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人文地理

在高棉的微笑中沉醉

 

 

在高棉的微笑中沉醉

——记“高棉的微笑——吴哥艺术特展”

 

 

 

 res02_attpic_brief

神猴哈奴曼  李韵 摄

res04_attpic_brief

高棉的微笑  李韵 摄

res06_attpic_brief

象头人身的伽内什  李韵 摄


 
    从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3月25日,走进首都博物馆方厅三层D展厅,就走进了一种神秘的异域文明——柬埔寨吴哥文明。
 
    《高棉的微笑——吴哥艺术特展》用80件(套)大型石刻及青铜等不同材质和形式的文物,展示公元9-14世纪柬埔寨古代历史与文明鼎盛时期创造的吴哥艺术。
 
    柬埔寨古称“高棉”,而9-14世纪的吴哥王朝为高棉的鼎盛时期,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吴哥文明,为后世留下了不朽的建筑和雕塑艺术,其中以吴哥窟最为著名。本次展览中的大多数文物是出自吴哥古迹。
 
  “女王宫”的魅力
 
    叠放的石块、缠绕的藤蔓、幽暗的光线,走进序厅,宛若进入了一座大型的石窟。石窟正中是一座巨大的四面石雕头像。他们目光温柔,嘴角微微上扬,挂着一丝神秘的微笑。这是谁?记者在雕像附近没有找到答案,带着疑问继续前行。
 
    展厅的设计与布置颇具匠心:复原的场景、柬埔寨实景拍摄的照片,尽可能地还原着吴哥原貌。再加上恰到好处的灯光设计,神秘、静谧、肃穆的氛围将人整个包裹起来,漫步其中,不由得屏息凝神,放低声音,生怕惊扰了神灵。
 
    吴哥的女王宫是一座红色的建筑,整座宫殿以及围墙全部用朱红砂岩砌成。关于女王宫名字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它是女人建造的,因为每块石头都雕有玲珑剔透的花纹图案,每尊石雕像的造型都巧妙逼真,只有心灵手巧的女子才能创造出如此精美的艺术品。另一种说法是,这是一座后妃居住的宫殿。吴哥王朝时期,柬埔寨经常与邻国发生战争,因此在远离吴哥王城的地方建造宫殿,为在战争期间藏匿后宫佳丽。
 
    走进展厅里的“女王宫”,浮雕密度之大简直是“铺天盖地”,墙壁、立柱、门楣等建筑表面几乎完全被浮雕覆盖,没有一点空隙。而这些浮雕刀工流畅细腻,造型繁复圆润,线条纤巧柔美,色彩鲜明艳丽。尤其是那些身披璎珞的仙女,面带微笑、身姿婀娜,惟妙惟肖地表现了女子的羞涩与妩媚。徜徉其中,便理解了为什么将女王宫誉为“吴哥艺术之钻”。
 
  动物神明的故事
 
    此次展览按照吴哥王朝的时间顺序结合不同时期的宗教艺术,由前吴哥时代到小吴哥再到大吴哥,呈现了多方面的吴哥之美。展品中有印度教中最受欢迎的女神杜尔迦、拉克希米,也有印度教主神湿婆、毗湿奴、梵天,还有他们的坐骑公牛南迪、大鹏金翅鸟,此外还有佛教的各种造像。
 
    记者注意到,展品中可以发现牛、鸟、蛇、狮等动物的形象。印象最深的还是猴子与大象。
 
    神猴哈奴曼是史诗《罗摩衍那》的主人公之一。在“女王宫”,神猴以护卫者的形象出现。它单膝着地,蹲跪在宫门口,肩宽背阔,身材魁梧,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而在展柜里有一尊小型的青铜神猴雕像,头戴小帽、下着短裙、拳打脚踢的样子着实与孙悟空相仿。其实,在中国还真有过孙悟空形象究竟是“进口”还是“国货”的争论。鲁迅认为是国产的,而胡适等认为是外来的。去展厅看看,作出自己的判断吧。
 
    象头人身的伽内什也频繁出现在展厅中。关于这尊神为何是象头,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破坏之神湿婆与雪山女神婚后久无子嗣,求助于毗湿奴,终得一子。庆生之日,诸神前来祝贺,都争着探望婴儿,唯有土星神低首垂目,不看婴儿。雪山女神问他为何,土星神答道,他受到神谴,目光所及,人物皆要死亡,为了避免发生不幸,所以不敢看。雪山女神不以为然,强令其探看自己的儿子。然而,土神星一看之下,婴儿果然身首分离。毗湿奴见状再施大法,砍下一头在睡觉的大象的头,安在了婴儿脖子上,婴儿因此复活。于是,伽内什就变成了象头人身。
 
  高棉微笑的主人
 
    展览结束前,那个神秘的微笑再次出现。他们静静地看着展厅正中那座湿婆的雕像。在一块展板上记者找到了答案:这些微笑的脸,原型在巴戎寺。在该寺的中心高台上建有49座四面佛塔,加上吴哥通王城的5座城门塔,共54座四面佛塔,每面雕有一张笑脸,两百多个微笑的面孔俯视着巴戎寺和吴哥。据考证,这些面孔是以吴哥王朝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阇耶跋摩七世的面容为蓝本创作的。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阇耶跋摩七世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国王。他的一生曾有三次成为国王的机会,前两次他都放弃了。最后一次,眼见外敌入侵,国土沦陷,年过五旬的他扛起了重振帝国兴盛之大旗,终于登上了帝位。执政时期,他逐步将王国发展成为一个统辖54个省的强大帝国。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吴哥城中建有54座四面佛塔的原因所在,它代表了吴哥王朝在鼎盛时期所统辖的54个省份。
 
    阇耶跋摩七世登基后,为母亲建造了塔普伦寺,为父亲建造了圣剑寺,为臣民百姓修建了能救死扶伤的涅槃寺,为自己重整了巴戎寺。执政时期,他将国教由原来的印度教改换为大乘佛教,这种改变被他赫然昭示于巴戎寺中——莲花、四面菩萨像等佛教元素成为巴戎寺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不再是印度教中所表现出的永无休止的两种力量的争斗与较量,而是佛教中的淡泊、宁静、包容与恒远。
 
    这,就是“高棉的微笑”,令人沉醉的微笑。
 
  延伸阅读
 
  中国与柬埔寨的历史文化交流
 
    中柬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隋书》《新唐书》《旧唐书》以及宋、元、明、清的历史中都有关于两国往来和交流的历史记录。元代周达观根据当地地理环境、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写成的《真腊风土记》,是现存中国古籍对该国的唯一详细记录,对研究真腊及吴哥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吴哥古迹于1992年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近20年来,中国为修复吴哥古迹作出积极贡献,形成了吴哥古迹保护的中国模式。中国文物工作者一方面在文物修复工程技术方面精益求精,让柬埔寨人民创造的古代文明重新焕发光彩,同时努力学习、传播柬埔寨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为中柬传统友谊谱写新篇章。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吴哥文物从未在中国展出,本次“高棉的微笑——吴哥艺术特展”是柬埔寨首次来华举办的文物展览,展品全部来自柬埔寨国家博物馆,着重展示辉煌的吴哥艺术。
 
    该展在北京展出三个月后,将于2015年4月移师广东,在华总展出时间为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