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历史定位

“炎黄子孙”不能等于“中华儿女”


炎黄子孙不能等于中华儿女
 
潘定发

 

                           一、引言

(一)、前不久,贵州省主要领导赵克志书记、谌贻琴常务副省长、谢庆生副省长对省发改委报送的关于打造“蚩尤文化”品牌的报告作了批示,要求省文化厅会同省旅游局等有关部门抓落实工作。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二)、湖南等地早已抓建设“蚩尤文化”园之类的工作。在贵州,早在1999年省苗学会就有学者提议在贵州适当的地方建蚩尤塑像及蚩尤文化园之类的事,让人们就近去朝拜苗族、部分汉族及其他兄弟民族(可惜有些民族还未公认,自然那是别族的权利!)的文明祖先的圣地,目的是为了继承文化遗产,建设更加美好的社会主义中国。至少是要促进苗族社会及其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大发展,不拉整个中华民族发展的后腿,共同为苗族为祖国为人类作出应有的贡献。之后,凯里市就拟建祭拜苗族文明先祖《香炉山蚩尤陵园》,又此后,镇远、雷山和丹寨(有祭尤节!)等县也強烈要求建蚩尤文化园之类……但在贵州,都只听到雷声而未见雨点。

(三)、对在贵州,都只听到雷声而未见雨点的原因分析中,笔者认为,首先,贵州的苗族人太穷了!没有几个大小老板能承受得起建园的费用;其次,关键还是在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又关鍵是要了解中国的历史问题(历史的真实是宇宙间最大的历史权威!)。其一是要知道:蚩尤(苗族只称为尤公即一个苗名叫“尤”的老老老又老的太老的祖公公)率领的九黎部落联盟与黄帝(还有神农榆罔)部落联盟最后决战于涿鹿打了败仗之后,一部分当了黄帝(还有神农榆罔)部落联盟的俘虏,以后变成华夏族群又以后变成了汉族。其余四处逃窜,以后娈成其他民族。例如往东北方向逃跑的,有些人进入朝鲜半岛,今韩国有人尊崇蚩尤为文明先祖是有道理的!其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退回故地(原先是在中华旧石器时代就生活在此地的苗蛮族团,后来一部分史称为九黎的族群先后北上,比神农、炎帝和黄帝先进住中原尤其是住在黄河下游一带,一部分留守故土)即长江中下游流域与未北进中原的同胞重建可与华夏族团对峙的三苗部落联盟,三苗部落联盟最后又被华夏族团从颛顼到尧舜禹肢解(苗族在三苗时代的中晚期形成)后形成天各一方的三大支苗族。有一部分三苗人当了华夏族团的俘虏以后衍变成汉族。由三苗后裔参与建春秋战国时的楚国又被秦朝灭掉后又有大部分楚人变成汉族。可见蚩尤九黎集团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同化成了汉族。中华民族有一种美德即“儿女不嫌父母丑”,苗族儿女世世代代承认打了大败仗后被别人妖魔化了的蚩尤为本民族英雄,为中华文明先祖之一!笔者认为,由上可见,蚩尤也是部分汉族的文明先祖!但这一条还没有得到社会广泛的尤其是有钱的老板和当今党政领导中的一些决策者的心悦诚服的认可有极大关系!赵克志书记、谌贻琴常务副省长、谢庆生副省长等省里主要领导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苗族和汉族同胞应立即组织落实。汉族和苗族的老板们頁正了解了历史会拿钱做好事的!其二是絕对不能宣传:炎黄蚩尤是全中国的唯一的三位文明先祖。因在当时的中华大地还有神农的榆罔,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氏族或部落联盟群体,他们都有自己的领头人。例如还有百越、百濮等族团的首领。对这样的基本史实,大家是无法否定的。再说,在炎黄蚩尤以及神农和其他族团首领(暂不知名)之前,也可能就还有别的文明先祖,例如发现野生稻后培育成水稻已有一万多年(那是南方人氏,是在苗蛮族团也可能还有百越族团的居地先发现野稻并发明家稻的),是否也算为一项大的文明事情呢?现在有许多人说,伏羲氏(黔东南有部分苗族称为姜央氏)是中华文明的先祖,自然尙未得到史学界的公认。这样,非出自炎黄蚩尤族群的兄弟民族才理解贵州和湖南目前要办的这类事情。由于篇幅有限,拙文就不细谈“其二是”的问题。

其三是有人说蚩尤是炎帝,是炎帝孙子,是炎帝之裔。你们再搞什么蚩尤文化实是重复搞的炎帝文化,北方早已大搞炎帝文化了,沒有必要再搞!又有人说蚩尤是东夷人,东夷人又都归顺华夏族团啦。也沒有必要再搞蚩尤文化什么的啊。对此类问题,笔者有拙稿《蚩尤不是炎帝之裔》编发在《中国苗族网》上。拙见为:蚩尤不是炎帝之裔,更不是炎帝本人和炎帝的孙子!而且蚩尤的祖籍是南方的苗蛮族团人氏,苗蛮族团末期的史称为九黎人氏。蚩尤本人或许是在今山东一带长大或在那里出生並长大。在此从略。

其四是清末民初在一部分中国有知识的人中首先掀起了“炎黄”热。他们一炒,无慐中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蒙古国的成立。在20世纪80年代末不知为何又有一些人重炒起“炎黄”热来。他们的核心主张是:“炎黄子孙”=“中华儿女”和“炎黄文化”=“中华文化”。用这样的唯心史观能团结由56个民族和待定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人民=中国人民吗?!

在贵州的某一些极少数的知识分子中也有类似观点。笔者见到在贵州省政协主办的《文史天地》杂志2003年第10期上刊发王文元先生的《〈史记〉与炎黄子孙》一文可算是在贵州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作。该文中曰:“中国人由炎黄而来,成为不存在任何悬案的标准答案” 因而“我们是炎黄子孙”……笔者于2004年初见王氏文章后于同年410日给该杂志寄去《“炎黄子孙=中国”诹议》一文,驳斥王先生的错误观点,但如石沉大海。可见,在贵州里持王文元的观点是大有人在的。

20126月下旬笔者在《中国民族宗教网》上见到李乔的文章《“炎黄子孙”是指文化传承》,于是也电邮去拙见《“炎黄子孙”不能等于“中华儿女”》给《中国民族报》,该报遵循中共中央的“双百”方针,于同年720日刊发在该报第6版上,后来中央党校有人电话给我,问是否同意他们准备用在内参资料上等等。我认为,在苗族地区建蚩尤文化之类时必须让包括苗族人民在內的贵州人民要了解中国的上古史,要想得到兄弟民族理解和支持,必须先在思想上解决一些思想认识问题。于是我把拙文列为此拙稿的正题,敬请批评指正。执行“双百”方针,达到共识。

 


二、附原文

 

“炎黄子孙”不能等于“中华儿女”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2-07-20 | 浏览(7260)人次。(笔者按:请见中国民族宗教网之理论专版中的“热点探讨”栏目,同栏目中也有李乔先生的《“炎黄子孙”是指文化传承》文章。)

潘定发

  近日,笔者读到署名为李乔的文章《“炎黄子孙”是指文化传承》,按李文中讲的意思是:“炎黄子孙”=中国=中华儿女;炎黄文化=中华文化。

 

  也许是怕从血缘之类上说不通,李乔一文说这只是从文化传承方面来讲。那么,人们在讲“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和“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时,是否还特别需要说明那是专指“文化传承”或“文化象征意义”。某些国人在呼喊“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或“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或“中华民族之全体,均皆黄帝之子孙”时,应该绝不会想到要特指“文化传承”或专指“文化象征意义”吧。其实,当年炎黄文化在某些方面还不如蚩尤文化。蚩尤九黎部落联盟在许多方面都走在神农、炎帝、黄帝等族团的前面,开创了全中华的四五个大项的辉煌发明。涿鹿大战之后,黄帝统一了中原地区,成为史称五帝中的首帝,此后的一些精英抱着“胜者为王败为寇”的心理,便把当年的一切成就品牌都挂到黄帝的身上。而司马迁也极偏心地把当年人们对黄帝的“不雅训”的话避而不写进其名著《史记》中。

 

  至于炎帝当年也和蚩尤一样都是黃帝的败将(况且蚩尤九战九胜过黄帝),只是据说有“炎黄是兄弟”之说,故有人才将黄帝和炎帝合称为“炎黄子孙”的。鲁迅先生所写的《新秋杂识(二)》一文中还说:“我们虽然大家自称为黄帝子孙,但蚩尤的子孙想必未尝死绝。”他还十分同情蚩尤子孙被驱赶的命运。他在《踢》一文中又写道:“苗民大败之后,都往山里跑,这是我们的先帝轩辕氏赶他们的。”可见伟大的鲁迅先生也是不同意“炎黄子孙=中国”论和“黄帝子孙=中国”论的。

 

  在中国历史进程中,的确是如李乔讲的“炎黄族发展为华夏族,华夏族又发展为汉族,汉族又与其他少数民族交往、碰撞、通婚、团结、融合,同时又相互区别,形成今天的多民族大家庭中华民族”,由此也说明炎黄文化后期吸收、继承了包括蚩尤文化以及其他百越、百濮族群文化在内的各族文化,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和一切辉煌成就都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因此,单从“文化传承”方面来讲,“炎黄子孙=中国=中华儿女”或“炎黄文化=中(国)华文化”,在历史老人面前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华文化也是由各族先祖文化共同组成的。

 

  李乔一文写到:“‘炎黄子孙’一词是一个有巨大亲和力、号召力、凝聚力的名词,比‘中华儿女’词更富有感情色彩,因而对于团结中华民族,特别是团结海外华人,实行‘全球性华人统战’,具有其他词汇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对于团结台湾同胞,使之产生对中华民族的依恋情结,具有重要的精神感召作用。”

 

  事实上,海外华人、台湾同胞和中国大陆的民族成份几乎一样,因而他们的民族情感也与原在大陆的民族是一致的,他们不可能全是“炎黄子孙”和“华夏子孙”,假如有人強迫李乔先生们高喊“我们都是蚩尤子孙”或“我们都是百越子孙”时,他们能够十分高兴地呼应而不反感吗?

 

  笔者以为,汉族中绝大多数人也是反对李乔上述错误观点的。据说,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教授曾直指“炎黄子孙”之说违背史实,因为中华民族是多源的,既是多源,即无共祖(共同的祖先)。“炎黄子孙”之说,既不科学,又不利于国内各民族的团结。因此,他认为在学术研究工作和正式的场合,不要使用“炎黄子孙”一词。

 

  如果用简洁的语言来概述中国史和中华民族史,那就是五六千年前,黄帝族团与炎帝族团(以下均简称黄帝、炎帝)大战于阪泉,黄帝打败了炎帝。后来黄帝又调集各诸候军队,与另一族团领袖蚩尤大战于涿鹿,最终战胜了蚩尤,黄帝从此代神农氏而统治了中原。炎帝和蚩尤中被俘者也同化入黄帝族团以后形成华夏族团(华夏族团又不断吸纳新的各路俘虏者),进而形成汉族。而各支不愿加入华夏族的“蛮夷”则跑到生存环境比较恶劣的其他地区谋生。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进行了民族识别。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使50多个民族的人民当了家做了主人,全囯各族人民平等相处,团结奋进,共建社会主义的中国。

 

  但是还必须指出:一是史家们还说,在炎黄蚩尤时代之前还有三皇时代,即多数史家讲的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现有许多史家讲,神农、炎帝、蚩尤和黄帝基本上属同一时代)。可见,炎黄并不是中华民族或中国人的最早人文祖先,而且起源是多源的。二是在中华大地上,与神农和炎黄蚩尤互争中原的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氏族或部落联盟群体,他们都有自己的领头人。例如百越、百濮等族团。对这样的基本史实,大家是无法否定的。从《史记》和其他汉文史料以及有关少数民族的口碑史料中,都可见当时的中原大地上有大大小小的部族与诸侯。上古中华的天下决不都是黄帝部族一家,也决不都是炎黄(应加神农)部落联盟一家。三是当年蚩尤九黎族团文化在许多方面比炎黄文化先进得多,这也是多数史家公认的。

 

  人类对自身历史的认识和对人类的思维、对自然界的认识一样,也是在不断深化的。从目前我国已发掘出的考古史料看,中华民族文化是多元一体的灿烂文化。炎黄文化、蚩尤文化和其他文明始祖的文化都只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李乔先生讲的“炎黄子孙=中华儿女=中国人”和“炎黄文化=中华文化”之类的说法,是极不符合我国今天的考古发现、各民族“心史”资料(无文字的民族)和汉文史料的。而随着中国各地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可能还会发现新的中国古文明的史迹。那时中华各民族人民的文明始祖也许又会增加新的人名,中国古文明的上限年代也许又会向前推移!

 

  当今中国,各族人民都应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用马克思主义的民族观来看待、处理民族问题。民族问题决不是小事!每个人都有由祖宗认同感而形成的民族感情,同时更应该有主张各民族无论强弱、大小都要平等相待、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团结共处、共同繁荣进步、维护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大团结的高尚的民族感情。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一个又一个更大的胜利。

 

(作者系贵州雷山县苗学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