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历史定位

蚩尤与炎黄都是中华民族人文先祖(上)


蚩尤与炎黄都是中华民族人文先祖(上)


 
    华人称自己为炎黄子孙的历史可谓久远,炎黄二帝的崇高和威仪与日月相齐,然而,另一位声名赫赫的远古人物蚩尤却被挤出先祖的行列,孤零零地站立在云头,有时还不得不拂去寒风苦雨带来的尘垢。今天,我们遥望亘古仰视苍穹,理应向蚩尤这位伟大的民族英雄奉上人文先祖的称号,谦卑地低下我们的头颅。

  否定蚩尤的理由之一是说蚩尤不是历史人物,而是神话形象。譬如《龙鱼河图》和
《汉学堂丛书》都说蚩尤“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归藏》说“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述异记》说,蚩尤“人自牛蹄,四目六手”。总之,是怪异的形象,而非人类。

  其实史前时期的人与事在传说中往往具有

神话色彩,用来注解那些非凡的人物和重大的事件,被尊为“人文初祖”的黄帝,在传说中也有神奇的相貌,他头上长着四张脸,可以同时观望四面八方,他出生三个月便会说话,三岁已能言善辩,比今日电视脱口秀天王天后本事大得多。人们并不因此否认黄帝是历史人物的真实性。黄帝长于姬水之滨,居于轩辕山丘,改公孙姓为姬,名轩辕。他的父亲少典还有一个儿子,长于姜水之旁,姓姜,号神农,这便是炎帝。他是黄帝的兄弟,生得“牛头人身”,人们也承认他是“人文初祖”,而且习惯把他列在黄帝之前。“炎黄”之称是有道理的,因为传说“炎帝有天下以传黄帝”。炎黄二帝兄弟俩接手或联手与之争战的不可能是个莫须有的神话人物,历史上确有蚩尤其人应当是毋庸置疑的。
  蚩尤何许人也?传说确也纷纭。有说他起于长江中下游,逐渐向黄河中下游发展,今日山东黄河入海口一带是他的部族重要的活动基地。《龙鱼河图》说,黄帝执政前,蚩尤有兄弟81人,《汉学堂丛书》说,黄帝之初,有蚩尤兄弟72人,这两个数字都是九的倍数,是中国人对于“多”这个词在数字上的习惯表述,这习惯悠悠数千年至今犹存。总之,蚩尤统率着一个庞大的部族,这就是九黎族。起于陕西岐山之东的炎帝,向黄河中下游发展,与蚩尤大战于阪泉之滨,炎帝失败,退向北方,向居于今河北涿鹿地区的黄帝求援,黄帝与炎帝,部族合一,与蚩尤大战于涿鹿,擒杀蚩尤。

  但是,有学者认为,炎帝和蚩尤实为一人,自己和自己没法打仗,所以“阪泉之战”跟“涿鹿之战”是一回事。

  这并非无稽之谈,炎帝“人身牛首”,蚩尤牛首牛蹄,二位长相差不多,其实这是部族图腾的写照,炎帝和蚩尤的部族都以牛为图腾,这情形是极少见的。作为炎帝的同胞兄弟,黄帝部族中的部落却是以虎、豹、熊、罴、貔、貅等为图腾的。所以说炎帝就是蚩尤也并非没有道理。后世的历史地理学家则考证出涿鹿与阪泉的亲密关系,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说:涿水出涿鹿山,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即于是也……其水又东北与阪泉合……魏土地记曰:下洛泉东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晋太康地理记曰:阪泉,亦地名也,泉水东北流与蚩尤泉会,水出蚩尤城。魏土地记称,涿鹿城东南六里有蚩尤城,泉水渊而不流,霖雨则流注阪泉……于是,有学者说:蚩尤泉是阪泉的支流,而阪泉是涿水的支流。所以,蚩尤与炎帝的阪泉之战,实际上是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而炎帝、蚩尤,殆即一人也。

  还有古籍说:蚩尤也姓姜,炎帝后裔也。先是炎、黄大战于阪泉,炎帝战败,蚩尤是炎帝的后人,为炎帝复仇,和黄帝战于涿鹿,战败被杀。这么说也合情合理,蚩尤真是一位义勇双全的英雄。

  按照这种说法,蚩尤和黄帝也是亲戚,黄帝或是蚩尤的兄弟或是他的叔伯,涿鹿之战是一场手足亲人之争。战争的惨烈说明生存环境的恶劣,为了部族的发展,不得不与亲属作生死战。当然,这也可以看作是先民历来把中华各民族视为血肉同胞的反映,即使斗得你死我活也无法抹去血缘的亲密。这种绵延不绝的观念正是中华民族维系统一的精神因素之一。

  涿鹿之战确乎惨烈,双方各出无数的斗士,都调动天神前来助战。蚩尤请来风伯雨师,掀起大风雨,飞砂走石,黄帝拜请天女协助。这位天女的名字至今没有确定,有说叫魃的,有说是玄女的,魃则止雨,玄女则授天书,《玄女兵法》使黄帝有了制胜的战法,他又命令风后制作指南车,走出蚩尤撒播的弥天大雾,这才擒杀了蚩尤,这个基于历史真实幻化成的神话故事,说明文明史的开启需要怎样艰苦的搏斗:与天,与地,与人。付出无数的生命,才获得一点点文明的火种。

  在这场战争中,蚩尤的部族是使用铜兵器作战的,这说明九黎族的文明程度高于黄帝部族。蚩尤“铜头铁额”的神话形象正是他的部族会冶炼金属以铜制兵器的幻象,铜器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是人类进入文明期的重要标志之一。创造和使用文字是文明的另一个重要标志,传说黄帝命史官仓颉造字,又命臣子大挠占日月、作干支,乐官伶伦发明乐器。传说黄帝制六艺,教化万民,发展农牧业,发明了打井、做弓箭、做杵臼、服牛乘马、驾车、造舟船等技术。黄帝的妻子嫘祖养蚕缫丝、染制五彩衣裳、制扉履,这一切,应当说汲取继承和发展了炎帝(神农氏)的文化,将炎帝黄帝部族的文化集大成而融为一体,又普及推广,遂成“人文初祖”。但是,黄帝还不会冶金,制造金属兵器。蚩尤战败,部族一

  部融于炎黄部族,将冶金(制铜)术传入,于是炎黄部族更加壮大,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历史上也确乎有一种相当流行的说法是:蚩尤并未被杀,而是成了黄帝的臣子,使之“主兵”。有的更明确地说,“使之主金”,专门主持冶金造兵器的事物。蚩尤的文明当然绝不止于冶金一项,对蚩尤文明更深广的研究是今天文化学者不可推御的责任。蚩尤对中华文明的伟大贡献将会随着日月的推进而越来越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