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民族研究

蚩尤的神话传说

 

蚩尤的神话传说

 

蚩尤是威震北方的一代英雄

  一、蚩尤是最强大的族团之一

  蚩尤这个族团,学者们有的认为属于华夏集团,有的认为属于苗蛮集团,有的认为属于东夷集团,近来还有人认为属于太湖地区良渚文化族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能持之有据言之成理。本文不涉及蚩尤族属问题,着重想谈一谈蚩尤在历史上的地位。蚩尤被黄帝在涿鹿打败,这是历史事实。在“成者王侯败者贼”的传统观念中,蚩尤成了历史的罪人,不少史书都把蚩尤描写成十恶不成的人物。如果我们历史地、客观地来分析炎黄时代,就会发现对蚩尤的贬抑都是后代学者正统观念所造成的。其实在距今5000年前后,在黄河中下游的广阔地域,存在着炎帝、黄帝、少昊万坑人母鼋大的族团,同时,还有万邦诸侯并存,即还有许多独立的部落。为了自身的安全,有些部落自发地组成联盟,有的联盟发展为更大的部族。各个部族为了扩大生存空间,为了扩大势力范围,发生争夺战是一种正常现象。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没有犯上作乱可言。这一时期,真正的民族还没有形成,各个族团和部落正处在相互兼并、融合的过程中,即使出现了酋邦王国,也不会有严格的地域界限。因此,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我们不能用正统王朝的眼光来兰蚩尤。

  炎帝、黄帝、少昊都?黄河中下游的大族团,蚩尤排入这些大族团的行列中是当之无愧的。《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在这里应理解为蚩尤是81个氏族大联合的族团。《正义》引孔安国曰:“九黎君号蚩尤。”《集解》引应劭曰:“蚩尤,古天子”。《索隐》案蚩尤“盖诸侯号也”。从以上几段话可以看出蚩尤是这一族团的领袖。

  《鶡冠子·世兵》中说:“黄帝百战,蚩尤七十二”。《黄帝元女战法》中说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杜佑《通典·东典》中也说黄帝与蚩尤“三年九占而城不下”。说明蚩尤确实是黄帝的劲敌,其势力之强大有过之而无不及。《初学记》引《归藏·启筮》说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是说蚩尤用武力占领了少昊建都地空桑。《管子·地数篇》说:蚩尤在葛卢山发现铜矿的当年,兼并了9个诸侯,在雍狐山发现铜矿的当年,又兼并了12个诸侯。《勉周书·尝麦篇》说:“蚩尤乃逐帝(炎帝),战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炎帝是一个大族团,竟被蚩尤将其活动地盘全占领了。由此可以看出坑确タ桑,兼并诸侯,逐炎帝,战败黄帝,确实是黄河中下游最强大的族团之一,是战功卓著威震八方的一代英雄。但是蚩尤最后的结局是被黄帝打败了,这是蚩尤族团最大的历史遗憾,由此引发了后代诸多的贬祠。蚩尤虽败但并未失去英雄本色,这一点是应该肯定的。

  二、蚩尤是黄河中下游的本土族团

  查阅文献,找不到蚩尤族团是从南方北朝鲜的记载。主张蚩尤属苗蛮集团,也只是依据他的后裔有南迁的记载。主张蚩尤属于华夏集团或东夷集团,不论谁是谁非,都说明他是黄河中下游的本土族团。孙作云先生有一篇《蚩尤考》,提出蚩尤最早发迹于河南鲁山的(氵蚩)水一带。[]水与蚩尤相联系是有道理的。蚩尤在[]水一带发迹,逐渐形成一个有势力的族团,便东进扩展地盘。正如《初学记》引《归藏·启诬》说: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空桑”即“穷桑”,《帝王世纪》说:“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说明坑所伐的“空桑”,实际就是少昊建都地的山东曲阜。《勉周书·尝麦篇》说“命蚩尤宇于少昊”,这是说蚩尤从河南鲁山[]水一带,举族东迁到山东,攻战了少昊之都曲阜,遂居住在原来少昊的地区内。蚩尤的势力在山东有了很大的发展,《管子·地数篇》中说:蚩尤在葛卢山和雍狐山取铜冶铸兵器后,仅两年时间内即兼并了21个诸侯,其他望大体均在山东地区。《路史蚩尤传》说“嫒向坑取保?

  说明阪泉是蚩尤的地盘。《勉周书·尝麦篇》说:“蚩尤乃逐帝(即炎帝),战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这里说明,蚩尤不仅与炎帝在涿鹿作战,而且与黄产也在涿鹿作战,涿鹿的确是蚩尤活动的战略要地。关于涿鹿与阪泉的地望,《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服虔曰:“涿鹿,山名,在涿郡。”又引张晏曰:“涿鹿在上谷。”《正义》说:“寐故城在(涿鹿)山下。”?水经注·[]水》载:“涿水出涿鹿山……东北流经涿鹿县故城南。”即“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

  《括地志》:“寐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考古调查,寐故城址,位于矾山镇三堡村北,为不规则的煌城,平面略呈方形[1].《魏土地记》说:“正洛城东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太平寰宇记》也说:“涿鹿山下有涿鹿城,城东二百步有阪泉。”涿鹿和阪泉均在今河北省境内。更重要的是,《魏土地记》说:“涿鹿城南六里有蚩尤城。”有人调查说:瘸且胖贰霸诮?矾山镇龙王塘村南河谷中,旧序坑砑膀坑认瘢燎宄┠辏写娉乔酵撬?

  土埂,近世平整农田,其迹已除。现在惟存蚩尤泉及蚩尤兵寨”,“南寨尚存一些寨墙,中寨的西墙尚存,北寨有蚩尤祠三间”[2].不仅河北有蚩尤城,而且山西也有蚩尤城。如《磁平寰宇记》说:“蚩尤城在(安邑)县南十八里,其城今摧毁。”以上几处蚩尤城为蚩尤族团的分布范围提供了一个重要轮廓。蚩尤族被黄帝战败,其首领葬地,据《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览》曰:“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肩髀冢在山阳郡钜野县重聚。”山东东平县的蚩尤冢,今划归河北省的巨鹿县。《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均说钜鹿在平乡县,今河北省仍有平乡县,与今巨鹿县相邻,均在冀南。蚩尤族团战败后,与黄帝族团联合了,如《管子·四时》中说,蚩尤为黄帝六相之首,《韩非子·十过》说:“黄帝合鬼神于西太山之上……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这里提到的蚩尤当是蚩尤族团中新的首领。关于西太山,《山海经·中次七经·注》引汪绂云:“此太山在郑,非东岳太山。”今河南新郑确有西太山,历史悠久。黄帝都有熊,有熊即新郑一带。蚩尤为黄帝六相之首,至少说有一段时间蚩尤族团的领袖也在有熊。从以上介绍的情况看,蚩尤起兵在鲁,战争在冀(应包括晋),联合后在豫。

  蚩尤为九黎之君,九黎当然也属蚩尤族团,九黎古时多简称黎。在后期文献中所记载的黎地,可以对九黎地望略知一二。如《说文解字》云“[](黎),殷诸侯国,在上党东北”。《汉书·地理志》说在“上党壶关县”。《后汉书·郡国志》云:“壶关县,有黎亭,故黎国。”《括地志》说:“故黎城,黎侯国也,在潞州黎城县东北十八里。”《尚书》中有一篇“西伯勘黎”,专记勘灭黎国的经过。晋东南今仍有黎城有壶关县。如果与晋西南安邑的蚩尤城联系起来看,晋南在当时是蚩尤族团活动的地区。今河南浚县古称黎阳,今山东郓城县西境古称黎县。《水经注》:“瓠河东经黎县故城南,世谓之黎侯城。”徐旭先生认为:“自┏堑娇O虽属跨越两省,可是相去并不很远。这些全是黎氏的?地,蚩尤的领土。”[3]其实晋南地区也应是蚩尤的领土。据何光岳先生研究,九黎由河南迁到江汉,然后分三支继续南迁,东支从洞庭、彭蠡之间迁入江西;西支则由汉水西迁入四川;中支则沿湘资沅澧而上。黎人迁徙中绝大多数与汉人融合,一部分融入壮族,一部分成为海南岛的黎族。还有相当多的黎民并没有离开中原,“到商周时期,仍在中原地区建立了苗、邓、曼、蛮子、尤、丹、黎、鄞等小国,先后融合于华夏族。”[4]由此可知,黎早期的地域,这就进一步证明,蚩尤族在早期是黄河中下游(晋冀鲁豫)的本土族团,他的后裔由于各种原因有一部分才逐渐南迁。

  三、蚩尤的贡献

  ◎坑饶芄煌乘?1个氏族,统帅九黎部落,形成一个强大的族团,蔑视少昊以伐空桑;打败炎帝使其九隅无遗;敢于与黄帝对抗,九战九胜,真是威震八方的一位大英雄。虽然黄帝征师天下诸侯,最终打败了蚩尤,但是蚩尤在当时还是受到黄帝的敬佩,而且还受到几千年以后的帝王和想民的景仰。

  《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帛伏蚩尤,帝因使之主兵,以制八方。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尽管人们把蚩尤看做失败的英雄,文句中多有贬祠,但是这段话还是谈了一些实际情况。“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这是说蚩尤当时武器精良,使黄帝无可奈何,只有“仰天而叹”。虽然黄帝最后制服蚩尤,但因蚩尤确实善于用兵,又加上创造了先进的兵器,黄帝特别加以重用,使其主管军权“以制八方”。特别是“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令其他将领化装成蚩尤形象,天下诸侯以为蚩尤未死,八方万邦皆为之慑服。这里的意思很清楚,扰乱天下的是八方万邦的诸侯。黄帝麾下战将如云,不乏军事大家,传说多有“兵书”留世,但不能制止“天下复扰乱”,而闻蚩尤之名却能立即使他们慑服。这不仅说明蚩尤是八方万邦的真正英雄,而且说明了他当时在万邦诸侯中的影响和地位。《管子·地数》说:“修数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刘子·兵术》也说蚩尤“错金为刃,割革为甲”。蚩尤时出现了冶铜技术,会制造很多种类的金属兵器,会用皮革制造铠甲。这些在军事方面都是很大的贡献。正因为武器精良,先后两年就兼并了21个诸侯,扩大了地盘,增强了实力。“修数十年”一语含义甚深,可以理争为长期对族团内部的治理和教化。

  《尚书·吕刑》中说蚩尤对苗民制以刑。也有说苗民上效蚩尤制以刑。说明蚩尤族团内部确实有了法规。《管子·五行》说:“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蚩尤明呼天道,故使为当时。”注说:“谓知天时之所当也。”意思是说蚩尤善观察天象指导农耕。从上述情况看,除了蚩尤本身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之外,对社会的贡献可归纳为以下几点:第一,蚩尤族团内部制定了维护社会安定的法规和刑法;第二,发明了冶铜技术;第三,创制了各种金属兵器;第四,蚩尤善观天象指导农耕。农业基础雄厚,否则,他就不能供应族团自身,更不能连年征战,因此,在农业生产方面,蚩尤至少说与炎黄族团是并驾齐驱的;第五,发明了筑城技术,与黄帝同时作出了贡献;第六,对部族的融合统一和社会和稳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综合来看,蚩尤族团对中华文明的产生和早期华夏族的形成,作出了突出贡献。

  四、蚩尤对后世的影响

  蚩尤的功绩对后世影响很大,从帝王到臣民多有怀念和祭祀。《史记·封禅书》说秦始皇“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一曰天主,三曰地主,三曰兵主,四曰阴主,五曰阳主,六曰月主,七曰日主,八曰四时主。这里把兵主排在天地之后,却在阴阳日月四时神祗之前。这个兵主是谁?《封禅书》说:“三曰兵主,趄坑取!秦始皇羊坑抬高到战神地位。《史记·高祖本经》说:汉高祖起兵时“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庭”。《史记·封禅书》说:“天下已定……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汉书·地理志》说,汉宣帝在尤冢附近建有蚩尤祠。宋代太平兴国四年,“太宗征河东,出京前一日遣右赞善大夫潘慎修出郊,用少牢患莉坑取盵5].以上几例说明了蚩尤在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心目中的地位。如果蚩尤不是他们诚心崇拜者,绝对不会立祠祭祀。蚩尤受到重视的程度甚至超过了日月阴阳和春夏秋冬诸神。蚩尤不仅在统治阶级中享有崇高的荣誉,而且在群众中也有很高的威信。《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览》曰:“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民常十月祀之”,突出地表明蚩尤在民间受到尊敬的程度,否则就不会每年10月自发地前去祭祀。《述异记》卷上说:“涿鹿在今冀州,有蚩尤神。”“秦汉间说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太原村落间蚩尤神,不用牛头。今州序坑川,即涿鹿之野:何涫,太原有蚩尤神昼见,龟足蛇首,首疫,其俗遂为立祠。”《汉书·地理志》东郡寿张条下说:“蚩尤祠在西北涑上(即济水上)。”有人对跪坑瘸侵返鞑楹笏担熬?序坑砑膀坑人芟瘛保?清末已废,但是在坑缺闭杂序尤祠三间[6].根据以上的介绍说明:第一,蚩尤的故事在古代涿鹿和太原一带的民间广为流传;第二,民间用艺术手段把蚩尤的故事编为《蚩尤戏》,后代《用抵戏》即来源于此;第三,从对蚩尤描写的情况看,蚩尤族当是牛图腾,因此,蚩尤时不用?头;第四,蚩尤在民间已经神化,因此群众为他建祠祭祀。◎坑然贡惶煳难Ъ彝瞥绲教焐,成了宇宙间一个星宿的名称,叫做“蚩尤旗”。《吕氏春秋·明理》说:“有其状若众植华以长,黄上白下,其名蚩尤之旗,类彗而后典,象旗。”《隋书·天文志》说:“旋星,散为蚩尤旗”。“蚩尤旗如箕,可长三丈,末有星。”蚩尤之所以能成为天上的星宿之一,也许与他为黄帝六相之首管天时有关,能够管天时的人,在当时必然是观察天象的天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