝殿,供全世界的中华儿女前来瞻仰。
    从黄帝殿下望,是漫山遍野的葡萄园,涿鹿的气候非常适宜种植葡萄,每年六七月份,葡萄藤上开始挂果,夏秋之间,涿鹿的葡萄会销往华北各省市,还会被酿制成鲜美的葡萄酒。
    宋镇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涿鹿地区实际上它的意义在哪里呢?它不仅仅是炎黄两支文化在那里交汇,涿鹿是三支。所以在中国文明的探源中间有三支,一个就是炎帝、黄帝的这两支,再加上东方,就是山东地区的蚩尤这一支,他们的文化的交汇和碰撞,最后形成了中国文明的诞生、交汇之地在哪里,是在涿鹿地区。”
    与中华三祖堂相距数百米的是中华合符坛,九条巨龙共同托起了一轮太阳。传说黄帝合符釜山时,将每一个部族的图腾均取其最突出的特点,融合成一个新的图腾――龙,从此,龙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在九龙腾飞雕塑的周围,是56根高9.9米的民族图腾柱,各自精炼地展示了今天中国56个民族的文化特色。
    李学勤(历史学家):“在五千年前的那个时候,它是一个文明开启的时代,我们文明的各个重要的因素,那时候都开始萌芽、逐渐形成、逐渐生长繁盛起来。那么这些呢,就是黄帝或者说炎、黄、蚩尤那个时代的一个特征。所以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史,和中华民族的统一的这个大的机体的形成,都和这点有关系,所以我们说这一点上,我们慎终追远,来纪念这个炎黄蚩尤这个时期,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
    五千年前,以黄帝、炎帝和蚩尤为代表的先民在涿鹿这片土地上生活、征战、融合、发展,为中华文明打上了永恒的印记,在见证民族复兴的今天,我们无疑要缅怀他们的不朽功绩,正如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在《中国上古史》中所说:“千古文明开涿鹿”。(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十套《探索发现》栏目播出的纪录片解说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