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人文地理

美国苗族的来龙去脉

美国苗族的来龙去脉

很多人对美国突然出现很多苗族感到很迷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甚至一些美国人也感到迷惑。原因其实不很复杂,就是美国在越南发动战争期间,也同时在老挝发动了一场鲜为人知的秘密战争,苗族同胞当时是为美国作战的。战争结束后,大量苗族遭到屠杀,被迫逃到泰国,沦为难民。后来,在联合国的帮助下,大批苗族难民,以及其他一些民族,比如瑶族,迁徙到了美国以及其他一些西方国家。

  美国在1961年到1975年在越南发动战争的同时,也在老挝开展了一场秘密战争。当时美国是想把老挝作为对付越南北部和中国的一块阵地,当时老挝的巴特寮是和越南北部政府站在一边的,美国便利用苗族来和巴特寮作战。之所以被称为秘密战争,是美国没有直接派兵在老挝的土地上作战,而只是出钱出枪,让苗族同胞为他们卖命。1975年,美军从越南撤走,自然也就停止了对老挝苗族的援助。正面战场都不打了,老挝这边自然也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美国一走,苗族失去了后盾,便纷纷渡过湄公河逃往泰国。
 
  在这场战争中,有两个人需要记住,一个是美国的爱德华·兰德斯代尔(Edward Landsdale),是他出的注意,让美国利用苗族为他们作战。另一个是苗族同胞王宝将军。1960年,一位叫比利(Billy)的美国将军找到他,老挝苗族同胞的命运就在这两个人的谈话中决定了,战争开始了。据后来一些苗族老兵的回忆,美国人给了他们两个许诺:1、美国中央情报局将尽可能帮助他们。2、如果苗族同胞失败了,美国将给他们找一块新地方居住。
 
以下文字皆选译自《the Hmong and their stories》
 
  1959年7月,美国特种部队训练队员被派往老挝,代号叫“热脚”。近100个美国顾问也被派往老挝,叫老挝训练顾问团。一共有12个营,每个营有12名美国顾问。当时老挝军官们并不怎么喜欢这些美国人。
 
  1959年夏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员爱德华建议使用苗族同胞在老挝东北部作战。1960年,另外一个美国情报局人员,比利上校,与政府军里的苗族军官王宝取得联系。王宝马上表示赞同,他说:“我是与巴特寮势不两立的,我要么离开,要么打,我更倾向于打。”比利上校又去游说苗族长老们,并许诺给他们好处,这样长老们就接受了。
 
  王宝答应为美国而战之后不久,500条枪运到了苗族同胞手里。美国的军事顾问开始训练苗族士兵,队伍也日益强大。苗族军队达到了最强大的时候,达4万人之多。王宝这时甚至征集12岁的童子军参战,因为成千上万的苗族士兵在战争中牺牲了。这时候,苗族也更加依赖于美国的援助。
 
  从此以后,苗族军队在走下坡路,巴特寮越来越占有优势,越南士兵也开始进入老挝了。1961年6月,巴特寮占领了原来苗族设在Pa Doung的指挥部,苗族指挥部只好移到Pha Khao,最后又再一次移到龙镇。并在那里一直坚持到1975年。
 
  1965年,苗族村民们开始着手修建了几百条飞机跑道,用来接收来自空中的美国物资供给,这些跑道常常修建在山上,飞行员往往要在仅仅几百英尺的30度斜坡上将飞机停住,以免滚下悬崖下去。因为是拉锯战,这些跑道有时候会被敌人占领,所以飞行员必须看见可靠的信号,他才降落,搬下粮食、药品和枪支弹药,或者将这些物资空投下来。
 
    在修建这些小跑道的同时,在一个叫龙镇(Long Cheng)的地方,修建了一跳比较大的飞机跑道。龙镇在战略上具有重要的价值,美国的物资可以从泰国和越南运送到这里,然后分发到各个地方。
 
  1965之后的三年战争处于一种拉锯战的状态,苗族在雨季占有优势,这时候敌人的坦克在很多泥巴地无用武之地,但在旱季他们又会将失去的地方重新占领。
 
  在战争后期,越南在老挝动用了化学武器,被人们称为“黄雨(yellow rain)”,给包括苗族同胞在内的老挝人民带来了重大的灾难。美国也曾用飞机在越南的丛林喷洒一种化学药剂,让树叶全部掉落,这样越南士兵就难以隐蔽,这种药剂也给越南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后来,随着美军在越南战场的撤离,苗族军队越来越处于劣势。1975年,巴特寮置停火协议于不顾,开始了一系列对王宝领导下的苗族军队的攻击,那年的5月初,苗族所属的老挝政府军开始土崩瓦解了。
 
  老挝的苗族百姓,其战斗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觉得当兵是一种荣誉,在苗族军队中,往往一个士兵死了,他的儿子会接替他的军衔,这部分人应该是占比较大的比例的。有的只是为了拿军饷养家户口。还有一些人则是出于被迫。在采访中有人这样描述:王宝在战争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有两件事控制在他的手中。是由他来告诉美国中央情报局哪个村寨需要供给,也是由他来控制鸦片的出口,而鸦片是苗族的主要经济作物。王宝就是利用这两点来迫使村寨的头向他提供士兵。如果某一个村寨说死的人太多了,不想再派人去参战了,那么王宝就会叫美国中央情报局切断这个村寨的食物供给,并切断他们的鸦片出售。这样,他们就买不着任何吃的东西了。
 
资料来源:《the Hmong and their stories》

  1973年巴黎协议的生效,使苗族再也得不到美国的任何支援。这个协议使所有的外国军队撤离了老挝,并开始了一个新的联合政府。很快,巴特寮开始控制了整个国家局势,两年后,1975年5月初,巴特寮逼近苗族军队的指挥部龙镇,苗族的局势极端恶化。
 
  王宝把苗族的头领们聚拢来,告诉大家有三条路可走,要大家一起商量作出决定。
 
  1、坚持战斗。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坚持战斗,苗族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估计能坚持一年左右,但巴特寮无疑会无情报复。
  2、逃离老挝。邻邦泰国是一个临时的避难之地,原来的那些反巴特寮的军事训练营可以作为难民营。从那里可以再去往其它国家。
 
  3、投降。但巴特寮肯定会秋后算账。在苗族同胞拿起武器战斗之前,苗族同胞就被看不起,现在巴特寮更加有理由迫害苗族了。
 
  王宝认为,第一和第三条路是走不通的,何况美国又曾许诺过要为苗族同胞找新的地方居住。一直坚持留在龙镇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代表杰瑞·丹尼尔敦促苗族首领们尽快撤离,可是王宝拒绝了,他坚持要所有的苗族一起走,而不是首领们先走了,撂下其他人不管。炸弹已经炸到了龙镇的附近,他们还在讨论怎么行动,决定不下来。
 
  最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答应空运1200人离开龙镇。第二天,龙镇的飞机跑道附近聚集了4万左右的人,每个人都希望能找到一个位置。王宝命令王左(Vang Chou)主持撤离事宜,王左拿着一张当天可以空运撤离的人员名单,持枪荷弹的士兵在维护着撤离的秩序,当时没有恐慌、混乱与推挤。第一架飞机到达的时候,还有1万多人在那里等待。王宝要离开老挝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人们从各地蜂拥而至,来看看自己是否有机会离开。下午,第一架飞机停在机场跑道的时候,混乱开始了,几千人挤向那加C-130飞机。把人们赶开的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发动飞机引擎,把人们吹走。用手推,用抢推,把那些上了飞机的人推向飞机的尾部,飞机里也乱成一团。随着飞机的起飞,带走那些名单上的人们,苗族的逃难开始了。
 
  后来两天,情形基本一样,很多飞机来到这里,尽可能多带走一些人。在三天的撤离时间里,美国飞机只来了两架,其余的都是泰国的飞机和老挝政府军的飞机,这使苗族同胞感到无比惊诧!
 
  5月13日早上,一位美国军官从驻万象的大使馆来到龙镇,这时王宝还没有离开,还在龙镇。他来敦促王宝和他的家人赶紧走。这位军官对王宝非常生气,说美国不想再管苗族的事情了。王宝也非常生气,吼道:“我的军队怎么办?”他们俩就撤离的苗族同胞数事宜吵来吵去,王宝坚持每一个苗族士兵都要撤离!那位军官说只能走1千人,而王宝最后坚持说两千五,那位军官就走了,最后飞机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