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历史定位

蚩尤历史地位的重新考量

 

蚩尤历史地位的重新考量


蚩尤,“中国第一革命家”。

  此乃孙中山先生之赞评。孙中山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31师长阚维雍烈士的家族1920年所写《阚氏重修谱牒序》中所述:“合肥阚氏重修谱牒序合肥阚氏,古蚩尤之后裔也。蚩尤姓阚,为中国第一革命家,首创开矿铸械之法,因轩辕氏夺其祖神农氏之天下,乃集其党徒八十一人,精究战术,能为风雨雾霾以助战,与轩辕氏血战多年,至死不屈。轩辕氏既灭蚩尤,实行帝制,称蚩尤为乱民,加以不道德之硷号,然心畏蚩尤之神异、民心之思念,乃令人图画其像、建祠祀之,至今四千余年,大河南北,祠宇尚多有存者。”

  孙中山先生只为两部家谱写过序,孙中山如此推崇之蚩尤,究竟何许人?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蚩尤”也许知之甚微,甚至一无所知。但中国自古以来的史书、传记、传说乃至神话之中,有关蚩尤之说随处可见。如蚩尤城、蚩尤庙、蚩尤戏、蚩尤血、蚩尤兵、蚩尤冢、蚩尤岭、蚩尤旗、蚩尤族、蚩尤神、蚩尤祠、蚩尤公、蚩尤寨、蚩尤碑、蚩尤坝、蚩尤像、蚩尤齿、蚩尤泉、蚩尤川、蚩尤吻、蚩尤祭等等。蚩尤的历史遗迹还遍留于贵州省、山东省、河北省、湖南省、山西省、河南省、江西省、陕西省、云南省、湖北省、安徽省及广西壮族自治区等。

  由此可见,蚩尤在中华民族古代文明史上的地位并非一般。但中国传统的史说,炎帝和黄帝才是中华民族远古祖先和古代文明的创始人,近几年不少地方兴建炎帝、黄帝巨像,盛行祭典大礼。然而,国人似乎已经忘却了与炎帝、黄帝同期并驾齐驱,共霸称雄,并独具传奇的蚩尤。

  其实,炎帝、黄帝的始祖地位建立,关键取决于中国上古时期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即中原之“涿鹿之战”。

  我们不妨翻开史卷,从这“涿鹿之战”的战前、战中、战后三个不同阶段来重读历史,也许会对蚩尤及炎帝、黄帝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涿鹿之战”战前,正是中国原始社会后期由野蛮社会向文明社会过渡的关键时期。这一时期,炎帝、黄帝氏族原发迹于中国西部黄土高原,本属“西戎”、“西羌”的渭水上游甘肃天水和陕西宝鸡一带,以畜牧为主;而蚩尤氏族最先生活在中国东部黄河下游华北平原,以农耕业为主。蚩尤不仅在长期农耕实践中积累了大量的农事知识,而且发明了“天象”、“播种”、“畜力”等,成了中国耕种农业的创始者。农业的发展让蚩尤族十分富足,在此基础上,蚩尤开始涉及冶炼业,开发了中国历史上首创的“金属工具”与“金属兵器”,史载“造冶者,蚩尤也”。《世本·作篇》称“蚩尤以金作兵”,“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在蚩尤大举开发金属事业之际,炎帝、黄帝部落仍处于“以石为兵,以木为兵”的落后文化阶段。蚩尤氏族的整体发展水平明显高于炎帝、黄帝部落。蚩尤不仅发明农耕、冶炼,还善于开发“巫教”,以这种古老的传统宗教在民间进行祭祀,以求平安。这种“巫教”传统文化一直流传至今。蚩尤还是我国历史上最先发明刑法的先人。蚩尤的农耕、冶炼、巫教、刑法这“四大发明”,是炎帝、黄帝以后的古老中华文明的重要文化元素组成部分;由于农耕经济稳定,冶炼兵器锐利,蚩尤的军事力量迅猛增长,蚩尤氏族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的不断发展,使其势力迅速发展至山西、河南、河北、山东等领域,成为当时各部落势力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部落集团和军事联盟。

  笔者认为,“涿鹿之战”实际上先后发生两次。

  第一次是蚩尤战败炎帝。《逸周书》载:“蚩尤乃逐帝(炎帝)”;并“兴封禅,号炎帝”,即蚩尤战败炎帝后一段是自封“炎帝”。“炎帝”大败后就投奔黄帝,“说于黄帝,执蚩尤”。炎帝以生存利厉关系说黄帝,并由黄帝“征师诸侯”,共同讨伐蚩尤。但据《太平御览》记载:“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原因也许是蚩尤兵力雄厚,擅长兵器,同时又会将各种图腾形象武装军威,惊吓敌人。相传黄帝九战蚩尤不胜后,受一人鸟形妇人(史称“玄女”)授“兵信神符”,并于“云崖宫”(现称“轩辕黄帝宫”)修炼七年,与大将“风后”演创“八兵阵法”(史载“一势阵”、“开复阵”、“地载阵”、“风扬阵”、“天垂阵”、“虎翼阵”、“岛翔阵”、“龙幡阵”),这才打败蚩尤,并杀了蚩尤。这是第二次“涿鹿之战”。

  “涿鹿之战”后虽蚩尤已亡,但相传“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逐画蚩尤形象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服”。可见,黄帝在蚩尤死后仍借重其威名与威望,画像以此威慑天下。其实,不仅黄帝如此,历来很多帝皇仍十分敬重祭拜蚩尤。据《史记》载,秦始皇一统天下的第三年,即公元前219年东巡时,就祭“齐地八神”;一祭天主、二祭地主、三祭兵主,祠蚩尤,将“蚩尤”之神位与天、地相比,可见秦始皇心目中的蚩尤历史地位之高。汉高祖刘邦也以蚩尤为“兵祖”,为他祭祀,立祠。《史记》载刘邦起兵沛县时“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庭,而衅鼓旗”。后刘邦定天下后(汉六年),《封禅书》中记“天下已定,……立蚩尤之祠于长安”。同时,立黄帝在内的“五帝祠”却建于京城(长安)外的晋地。可推知刘邦对“蚩尤祠”看重于“黄帝祠”。至于民间,蚩尤的传说、神话、故事、遗迹几乎遍及全国。这不仅是苗族地区,就是大量的汉族传统文化中,仍处处可见“蚩尤文化”的传承。

  蚩尤战死后,蚩尤氏族大致分三大部分的不同去向:一部分臣服于黄帝,作为炎黄集团的组成部分;一部分东迁,一部分南迁;南迁部分又不断壮大,成为苗族的巨大力量,因此史称蚩尤是苗族的祖先。这一说法不太完整。因为蚩尤不仅是苗族的祖先,同时也是汉族的祖先,与炎帝、黄帝一样,是华夏民族的始祖。

  的确,在涿鹿之战中,炎、黄两帝联合战胜了蚩尤。但在古华夏时代,这种主流部落之间的争斗,并无正义与非正义之分,也无谁是谁非、谁对谁错;也不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更不能以此误解历史,误传历史。

  蚩尤原系“东夷”氏族的首领,其祖先是“太昊”;而“太昊”应是“华胥”的儿子。“华胥”即为“华夏”(古字“胥”同“夏”)。“华胥”是华夏民族的祖先。炎帝、黄帝及蚩尤都应是“华胥”即华夏之后代。因此他们都应属于汉族的始祖。

  在中国古代文献中,仅有两个领袖人物被称为“君”:一是盘古;二是蚩尤。《广博引志》记“盘古之君”;《尚书》记“九黎之君,号曰蚩尤”,后《尚书释义》、《战国策》、《史记》等均有记:“九黎君,号蚩尤是也”。历代“三皇五帝”谱系中,史称“君”者,除“盘古”创世大神外,只有蚩尤。《史记集解》也称“蚩尤,古天子”。

  在中国传统的封建正统史学观影响下,蚩尤被恶意贬称几千年。大量的后世汉族史籍中均将“蚩尤”的贬义传播;但在苗史文献中,则将蚩尤永远列于民族英雄的祖公、祖神、始祖来赞扬。当然,在历代的重大祭坛、族节、礼仪中,仍将蚩尤奉为始祖神、祖师神、兵神、战神等,并以其原型形象和宗教功能中的尊严、权威、神圣、权利传播并用于稳定民心、稳定军心、稳定统治之中。

  炎帝文化、黄帝文化、蚩尤文化,是上古时期黄河文明的三大主流文化。这三大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正是说明中华文化的多元化历史状态,并以此构成了华夏文化的“源头”。

  几千年的所谓正统史学将蚩尤的中华始祖地位贬为仅仅是一个少数名族的祖先地位,显失公正!尽管多年以前已有历史学家的研讨会上纠正了这一点,还如河北省涿鹿县于1998年7月也将蚩尤和炎帝、黄帝一起建立了“中华三祖堂”,然而,在中国,蚩尤和蚩尤文化仍未得到真正的历史正名和现实关注。

  年月已陈,史迹已旧,为何还要重提蚩尤和蚩尤文化呢?

  中华民族经过近代,特别是改革开放近几十年以来的迅猛发展,已成为世界瞻目的强大民族!民族大团结是民族永久强盛的基础保证。世界各地华人,纷纷回国寻祖访源,均出自对中华民族的挚爱、出自对中华民族大团结的渴望。出于此意,笔者坦然建言:中国的国人们应不要忘记我们的始祖中还有一名蚩尤!不要忘记我们五千年文明史上有蚩尤文化光辉一页!

  重评蚩尤和蚩尤文化,对于目前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建立和谐社会和创新社会,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据笔者所知,中国已有不少省市将蚩尤文化重提和开发,特别是贵州省原省长王朝文同志一直坚持提倡深入开展蚩尤文化的研究。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下,蚩尤文化的研究热潮已经初步形成,将蚩尤文化的研究同民族文化、和谐文化以及创新文化的研究,同大力发展贵州人文历史旅游资源和招商资源结合起来,给贵州的经济和文化创造更多繁荣。蚩尤的历史地位应予重评,蚩尤的英雄形象应予尊重,蚩尤的始祖地位应予确认!

  (作者系百达金融集团董事局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