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民族研究

苗族人的宗教信仰

苗族人的宗教信仰


 
自然崇拜:据口传的《苗族古歌》说,从天上的日月星辰、水雷电云、地上的花草树木、虎龙蛇狗等万事万物都会说话,苗胞认为他们都是神灵的化身。如每年春第一声响,人们就放鞭炮庆贺,开始祭雷,以后每次十二天祭一次,每祭三天,直至撒秧种为止。认为天是主宰着人们的吉凶祝福,天是浩大无比、不可逾越,不可蔑视的象征。俗称:“只有天覆地,那有地盖天,天是“祖父”。只有天下雨,地上的万物才生长”禁令人们不骂天、也不骂地。崇拜地,固地能生长万物。每年正月时节,各家各户的户主择日动土,挑着猪粪或牛粪,点着火把地里动土,并且烧香纸供奉。结婚嫁女、造房、架桥都要祭祀天地,譬如立房时在新房的神龛枋上写道:“天无忌、地无忌、年无忌、月无忌、日无忌、时无忌、百无禁忌、大吉大利;“结婚时也在神龛上写:“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招财童子、进宝郎军”这里说的“童子”指天上的“仙人”、“郎军”指的是地下“菩萨”。

    《苗族古歌》中又有:“远古的时候,白天无太阳,地下冰寒冻,晚上无月亮,天上广寒宫,天蒙蒙,地黑黑,禾谷不长,世事不通,祖先用金造太阳,用银造月亮,有了明月来照亮,土地才温冻,庄稼才茁壮,人间有吃穿,花歌起舞笙声欢”。所以苗家在装订房大门、开财门之时,主人在屋内,客人在大门外,主客对答道:
客:开大门!开大门!

主:你是哪儿来的人?

你是哪里来的客?

客:我是天上神仙人,

    我是地下的宝灵。

    我送钱财盐米来,

    我送富贵子孙兴。

    年年岁岁进家门,

    主家大吉又大昌。

崇拜枫木:苗语Detmed“蔸满”,“蔸”是树之意,“满”是母亲,意思就母亲树。据口传的《苗族古歌•枫木》中指出:天生地,地生枫木,枫木变蝴蝶妈妈,蝴蝶妈妈生出祖先姜央,后来生了我们苗族同胞。苗家孩子生病长时间不愈,要到寨边的“蔸满”烧香纸、杀鸡、杀猪,用红绸悬挂向它拜祭,以求保平安。或是在村边附近休息堂边种三棵枫木,让孩子像枫木一样长势茂盛,风雨无阻,刚硬坚强,每当逢年过节或每年二月用供品奉贡,保佑平安繁衍后代。

    崇拜山岩、巨石:苗族同胞称之为“婆山”,寨子东北面上有一陡山岩,石岩奇形怪状,高二丈许,腰长约十余丈,俗称为寨之保护神,每年除夕家家户户都杀鸡,酒肉祭之。每三年全寨要拿一两头大猪杀祭之,祈求保佑,日日平安。山岩周边是古树、郁郁葱葱。据口传《苗族古歌•婆山》道:“有石才有土,有土才有树,有树才有人。”这里已婚多年不育夫妇、则拜祭“婆山”求子。若有了孩子就以石(苗语“岩”)取名。

    灵物崇拜:主要是以桥为祭,桥有求子桥、保寨桥,苗家的求子桥很多,随处可见,有的用独木或用三根杉木架成的桥,可供人行走,保子,修阴积德之作用。每年到农历二月初各家的求子桥,则拿糯饭、鸡蛋、猪肉、鸡祭之。口传《苗族古歌•架桥》道:回首看古时,何人架起桥?何人来祭之?仰岩和仰欧,缘配正年多,未生儿育女,心急间两仪,翻越九重山,过了九道滩,遇着神仙女,劝他两回家,岩上三根树,蔸满是妈妈,把它砍回去,用于架桥骨,一头靠山脉,一头靠龙出,仰岩和仰欧,砍倒三根木,制成桥身骨,两仪送儿福,次年孩儿出,仰岩宰取猪,仰欧酿好酒,仰岩杀了鸡,仰欧者好饭,每逢二月二,祭桥求有福。此后,苗族同胞世代相传,每逢二月就烧香纸,剪取彩纸插在桥边或是架桥。
 
    图腾崇拜:主要是鸡为图腾,据口述的传说:很久以前,天上有九个太阳,一同升起,一同落没,地上晒得干枯裂缝,河水断源,山石烤得如同钢炉一样火红,后来苗家有一位狩猪老人爬上马桑树顶,拔起他的神箭,一连发出了八箭,射落了八个太阳,剩下一个太阳逃到海边洞里躲藏,再也不敢出来。于是,天地都失去了光照,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在这黑暗里处处充满着魔鬼的恐怖,人心恐惶,坐立不安,比原来受九个太阳烧烤更为可怕,人们采用种种方法呼唤太阳出来但都没有用,先是派悦耳扬歌喉的喜鹊,再派水牛,以及麻雀等都没有用,最后派公鸡去叫,公鸡的声音悦耳动听,感到很亲切,听到公鸡第三次的叫声,太阳慢慢地露出了半边羞涩的红脸。这以后,太阳每天只要听公鸡的三次平声,就升起来了,于是人间再现光照,万物复苏,处处欢天喜地,笙歌翩翩起舞,热闹非凡。

    另一传说:苗族祖先遭受战争深重,被迫迁徙,从黄河流域一带由北向南迁徙,在一次次被迫迁徙的过程中,人们生活用具处处散失,最后,东西全部丢掉。为了寻找繁衍生息安生之地,仅带着一只公鸡随从,到晚上公鸡没有叫声,又继续向前起,直到有一个晚上公鸡终于大声叫了,他们就认为这里,日后家业一定兴旺,子孙就会发达,于是就安心的居住下来。排月苗族同胞对鸡的意识,不仅自呼唤光明,驱逐鬼神的神秘力量,还引人们寻找幸福吉祥。譬如苗家人起房造用公鸡敬祭发墨架码,上梁时用公鸡敬祭上梁,木匠师傅口中唱道:

此鸡!此鸡!

你不是非凡鸡。

你飞到竹林,

叫你是竹鸡。

你飞到草坡去,

称你为野鸡。

你飞到田中去,

取你为谷鸡。

你飞到家中去,

开你是家鸡。

鲁班用你为敬梁,

主家代代孙满堂。

师傅用你来敬屋,

主家富贵辈辈出。

一滴血敬天地,

主家大吉又大利,

二滴血敬祖宗,

主家大吉又大昌。

    祖先崇拜:以吃鼓仗祭祀活动为拜祭祖先。传说:苗族的祖先蚩尤在战场上被人活捉,用枫木作“桎梏”,苗族同胞吃鼓仗的劈木会,即“砍椿”苗语makghouf“抹告”,“抹告”意是提枫木桎梏砍断,以表示祖先蚩尤的灵魂救出来。有以户祭祖宗,祭家中各代祖宗,俗称“敬家仙”苗语khatghabserb“看干赊”,逢年过节家家户户在神龛上摆满供品,即猪肉、鸡肉、鱼、三杯米酒、筷子一付、糯饭一碗,烧香纸钱拜祭“干赊”。并咒道:“今天是某日,有大肥猪肉、大公鸡一只、鱼一条、米酒三大坛、糯饭一大包,纸钱千万元,来送给祖宗,请你们来吃,共同来品尝,你们喝完酒,你们吃饱饭,得了走路钱,回到阴间去,要当好鬼神,家中若有祸,竭力来解除,保家里平安。家中早晚饭,先留给你们,祈求降百福,岁岁平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