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历史定位

蚩尤与炎黄都是中华民族人文先祖(下)


蚩尤与炎黄都是中华民族人文先祖(下)

    我们的先辈并未忘记蚩尤的丰功伟绩,许多史籍与传说都记载和歌颂他的光荣,秦始皇和汉高祖都奉蚩尤为战神而祭祀,《史记》里有清楚的记载:“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一曰天主……二曰地主……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为第三号神主,主掌征战大事,而在统一中原的事业中,战争是秦王经天纬地之后最重要的大事,也是他在建立中央政权之后,维护统治的要事,请蚩尤先生掌管此事,可见对他的尊崇。汉高祖刘邦起兵之时“祭蚩尤于沛庭,而衅旗鼓帜皆赤”。在天下定于汉之后,刘邦又“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起兵祭蚩尤,则保佑胜利,胜利后祭蚩尤则安天下。可见蚩尤的勇武深深打动着那些伟大君王的心,能让他们低下骄傲的头,谦恭地尊崇着,该当是怎样的英雄啊!其实早在黄帝时期,就有祭祀蚩尤之举,据说黄帝战胜蚩尤之后,“使之主兵”,即为军事部长,一面命他“主金”制造兵器,一面命他“主兵”,掌管军事,将作战司令部、装备部的任务一肩挑,足见黄帝对战争对手的尊重,他表现出“向敌人学习”的胸怀,比起一些今人的鼠目寸光不知强过多少倍。
  黄帝不杀蚩尤而是命他为臣,我以为更合乎历史的真实,一个目光远大、胸怀宽广、任人唯贤、亲历亲为的首领,才可能在远古的社群中立足,获得多数部落的拥戴,成为领袖,这也合于上古时期朴素民主的风气。相信这种说法的大有人在,战国时代齐国的宰相管仲就说,蚩尤不仅是黄帝的臣,而且是六相之首,“明乎天道”是总理大臣。齐国在山东,而山东是古之少昊之地,也是九黎族活动的地区,传说蚩尤曾辅佐少昊,所以,山东人至今尊崇蚩尤。韩非子说,在黄帝“大合鬼神”即鬼神出游的行列中,蚩尤排在最前面,为诸神之首。在九黎族活动的广大中原地区,对蚩尤的崇拜一直延续至今。
  苗族同胞对蚩尤的尊崇更加坚定而真诚,今天,无论居住在什么地方的苗族同胞都把蚩尤视作自己的先祖,献上无限的崇敬和追思。在苗族的神话和风俗中有许多同蚩尤有关的内容。在苗族的葬礼上所吟唱的《引路歌》,便有将鬼魂引到故乡的内容,而故乡正是“在黄河入海口太阳升起的地方”,是九黎族和少皋的故乡(据说少皋的首领是那射日的后羿)。在涿鹿之战中失败的九黎族,一部留在炎黄部落,融入华夏汉族之中,一部西迁又折而向南,滞留在湖北、湖南,继而分散到云南、贵州、四川乃至东南亚一些国家之中,蚩尤是所有苗民的光荣的初祖,伟大的民族英雄。
  自然,在历史上也存在着丑化蚩尤的事实,为了尊崇黄帝的功业,定为五帝之首,便贬低甚至丑化蚩尤,在周代的典籍中,蚩尤的形象是叛乱者、暴戾者、滥杀无辜者、奸淫者,甚至是肚子里的虫,这并不奇怪,因为周天子要以黄帝的正统继承者自居,势必贬低黄帝以外所有的先辈,这观念一直延续下来,每一个君王都以黄帝的继承者自命,于是,蚩尤只好永远地丑恶下去,后世“胜者王侯败者贼”的观念,也让失败的蚩尤成为历史上的丑类,这是多么不公平啊,在人类历史上,特别是在古代,战争也是人类文明互相撞击、融合的运动之一,正因为涿鹿之战,炎黄部族汲取和融会了蚩尤部族的许多文明成果,才成为当时集中华文明之大成的“人文初祖”,蚩尤部族的文明也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这正好说明中华文明是多源共生,多元一体,倘使认为炎族、蚩尤族是一回事,就更没有理由否定蚩尤,承认炎帝教民稼耕之功,黄帝传六艺、教化万民之功,也理所应当承认蚩尤氏教民冶金、作战、开拓疆土之功。况乎时至今日所有苗胞和其他西南地区一些兄弟民族,乃至中原地区一些汉族同胞都崇拜蚩尤,甚至认蚩尤为先祖,关于蚩尤的传说、节日、风俗、民间艺术,数不胜数。因此恢复蚩尤数千年被剥夺的中华人文初祖的光荣地位,就不仅是恢复历史的真实,更是维护祖国民族大家庭和睦统一,传承、发扬中华优秀文明的需要。
  我们有炎黄、蚩尤为代表的伟大先祖,有数千年优秀的从未断裂不断转进的文明,这是我们无比珍贵的财富。我们应当昂起头、挺起胸,高举起我们永远鲜红的旗帜前进,不负前辈,不愧后人,这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今天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