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民族研究

蚩尤冢之谜

 

铜头铁额今犹在 破解蚩尤冢之谜

 

“铜头铁额今安在?始信轩皇苦用兵”。

  数千年前,“兽身人语,铜头铁额”的蚩尤,与“生而神灵,弱而能言”的黄帝战于涿鹿之野,兵败身死,“身首异处,故别葬之”。历史上始有“四冢磔蚩尤”之说。

  百年前,王国维的咏诗之问,后来一直成为横亘文人骚客、专家学者、汉苗同胞心头的一道坎,难以逾越。

  近年,阳谷县的考古与研究发现,方始揭开蚩尤首级冢之谜,还蚩尤“人文始祖”之正名。

  假设与求证:

  从“皇姑冢”到“蚩尤冢”

  在今阳谷县十五里园镇,往西约2公里处,有一大土丘,高约4.5米,占地约2500平方米。土丘周遭槐树环绕,夏时,草木苍郁青翠,静水环流,冬时,群周静穆,铁树铮铮。当地人称 “皇姑冢”。

  有人言,既称“冢”,则为一人文之物。但“皇姑冢”是否葬皇姑?无从得知。

  1973年的一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队在皇姑冢遗址中心高台北端考察时,发掘了一条探沟,出土了一批陶片和一些骨、石器。经研究鉴定,为4000至6000年前,新石器时期的仰韶、龙山文化遗物。1992年6月,该冢被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立碑为证。1994年冬,山东省考古所考古学家带领考古勘探队员对此冢再次挖掘,进一步发现了部分城垣,确定为后岗一期和龙山文化。

  2006年,阳谷县文化局与聊城市文物考古队一起,第三次对“冢”及其周围进行全面勘探,绘制了遗址平面图。发现,此冢原来坐落在一个古城中心,此城呈东北西南向,南北长约400米,东西宽约150米,面积大约6万平方米,因黄河数次决口,此城被埋在地下。并探明,“冢”最上层是汉代文化层,中间是龙山文化层,底层是大汶口文化层(兼有少量仰韶文化)。

  上世纪70年代至今,对此冢已进行三次考古发掘,据积累的资料来看,此冢、城与蚩尤生活的时期大致相同。

  如此一来,“皇姑冢”名应为以讹传讹。那么,在这座近五千年巨冢中沉睡的,到底是谁?“皇姑冢”是否就是蚩尤冢?人们孜孜以求。

  在随后的研究探索中,文献史料成为破解这一谜题中的重要一环。据《皇览·冢墓记》记载:“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曰‘蚩尤旗’。蚩尤肩髀冢,在山阳郡巨野重聚。”《汉书·地理志》载:“寿良(汉时寿张县)蚩尤祠在西北济上。”

  那寿张即是阳谷么?史料记载,寿张县历史悠久,原名“寿良县”,至东汉时因避讳光武帝刘秀的叔叔刘良,更名为“寿张县”。三国时期,寿张县属东平国。1964年,寿张县建制撤销,以金堤为界,金堤以北的张秋、十五里园、寿张、李台等四个区划归阳谷县至今。从行政区划资料来看,今天的阳谷县十五里园镇叶街村,自春秋、秦汉、三国时期到1964年期间,一直属寿张县管辖。况且,除皇姑冢外,在原寿张县范围内,目前尚未发现第二处与《皇览》里所提到的蚩尤冢相似的封土遗址。

  至此,考古发掘与文献史料相吻合,“皇姑冢”在成冢年代,地域范围以及墓冢规模等方面,几乎与《皇览》等史料记载的蚩尤冢相契,“皇姑冢”具有“蚩尤冢”的外部条件和内部特征。

  此外,据《皇览·冢墓记》记载,在蚩尤冢附近一带,每年十月都有祭祀蚩尤的风俗。而阳谷及周围地区,每年农历十月初一,家家户户都要上坟,连出嫁的姑娘都要回娘家烧纸祭祖。并且,阳谷民间一直流传的,如《古柳树的传说》、《十日一祭祖节的来历》等传说,也与蚩尤有关,民俗资料旁证了蚩尤冢的真实性。

  文献记载,考古支持,民俗佐证共同证明:皇姑冢就是蚩尤首级冢。2009年,山东省文物局批复,阳谷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皇姑冢遗址”更名为“蚩尤冢遗址”。

  “蚩尤冢遗址”,作为一种深埋地下的文化遗存,在什么时间段被发扬光大,与文化遗存本身的价值有关,更与这个时代发扬它的人的眼光、努力有关。阳谷以一县之力,在蚩尤文化研究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有十分证据说十分话,工作艰难却成功,最终使得蚩尤首级冢之谜破解,并得到各界认可,阳谷也因此被称为“东夷之都”。

  兴农耕,冶五兵,创百艺

  ——蚩尤始作

  上古时期,阳谷地区是东夷集团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蚩尤带领九黎氏族部落,在此兴农耕,制五兵,创百艺,明天道,理教化,为中华早期文明的形成作出了杰出贡献,使阳谷成为中国农耕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

  上世纪50年代以来,考古专家在黄河下游的山东、河北、河南一带发现了距今4000年至6000年,仰韶及大汶口文化晚期、龙山文化早期的遗址,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包括石器、陶器、骨器、草蓆印、窖藏粟粒、猪骨架、牛骨架等。

  这些器物的出土,意味着当时的农业以及手工业已经相当发达,饲养业也已成规模,粮食产量较多,已有剩余。从大汶口文化晚期,龙山文化早期的年代及分布来看,此考古发现正好同蚩尤九黎部落生存的时代和活动地域相吻合,可以视作最早从事农耕稻作的蚩尤九黎部落所留下的文化遗存。

  从史料记载来看,蚩尤也是冶五兵的老祖宗。《管子·地数》有云,“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载”;“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又曰:“造冶者,蚩尤也。”《吕氏春秋·荡兵》亦有载:“未有蚩尤之时,民固剥林木以战矣,胜者为长。”蚩尤发明铜质生产工具和武器,用于生产与战争。及至蚩尤战败,部族一部融于炎黄部族,将冶金(制铜)术传入,于是炎黄部族更加壮大,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历史上还有一种相当流行的说法是:蚩尤并未被杀,而是成了黄帝的臣子,使之“主兵”。有的更明确地说,“使之主金”,专任冶金造兵器之职。

  传说,作战时,蚩尤除使用金属兵器外,还能用巫术制敌。《玄女兵法》载:“蚩尤幻变多方,征风招雨,吹烟喷雾,黄帝师众大迷”。《述异记》曰:“蚩尤能作云雾”。《山海经·大荒北经》云:“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尽管记述带有极强的神话色彩,但是不难看出,蚩尤在与炎黄的战争中,使用本族巫术手段攻伐黄帝,也是有可能的。九黎率先发明的宗教即巫教。至今,在湘、鄂、渝、黔一带,苗族聚居地区流传的“赶尸”、“落洞”、“巫蛊”等巫术相传都与蚩尤有关。

  此外,《述异记》卷上云:“蚩尤氏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这种“角抵戏”是古代冀州的一种民间娱乐,它来自于蚩尤以角抵人。据专家考证,民间的摔跤、抵头,大雅之堂上的拳击、相扑、杂技,苗族绝技表演,蚩尤拳等等都起源于“蚩尤戏”。

  农耕、金属兵器和刑法等,这些蚩尤九黎部落所创始的文化因子,被后来的黄帝部落所汲取,继承和发扬,成为奠定整个中华文明最初的基石之一。

  必也承其功,正其名

  蚩尤和炎帝、黄帝,中国远古时代的三位显赫人物,在最初的地位上,其实并无轩轾。直至涿鹿兵败,蚩尤方被后世圣贤史家贴上“乱神”的标签,视为“非我族类”,孤零零云头立,难入人文始祖的行列。

  然而数千年以降,蚩尤的丰功伟绩,并未被遗忘。许多史籍与传说,都记载和歌颂他在中华民族早期文明形成中作出的杰出贡献。

  齐鲁地区的蚩尤崇拜,史书就有明确记载。《史记·封禅书》曰:“于是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求仙人羡门之属。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八神:……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

  秦始皇祭祀的“八神将”之一就有作为“兵主”的蚩尤。汉高祖刘邦起兵之时,“祭蚩尤于沛庭,而衅旗鼓帜皆赤”。在天下定于汉之后,刘邦又“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起兵祭蚩尤,保佑胜利,胜利后祭蚩尤,则安天下。

  今天,苗族同胞对蚩尤的尊崇,可谓更加坚定而真诚。“我们是蚩尤的后代!”是无论居于何处的苗族同胞对自己祖先的坦承和心理认同。在苗族的图腾崇拜,神话,风俗中,也有许多同蚩尤有关的内容。苗族普遍崇尚牛,并以牛为图腾。这种习俗与纪念蚩尤有关。在涿鹿之战中失败的九黎族,辗转迁徙,颠沛流离,一部留在炎黄部落,融入华夏汉族之中,一部西迁又折而向南,滞留在湖北、湖南,继而分散到云南、贵州、四川乃至东南亚一些国家之中,蚩尤是所有苗民光荣的初祖。

  现今,从苗族内部尊蚩尤为祖并为其鸣不平,学术界为蚩尤正名,到河北涿鹿“三祖堂”落成,阳谷蚩尤首级冢发现、蚩尤陵建成等等,意味着蚩尤文化在历经千年风云战乱和朝代更替之后,重新凝聚起人们关注的目光。

  为什么不呢?静心思忖,承认炎帝教民稼耕之德行,黄帝传六艺、教化万民之功,理所应当的,我们也要承认蚩尤氏教民冶金、开疆拓土之绩,恢复蚩尤数千年被剥夺的中华人文初祖的光荣地位,这不仅是还原历史的真实,更是维护中华民族大家庭和睦统一,传承、发扬中华优秀文明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