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人文地理

苗寨的灵魂

 

故事是那个苗寨的灵魂

 

        苗族有俗语:“收丢收烂舍,阿沙忙烂舍。”“烂舍”就是双井凉伞苗寨,汉语意为:“逃难从凉伞离开,做富也到凉伞去”。

        凉伞村是施秉一个比较大的苗族村落,苗语写作“liangx hsangt”,意思是“寨祖”、“祖寨”或“宗祖寨”。它位于双井镇政府驻地西南角200米处。属于该镇的城外村。平生因为工作关系,多次踏访那里。这个村由五个自然寨组成。从谷底的白沙井至山脊之上依次为老寨、晾布场、枫香塝、井上、井边。每个自然寨都有枫树等古树覆盖着。

        从新城下谷底,这就是白沙井,井边环绕着村落和田园。泉水从白沙井流出之后,也便洋洋洒洒顺小河流出村寨,滋润着村子之下那上千亩良田沃土。

        井,叫白沙井,它与镇政府之下的那口黑沙并称“双井”,新城又名“双井”由此而得名。也即为《镇远府志》(新志)载“白沙泉”和“黑沙泉”是也。志载曰:“白沙泉,在新城西。沙如霜雪,渊无潜石,水自下而上,纍纍如贯珠。”“黑沙泉,在新城三台门外,浑浑泡泡,沙无停流,其色如黑。”我们无法知道,两口相距不到两百米的泉井会有如此大的区别。然,其泉水“甘甜相近”。外地人说,凉伞男人长得俊,女孩长得美,那就是因为喝这两口泉井的缘故。为了保护泉井,凉伞苗人特制村规民约,并立碑刻文,文曰:“祖先建井历史悠久,龙泉夏冰冬热,晴雨清澈同量,四季长流,灌田万亩,名胜远扬。井共五间,民律论定,上隔饮水,下隔洗人用菜,中间两隔洗衣,最下隔洗猪菜。粪便脏物严禁入内洗涤,不得牵牛入井洗澡,规章分明,永传流芳,不得故犯,如有违者,按当村民约有关条倒惩罚。”

        凉伞人均为龙姓,言其为“柳”系苗族,而黄平苗陇和双井龙氏苗族均为此族系。传说此系苗族来源于“柳”,因而称作“柳系”,苗话叫他们为“卡柳”。柳是什么地方我们无法考证。村里有一个叫告引的老人说,他们从柳方来,来的时候是四个老祖母带来。她们分别叫梅榜、梅榴、梅法和梅梗。他们一个居凉伞,一个居旧州(鲤鱼塘对岸,台江县属),一个居南哨(坪寨对岸,台江县属),一个居平寨。龙氏就由这四个祖母发展而来。这里的苗族同样过春节、粽子节、九月节,姊妹节,也过吃新节。而最有特色的却是吃新节。因为很多地方的苗族皆以卯日为节期,而他们则以巳日为期。“巳”是蛇日,吃巳,苗话叫喽瑟。这既是吃新节,又是祭祀祖宗的节日。所祭祀的祖宗是女性,即祖母。他们将蝴蝶妈祖视为先祖。

        蝴蝶妈妈是苗族神话传说《苗族古歌》里所有苗族人共同的祖先。苗族称为:“妹榜妹留”(苗语,即蝴蝶妈妈)。苗族民众视蝴蝶妈妈为人之祖。黔东南地区的苗族先民把枫木作为图腾进行崇拜。他们把枫木当作自己的亲属,认为自己的祖先源于枫木,正如《苗族古歌》所唱的:“还有枫树干,还有枫树心,树干生妹榜,树心生妹留,古时老妈妈。”意思是说,枫树干和枫树心生出了“妹榜妹留”。“妹榜妹留”是苗语,翻译成汉语即是“蝴蝶妈妈”,而“蝴蝶妈妈”则是苗族的始祖。因为“蝴蝶妈妈”生下十二个蛋,十二个蛋又孵化出远祖姜央,用线条图来表示,那就是:枫木——“蝴蝶妈妈”——远祖姜央。由此可见,枫木与苗族先民有着特殊的亲缘关系,因而,它成了苗族的图腾。很多地方最多能祭到蚩尤就已很古老的了,可凉伞苗族居然祭到蝴蝶妈妈去——我无法找到答案。从四个祖母的到来,是不是意味着龙氏来到这里时他们还处在母系世族社会吗?

        凉伞,又称为凉伞屯。这个屯确实为军屯,明代时就设立了的。徐家干《苗疆闻见录》记载:“新城,四面皆山,在清水江北岸,为施秉属境……凉伞屯峙城东北,黄岑、高店(亦记作高甸)屹据城丁四五里之间,右沿清水江上下七八里,又有寨胆(亦记作寨丹)、竹林、平寨、鲤鱼塘、铜鼓塘,相互犄角。”说明了它的战略地位。

        据《镇远府志》载:“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施秉县人,御史杨通宇奏,命总镇远林兆鼎,率所部罗联芳、王自贵等,克平黄岑、寨胆、旧州、白坝、沿江一带诸苗。又移师邛水,荡平绞罗、六埔、六利、巴野、梁上诸苗。随议平提调楊凌魁于施秉建楊坪营戍守。守备罗联芳于凉伞寨创建新城戍守。以黄岑、寨胆等处苗民繕兵繕后。”也就是说,这个屯招募的兵,算是“以苗制苗”罢。

        不过,从明代始,这里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上百次,反抗和镇压在这里轮番上演。最殘酷的是咸同苗民起义。其实,苗族起义是其原因的,陈荣宣《苗叛纪略》说:“正如如咸同年间,苗匪之叛,多缘于生齿之繁,衣食不足,在上苛征勒捐以致之也。”韩超《苗变纪事》也载:“苗人穷乏,至有挖出亲尸,取出殉葬银器以输官府者。”

        咸丰年间,这里的苗人因苛征勒捐,龙老金、龙整引和竹子寨的包大肚举行起义。咸丰五年五月围新城汛城,把总李瀛远率团练日夜防守,后又调镇远、铜仁、天柱兵四百添防。谁知,这李瀛远不是好好的处理好民族关系,而是派他的援兵去把苗族的几个寨子的房屋烧了,引起更大仇恨。苗族义军只好率众一万余人,继续围城,九月十四日,城中水涸粮尽,救无援兵。城里有人提出议和,这本可以化解茅盾。然而,李瀛不允。苗人只好强攻,十五日入城,造成了城内兵民“尸骸枕藉,兵民十死八九”的惨剧。龙老金、龙整引和包大肚“皆恃凉伞为险”,建立了苗族义军根据地。地连黄平、施秉、余庆、石阡、台江等地。此后的十三年间,苗族人“分田而食,聚族耕耘。”后到同治八年,席宝田率所部克复。

        从谷底白沙井,上到山脊的老寨,这是一条有两百多级并由石头铺就的道路,路下方是古木,路上方是吊脚楼。这里有寨门,还有供人休息纳凉的石凳。护寨的土地庙漂着刚化过的香纸青烟。一老人正从外面赶牛回来,肩膀上还扛着一捆柴火。夕阳西下,阳光映红他那张木刻式的脸。走过寨门,步道向村内延伸。巷子都是石头所砌。马头墙围着的院子内是别具一格的吊脚楼。有姑娘在美人靠上向远处张望,有巫喽(意为老奶奶)在屋檐下绣花。几个中年妇女轮流地捧打着那匹紫色的布。凉伞出匠人,这些民间的匠人会织锦、会刺绣、会打银子……这里是“破线绣”的故乡,也是银匠的出产地。张老新、张昌花是国家级刺绣织锦的文化传承人,银饰工艺制作人龙光银是清水江一带的制作高手。他制作的银手镯、银帽、银发簪、银铃、银雀等挂在省州的博物馆里。

        上寨,是凉伞居住得最高处的地方,一条公路从寨前经过,直达清水江岸。这里也现存很多的明清建建筑。据说这些建筑都是他们的先辈去清水江当“水客”时,带来了钱财而兴建的。这里所说的水客,就是明清时期,清水江岸苗族以伐木为生,木材拖运河边,扎成大排,下沅江,过洞庭,闯长江,于武汉鸚鹉洲转销江淮大地。回来之后,他们带来了大量的银元、食盐、布匹、染料等等。并用这些财富,建起了既有徽派又兼苗派的建筑。当地人将这些出过山,到过江南的人称之为“水客”。那时清水江沿岸木材很好,多为油杉,很受江南欢迎。乾隆年间,贵州巡抚爱必达在《黔南纪略》中所写:“清水江两岸数百里,茫茫林海,翼云承日,无空土,无漏阴,栋梁巨柱之材应有尽有。崇山峻岭间,坎坎伐木声响彻云霄。”其所谓“木商文化”气息仍扑面而来,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在上寨的的一处转角处,我见到了几处塑有“武陵堂”的门庭。这让我大惑不解。难道这里的龙氏族人是“武陵堂”龙氏吗?不是说他们是由几个祖母带来的吗?问主人,他们很坚定地说,他们就是“卡柳”,也就是武陵堂龙氏的族人。网上查资料,方知武陵堂龙氏,是元朝时期,龙智从江西吉安永新县迁移到常德武陵任知县,因此以“武陵”为堂号。堂号是指宗族祠堂的命名。堂号内容或是赞颂祖先的道德才学,或功业善行,或来自典籍史书、故事传说,其目的是让后裔以此为荣,不忘记祖宗。凉伞龙氏既是苗族,他们从何而来呢?我们知道,川、黔、滇、桂、湘等地少数民族中的龙姓,一部分是上面提到的各族群汉化的龙姓;一部分是汉族龙姓迁入的少数民族区域而划归少数民族;一部分是汉族龙姓与少数民族相互婚配交融,归属少数民族或归属汉族龙姓。武陵龙氏各支派编纂的族谱(房谱、家谱)中,已发现不少伯高公的裔孙的支派,但又属当地的少数民族,有的虽然没有族谱,但有口传的历史,这一庞大族群,依然保存着伯高祖、西仲祖及祖籍湖南、江西某县某村的记忆。

        那么“卡柳”是指什么地方呢?有个老人说,因为他们的家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遗失,无法知道具体从哪里来,据说和锦屏亮司龙氏有点关系。锦屏亮司皆为龙姓,苗族,被称为“黔东第一苗寨”。这里早在宋朝以前就是“蛮夷”之地。《贵州通史》载,这里曾是三国武侯诸葛亮南征“平蛮”时,其派属军队安营扎寨之地。亮寨、亮江皆诸葛亮而得名。《黎平府志》载:“诸葛寨,在黎平府北一百里,今名亮寨。”清代苗族学者龙绍讷的《诸葛古迹考》和仁山的《亮水篇》记载:“相传诸葛大起兵,为平蛮峒曾经此。迤逦一路驻天兵,亮水得名从此始。尔时芜秽本丘墟,未几民人渐集居。此后民人渐繁衍千古苗寨。至明洪武年间,亮寨龙姓发展成黎平府辖区之巨族。”《迪光录》户口篇称:“亮寨司户口人丁俱系黑苗。”难道“柳”就是“亮”的谐音?凉伞龙氏苗族是从锦屏溯江而来并定居在凉伞的吗?本人自知才疏学浅,难充此任,其凉伞龙氏从何而来,只待专家考证了。

        二0一五年元月十二日

 

作者: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