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文学艺术

苗族古老文化谱写苗族灿烂的历史篇章

 

 

苗族古老文化谱写苗族灿烂的历史篇章
——写在《蚩尤探源》一书的前面
 
我们在编著《蚩尤探源》碰到诸多难题,几呼撒手的时候,有幸在《团结报》上读到代伦先生《大湘西历史人物众生相——兼评民族出版社版《大湘西写真集》丛书》的论文。该文首先引用了黄永玉大师的一段话,然后说:
  “大湘西的历史人物,象挂在大湘西历史树梢上的冬天凋零的干果,已经痛苦得提不起来了。
  大湘西的年轻人,在大湘西的阳光里,山水里,时常错过历史老人的故事一串串,大湘西历史长河中的浮雕般的历史人物群象不说一骑绝尘,至少也是渐行渐远了!
  何也!那是因为大湘西历史的故纸堆落满了尘埃!……扭曲的历史如此无奈,活色生香的现实生活如此精彩,谁还有兴趣钩沉大湘西史海呢?
  于是呼!大湘西历史富矿带沉默而又寂寞,呼唤着……吃螃蟹者?”①
  好啊!读着读着,我那有些抖动的手,缓慢地向那零乱的故纸堆伸去!
  我们不是想吃螃蟹,更无力捉螃蟹。我们是想:着为湘西的苗家人,想把我多年在湘西崇山古苗河边学游泳时,间凡捉到与螃蟹同属水族的几个小鱼细虾,把它拼凑成一小碟,能否闻到崇山苗河的“野生美味”!
  现将《蚩尤探源》想要说明的一些内容,概述如下,作引玉之砖,敬请批评指正。
  首先,《蚩尤探源》是我们把多年来探寻和研究蚩尤(苗族称太黎·仡戎,下同)和蚩尤同苗族先人的关系时,所能接触到的有关论说、讲述、传说、故事,特别是苗族民间的《古老歌》、《古老话》、《理词》、《祭词》、民间习俗、禁忌等等,转抄或记录下来,分为古代的正史、野史论述部分;近现代一些史家,学者的论述和评论部分;湘西苗族民间流传的《古老歌》传唱部分;湘西苗族民间流传《古老话》传述部分;湘西苗族的风情习俗,禁忌祭祀的相关部分;湘西地理环境、山、水、村、寨、树木、物种的名称演变转译部分;最后,加上我们的议论和建议,目的是想从古人和今人,正史和野史,正面和反面,苗民族和别的兄弟民族的先哲门对蚩尤及苗民族的论述中,作些分析和探究。企图用马列主义的弁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正确对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一分之二的给被统治者和那些“为儒者所不道”的文人墨客诬名化了五千多年的蚩尤和湘西土著民族之一的苗民族,说些本应属于他们的,但过去却很少有人敢说的实话(正面话)。我们想蚩尤也好,苗族也好,在他们发生、发展过程中,和别的历史人物和别的民族(万事万物)一样,有好的方面,也有不足的地方,生成难全吗?一分为二地看待事物生成发展的矛盾性,正确对待民族历史和民族文化,这有利于消除民族间的隔阂,加强民族团结,振奋民族精神,促进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是有益处的。同时,给那些热心研究湘西历史文化的青年人,特别是苗族年青一代,甚至更年轻的后代人,提供一些研究蚩尤和苗族历史文化的参考资料。
  但是这些资料有颂扬的和肯定的正面,也有诬名化和不实事求是的东西。由热心研究者去介别,去取舍,若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去摘大湘西历史人物的“干果”,我们心足也。
  其次,《蚩尤探源》引述较多的部分,是苗族人民世代流传下来的《古老歌》、《古老话》和苗族民间风俗,禁祭。这部分的苗族《古老歌》,虽然作了汉译,但有的汉释不尽如意,因为,有的苗歌语言汉译很难表述其原意,只好原词昭抄。(在歌词汉字左角上打“○”者,为汉意苗音)所以,阅读难度较大,特别是不懂苗语的人。但这样做其意义深刻,原质原味原生态。我们觉得,苗族世代流传下来的《古老歌》、《古老话》和苗族民间的一些风情习俗,较为真实地记录着蚩尤(太黎·仡戎)和苗民族的发展历史和文化,较客观地反映苗民族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她和苗民族多如渊海的诗词,理词和祭词……,是记录苗族古老历史文化的经典。正如国家把苗族古老歌列入国家级非物文化名录时指出:“民间口传文学作品“苗族古歌”则是集苗族历史、论理、民俗、服饰、建筑、气候等为一体的百科全书”②。
  苗族是一个古老而文明的民族,有着自己光辉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不幸的是,苗族直到解放初期,没有自己统一的文字来书写自己的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但是,苗族是从来没有自己的文字?或是因残酷的战争和苦难的长途迁徙生活失去了自己历史上曾有过的文字?前者多有之!后者亦有之?比如苗族《迁徙歌》中的《爬山涉水》部分,就有“几个代熊代夷,上山猎兽回来,几个代稣代蒙,河里打鱼归寨。跨进门坎跺脚槌胸,走进堂屋怒气冲天。哼!十二本真书,只留给我们一本,十二支杉木船,只留给我们钢铁大船,好书我们只得一本,笨船留给我们作难……。”③传说就这一本书,在爬山涉水的恶劣环境和难苦生活中也失掉了。从此,苗族才没有自己统一的文字。
  那么?后来苗族人民又是用什么方式来记录自己的历史文化的呢?正如收入本书的苗族《古老歌》之一《剖尤授照代兄壤》组歌汉泽《蚩尤生在苗山寨》所述,它一开始就交待:“爷爷教我把古述,前辈把歌教给我,苗家自古无文字,百样古典编作歌。以歌以话记史事,愿我儿孙切记着。要唱我苗家的典故,十天十夜唱不完罗!”歌到这里,它话锋一转,直切主题:“现在呀!单唱樱桃会一处,歌唱盘戎枪亲歌”。接着作歌的先人们,用九首苗歌,讲述了盘戎盘香地区的樱桃盛会,歌声震动了天庭,吸引了仙女黎翠私自下凡和苗山小伙子大碧对歌、相爱、结合。他俩成亲那天,遭恶人雷洞来抢亲。太碧、黎翠脱险后,两人逃到古苗河巴里(黎)山,生下太黎·仡戎(蚩尤)兄妹双胞胎。为什么大哥起名叫太黎·仡戎呢?歌词是这样说的:“太黎名字起得乖,父母名字合组成,父亲的太字前头摆,加母的黎字成了名”。据传这是太碧,黎翠深知,今后他俩将面临双重压力:一是天庭可能追究黎翠私自下凡的“罪过”;二是当地恶人可能要来报复他们,以此寄托他们心思,想让子女继承他们的事业。
  再如收入本书的苗族《古老歌》、《太黎朗补照几老》(汉译即太黎山名从何来),歌的主要内容是说:太碧、黎翠在巴里(黎)山,男耕女织,成家立业,生下太黎·仡戎七个子女,生活开始富裕起来。但好景不长,当太黎·仡戎长到十一二岁时,其父太碧被当地恶人谋害身亡;母亲黎翠被恶人罗扣逼婚不成,将其卖到他乡,太黎·仡戎成了全家的主人。然而,太黎·仡戎聪惠好学,智谋过人,他带领几个弟妹和山寨里的苗族兄弟,白天上山挖地耕作,夜晚练武习艺,练丹制药,到十七八岁的太黎·仡戎,成了一个精武聪惠的壮汉,几个弟妹也个个能干,家境也好了。太黎·仡戎按祖先神灵托梦,外出三年有余,走遍崇山苗河的山山水水。最后来到“山下大江、大湖、大坪、大坝的边上,来到水牛犁田,黄牛耕地的地方”,找到了母亲黎翠,接回了母亲和六个异姓兄弟,买回了一头水牛,举行母子团聚的“椎牛祭祖”。接着成立了崇山苗河以苗民为基础的部落联盟,公举文武双全的太黎·仡戎为部落联盟长。后来苗民们为纪念太黎·仡戎而将巴里山改叫太黎山。
  三是,《蚩尤探源》的苗族《古老话》部分,苗族《古老话》和苗族《古老歌》一样,是在苗族没有文字的情况下,为记述自己的历史文化,而产生发展起来的。比《古老歌》更为详细,更具体地记录和阐述苗民族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理词、祭词等,形成苗族人民的宇宙观、历史观和人生观的理论基础。这里我们引用了“中国少数民族古籍·苗族古籍之二《古老话》中的《后换编》的《仡戎仡夔》和《仡素》两篇”④。其主要内容是讲述太黎·仡戎在崇山苗河建立以苗民族为主体的部落联盟后,逐步发展壮大起来,准备往外发展。经过一段时间的“制鼓做锣,打斧制凿”准备以后,太黎·仡戎根据他在寻母时所见的地方,决心出苗河,下崇山到大湖大坝的武陵崇山下的洞庭湖区,在那里联合九凝、苍梧山区的黎、瑶民族,组成九黎仡戎部落联盟,后来改称九黎三苗,北上和炎黄部落在中原又联合又争战,(史称涿鹿中原)最后退回武陵崇山,建设苗山苗河。
  在《仡素》的编者按语中:“……传说仡素有七兄弟,老大叫仡戎即蚩尤。尊称叫仡戎、大戎、戎”。⑤
  《仡戎仡夔》主要讲述太黎·仡戎在中原的联合和战争史事,但并不象“正史”所说:蚩尤最为爆莫能伐,黄帝才征师诸侯,擒杀蚩尤等等。而是说蚩尤(太黎·仡戎)他们:“去了两年多,走了三载余,来到豆来屋,来到王姬家。⑥和你们头载银角,与你们铠甲共肩。王姬不服,豆来不依。讲文不行,讲武奉陪。豆来喊来三千壮士,三百梭标,三千大刀长矛,三千火铳,三百大炮,……攻打七个仡戎仡夔。但前面杀不进,后面无法攻。仡戎大吼一声,喊来了三千阵大雪冰雹,喊来了三千股狂风爆雨……。”战争的结局?苗族《古老话》中说:豆来王姬失败而讲和。他们在“东山摆凳,在西山摆椅,面对面的进行商谈”。王姬,豆来答应太黎·仡戎他们提出的条件,并请“足不来,足不对”和“阿候仡偻芈”⑦为双方的中间人,两边和好,了结了这场战争。“王姬回殿管官管民,豆来回府管粮管仓,仡戎·蚩尤管三百战将,领三千雄兵,管世人打架,管凡人相争……”。这正如春秋时代管仲著的《管子》所说:“黄帝得蚩尤而明天道”。“蚩尤为黄帝作五兵”。《龙鱼河图》也说:“……制服蚩尤,帝使之主兵,以制八方……”可以这么说:炎黄蚩尤三大部落的联合和战争,以和为结局,使中华民族实现了第一次的大联合。
  《古老话》中,没有说明三大部落的联合,经过了多长时间,只是说太黎·仡戎他们迁回到了南方的洞庭彭蠡,回到了武陵崇山的苗山苗河。《古老话》说:“……七个兄弟骑驴回去,七个兄弟骑马回去。……七个兄弟回到南矶北矶,回到场沙,场德……”⑧这和苗族迁徙歌中情节是一致的。
  四是,《蚩尤探源》的民间习俗,祭祀禁忌部分。这部分,比苗族《古老歌》、《古老话》来说,更原生、更广泛、更具体、更形象地记述苗民族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从西南到中原,从发展强大和战败迁徙,从集群组合到分散定居的曲折生存和发展过程。它对苗族人民的生存行为,行事理念,为人准则,有作较多的表述和体现,反映苗族人民的坚强信念和强大的抗衡力。几千年来,苗族人民的一些祭祀、禁忌、习俗被历代统治者阶级和那些为统治者服务的文人墨客,污蔑为:巫教巫术,巫医巫药,巫师巫婆,信鬼信神……。但苗族人民有自己的理念和行事准则,有自己的鬼神观。他们认为,神(鬼)有正和邪,善和恶,家和野之分,他们奉敬的是正、善、家,驱除的是邪、恶、野(鬼)。所以,苗族人民千百年来,在强大的压力下,仍明里、暗里信奉着,做他们应做的事情,以自己的意志和方式同野蛮化他们的人和事抗争着。
  苗族的祭祀习俗主要是通过苗族“巴代”来实现和完成的。以“巴代”为代表的,包括“巴姜度(理老)、巴姜沙(歌师)、巴姜嘎(医药师)、巴姜斗(武术师)”的苗族古老文化传承者们,对于继承、传播、发展苗族古老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是苗族民间的智者和学者。苗族的上述“五巴”(五师),各有所长,兼而有之,互相配合,在解放以前的多少年代,共同维护苗族社会的内部事务。如苗族的四大祭典——“能业(椎牛)、绕戎(接龙)、能坝(椎猪)、庆傩(还傩愿)”,其仪式较大,禁忌较多,主要由“巴代”主祭,但也要“巴姜度”讲古、喊理,“巴姜沙”唱歌对歌相配合来完成,以上四大祭典,都是敬苗族的总租——剖黎剖尤——部落先祖神,“还傩愿”还要请傩神(洪荒后人类先祖神)。苗族人认为,总祖“剖黎剖尤”启示后人,不忘根,不忘本。我们从姜诉立州、姜山立县出去,从围猎辅鲤的地方过来,只有辛勤劳动,勤耕苦作才有幸福日子。苗族人民在长期受压迫,受剥削,没有人身、财产安全的情况下,民间用祭祀,禁忌和习俗方式,奉请祖先神来护佑民族人民得到发展兴隆,合家安乐,用来驱除邪、恶、野鬼,消灾免难。正反映苗族人民尊重先人,尊重历史,坚持正义的良好文化理念。在解放前,苗族人民用自己特有的行事方式,维护苗族社会的生存发展,应该是无可非议的。就今天而言,苗族民间某些禁忌习俗对于团结、合作、发展生产也是有益的。
  再如,当今的太黎苗寨(现为塔里苗寨),仍有部分苗家人在每年古历七月二十七日过“卦哀节”,说是苗人始祖太黎·仡戎(蚩尤)七月二十七日寅时出生,故以这天过“卦哀节”,以纪念他们的始祖——剖黎剖尤。从古到今,因此成俗,至今不改。同时在当今花垣(崇山苗河)苗区,从古到今民间流传着“太黎欧然鲜,身身 晓欧然谋”两句人人知晓的古话。意思是太黎·仡戎生有两排牙齿,其妹身身晓生有两排耳朵,女身男像。他俩兄妹是伟人福像,后来成就了苗民大业,成为苗民族永世不忘的始祖。自古以来,在这里,友人或同仁相见,也变成祝福对方的口头语:好啊!你老兄真生得象太黎欧然鲜,年轻福像,前程无量;若是女的,就说:阿妹呀!你真象身身晓欧然谋,命中注定,必有后福啊!说完双方友人相对大笑不止。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种比意和祝福的含义,不言自明。所以说,苗族民间的一些习俗禁忌,具有其深刻函意,它反映苗族人民在民间的一种文化载体,带有它们自身的特质。
  五是《太黎——蚩尤探源》是从湘西崇山苗河地理环境,山名、河名、村名、寨名等称呼的变迁、转译来探究的。地名学指出:它是研究地名的起源、词义、演变、转译以及命名时的地理环境与历史条件或原因等。所以,地理环境及其名称的起源、词义、演变、转译所反映的内函。用苗族语言所称呼的地名及其变迁,同苗族的古歌、古话及民间习俗,祭祀禁忌一样,较历史地,真实地反映苗区人民的历史发展变化情况的。但是,我们想从这方面去探究《太黎蚩尤》时,有人认为。湘西,特别是崇山苗河自古“慌蛮之地”,能出现古老而文明的苗族吗?能诞生太黎·仡戎——蚩尤这样的伟大人物吗?有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然而,我们却从湘西武陵崇山的地理环境中得知,它碰不“慌蛮”,它是攸久、文明的人类发源地之一。在今湘西复地崇山苗河的花垣县排碧乡,却出现了世界独一无二的寒武系(纪)芙蓉统排碧阶——金针子。据中国科学院古生物研究所介绍:人类生成的地球历史形成,已有四十九亿到五十亿年的历史,为搞清不同时期的历史所发生的演变,把四十九亿到五十亿年的地球的历史形成,划分为地球地层年表:“宙、代、纪、世、期”五个不同层次的时间单位,每个时代形成的地层相应划分为:“宇、界、系、统、阶”。排碧金针子出土的“三叶虫“化石说明,由于地球的地层变化,湘西武陵崇山,在十几亿到二十几亿年之前,从原系海洋的地方,变成了青山绿水,山青水秀的陆地,成了云贵高原和中南平原的结合部,成了宜于人类(生物)生成、发展的亚热带山区。“亚热带”为人类(生物)繁衍、生息,提供良好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
  据考古发现,原始人类在湘西武陵崇山活动,至少有五万年到十万年之间。距今两万年以前的泸溪白沙旧石器遗址的发据,揭开了湘西人类活动历史的面纱,它有力地说明了湘西人类外来说是不科学的。湘西武陵崇山自古就有土生土长的土著人生活。武陵崇山有土著人,并不排除苗族迁徒的古老传说,也不排除古代“巴人”和“巫山人”后来在湘西某地的开发。由三苗、巴人和巫山人与湘西崇山土著人相结合,融为一体,开发湘西,推动了湘西人类社会的发展。龙山里耶遗址和花垣茶洞旧石哭时代遗址证明:人类在这里定居,至少也有壹万年以上的历史。后来经过四五千年发展壮大,在五千多年以前,在湘西复地的崇山苗河美丽的土地上,出现“仡索、仡僰”、“仡熊仡夷”苗族部落先民,出现太黎·仡戎——蚩尤原始部落联盟是完全可能的。在这同一时期,在我国西北黄土高源上,不是也出现了炎黄部落联盟吗?
  再从山名、地名的变迁看,文内苗族《古老歌》所述的巴里山,此山岭苗语称“巴里走料”,太黎·仡戎——蚩尤在这里出世后,成为古代英雄,成了苗族人民的始祖乃至中华民族始祖之一,苗族人民为了纪念他,把“巴里山”改称“太黎山”或“太黎岭”。而解放后,党和政府要在太黎山下古苗河修大型发电站,把“太黎”汉译为塔里,起名塔里电站,随之附近山寨,也改称塔里山、塔里寨。现今花垣的古苗河,发源于崇山卫城的摩天岭下,流经排吾等多个乡镇,在花垣城注入清江而入酉水,它把花垣苗区分成两大块,养育沿河两岸花垣大部分苗族人民,被誉为苗族人民的母亲河。古苗语名称“务熊”,汉译名苗河。苗河之称,既反映它的真实:源于苗山,流经苗区,养育苗民。也有外族人蔑称意味。解放以后,为民族间的团结、平等,党和政府把苗河改称兄弟河。这就是湘西山、水、村、寨、树木、物种等等名称起源、词义、演变、转译以及地理、环境和历史条件所形成的一班。
  再如寨武系金钉子所在地“排碧”其名其地,据传也是汉译的转音,苗语叫“盘僰”。“盘”意为坪,开阔,“僰”古代人氏族名。“盘僰”意为“僰人坪”或“古代僰人居住的地方”。这里还有“僰山”即僰人居住的山。据汉藉记载:僰,我国古代西南少数民族,《史记·西南列传》:取其笮马僰僮。张守节正义:今益州南戎州北临大江,古僰国。尧舜时放驩蔸于武陵崇山后,其部落民众和当地崇山苗河的苗族先民、僰人,夜郎先民融为一体,共同开发崇山苗河地区(今吉卫镇腊乙坪,是夜郎先人住的地方,后称郎夷坪,最后将郎夷坪汉译转音为腊乙坪),后来苗族在崇山卫城的立谱立社(今补抽乡一带)举行鼓社会,分支分系,举行鼓会,开始第二次大迁徒到云贵高原和川南平原一带。僰人,夜郎先民也随之而去,留下来的僰人和夜郎人,逐步融入苗族先民,成为今崇山苗河的苗族先民。苗族古老话说,他们祖先是“仡戎仡夔”,“仡索仡僰”,最初先民叫“仡熊仡夷”,有五宗六族,十二支系,“仡熊仡夷”的兄弟是“代来代卡”和“代来代乍”等等。可以说,湘西的崇山苗河是苗族人民的发源地和第二次大迁徒的集散地。苗族人民在这里的起源、发展、迁徒的传说故事很多。当今,花垣县苗族人口仍占总人口的78%,是全国三大苗族集居县之一,不能不说和她的地理环境,历史沿革无关。
  今花垣县雅桥乡的雅桥村,苗名“仡驩”,传说是始祖太黎·仡戎——蚩尤生活过的地方,后苗族石姓先人居住、开发,故名“仡驩”。临近有一个小山村,叫“尤墓坨”,传说是太黎仡戎——蚩尤坟墓所地在。附近龙潭镇的张匹马村,有一个小山岭叫太黎岭,即太黎坟之意。如今当地的苗家人每当请明祭节之时,都有人到此烧香烧纸祭祀一番。排吾乡排吾村有一个大山包,当地叫“仡僰坟”即仡戎坟。
  苗族人民认为,他们的祖先是“仡戎仡夔”,“仡索仡僰”,仡戎即蚩尤,是龙神、战神;仡夔即雷神;仡索雷神,仡棘龙神。古老话曾有:仡索仡僰,兄弟两人,两人分管天地,两人各显其能……仡索管天,管兴云布雨,管闪电雷鸣……为雷神;仡僰管地,管五谷丰登,管六畜兴望,管世人相争……为龙神……上述太黎坟、仡僰坟、尤墓坨、龙神坟,都是指太黎·仡戎——蚩尤坟。
  我们深信随着湘西社会经济的发展,西部大开发的深入开展,考古事业的深入发掘,所谓“慌蛮之地”的武陵崇山地区,苗山苗河其境,将会出现更多的奇迹来。
  六是,《蚩尤探源》中,我们收集了几篇论说文,这些论文大都是依据苗族民间的古话、古歌、古词、祭词,传说,阐述蚩尤和苗山苗河苗族人民的渊源关系。说明蚩尤是苗山苗河中苗山和仙女的儿子,是远古时代崇山苗族先民为主体的仡兄仡夷、代乍代卡部落联盟的联盟首领,苗族人民的始祖——剖黎剖尤。太黎·仡戎(蚩尤)他们从苗河出发,下崇山,踞洞庭、联九凝(苍梧)地区黎瑶民族先民,成立苗黎部落联盟(史称九黎蚩尤),后来加入雄踞南方的伏羲女娲部落联盟,在卢山主金,成为伏羲、女娲部落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伏羲氏后期,蚩尤率九黎三苗北上,涿鹿中原,战败退回到南方,终于崇山苗河——落叶归根。
  蚩尤这位曾和炎帝黄帝争坝中原的远古“战神”和“兵主”,虽为当代史学界认为:应和炎黄齐名为中华民族三大人文始祖之一。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蚩尤的身世未能记载得那么详细,更没有象炎黄那样“建陵设园”。在我们能接触到的一些汉文史料中,没有详细说明蚩尤出自何地?根在何方,具体情况如何?而过去史学界的专家学者中,多从“东南说”,说蚩尤部落从东南到中原,战败南下;也有部分专家学者认为,蚩尤和苗族是西南土著人的“西南土著”说。我们认同“西南土著”的说法。认为蚩尤是从西南的武陵崇山出去,北上涿鹿中原,战败后,思念故土,回乡心切,不怕坚难困苦,退回武陵崇山,苗山苗河,建设家园,魂归故里。《蚩尤探源》所载的“迁徙歌”里,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可能有人认为,苗族无文字记载,口头传说不能算作依据。我们认为,苗族解放以前没有统一文字,解放以后党和国家为苗族制定东部方言、西部方言的苗文,苗族人民用苗文记述自己的历史文化。现在国家认定“苗族古老话”、“苗族歌谣”、“苗族巴代文化”和“椎牛”、“接尤”、“苗鼓”……等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物质文化遗产,并定有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可算苗族有了文字和文字记载吧!这对我们研究苗族古老文化是大有益处的。
  我们认为:苗族民间传颂文学和汉文资料一样,都来源于民间传说,有的用文字记载,有的没有文字记载,有的记载得早,有的记载得迟。而这些民间传说,又都来源于生活实践,人类学家波斯亚氏说:“一个民族的故事中,那些日常生活的重大意外事件,是附带插入故事中,或者用于故事中的主要情节的。大部分关于民族生活模式的陈述,都很正确地反映他们的风俗。再者,故事中的情节发展也很明显地表白了他们所认识的是非观念,这些材料,可以代表该部落的生活传”。⑨这些论述对于今天研究苗族人民有关太黎·仡戎(蚩尤)的民间传说和遗迹,遗风的历史文化是很有教益的。
  蚩尤是五六千年前的历史人物了,我们在《蚩尤探源》中的论说:企图说明蚩尤不是“痴愚”之人,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本,而是一个出自武陵崇山,长在苗山苗河、智慧过人的苗民族先民的先驱者。研究蚩尤的过去,是为了现在,研究先人的精神文化,是为了继承发扬优秀部分,是为了加强民族团结,建设和谐社会主义服务。为当今花垣打造蚩尤文化,发展古苗河蚩尤风景区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相结合的旅游盛地是大有益处的。
  七是,《蚩尤探源》的最后部分,是我们的设想和建议。文中我们在阐明观点的同时,提出在崇山苗区花垣,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打造蚩尤文化,把古苗河蚩尤风景区建成优美奇特的自然景观和厚重的古老的蚩尤文化相结合的重要旅游聖地。2008年6月14日,湘西州委、州政府作出:“关于加快推进旅游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加快推进旅游产业的发展,是发展资源优势加快富民强州的重要举措。并提出很多很好的意见,具体到花垣来说,我们认为:必须以茶洞景区为龙头,以古苗河蚩尤风景区为重点,以排碧金钉子寒武纪世界地质公园为支撑,行成品字三角,三位一体的两日游格局,意义巨大、深远。在此,就古苗河蚩尤风景区提出四点原则设想和建议。
  一、整修古苗河蚩尤峪景区和整合其景点,使其在原有基础上有较好较大的发展,更加美观和吸引游客观光。
  二、在太黎山(今蚩尤铜像所在地)建设“蚩尤陵园”或“蚩尤文化园”,打造蚩尤文化景观。使古苗河蚩尤景区,成为具有优美奇特的自然景观,又有丰富多彩的历史人文(蚩尤文化)景观相结合的完整的风景名盛景区。
  三、建立以太黎(今塔里)苗寨为重点的民族文化村,以优秀的苗族文化体载和建筑风格,丰富古苗河蚩尤景区的文化内涵,使其成为自然美景、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综合体的美丽景区。
  四、建立和确定“蚩尤祭祖节”或“蚩尤文化节”,每年一次蚩尤节日可凾盖湘、黔、渝、鄂四省市边区以苗族为主的各个民族热烈支持,也可得到国内外苗、黎、瑶等各个民族庆贺!这对发展我县文化,旅游产业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注:①代论先生论文《团结报》2008年2月17日B3版。
  ②2006年6月3日《团结报》4版。
  ③《东部民间文学作品选》178——179页。
  ④苗族《古老话》178——275页。
  ⑤苗族《古老话》217页。
  ⑥豆来王姬,苗语汉字记音,指黄帝、炎帝。
  ⑦ “足不来,足不对”古代地方官;阿仆仡偻芈,古代苗族族长理老。
  ⑧指长沙、常德一带。
  ⑨转引至贵州民族研究资料第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