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文学艺术

《苗疆英烈传》

 

《苗疆英烈传》

序:
清朝末年,湘、黔、川、鄂一带发生有史以来的一次严重干旱,面积之广,所及之处,河道干涸、塘底爆裂,黄土成灰。寨内畜禽渴死,田土颗粒无收。但当地土豪劣绅仍催租逼债,各种徭役捐税有增无减。苗疆民众的生存和温饱问题难以解决,一时间,民怨沸腾,民众怨声载道,哀鸿遍野。  
清政府为了巩固其在苗疆的统制势力,不以民生为重,却火上添油,趁机派出重兵屯驻苗疆,美其名在苗疆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大肆在苗疆设置了流官和营汛。大批满、汉文武官吏、地主、商人也接踵而至,堂而皇之地利用这一政策,相互勾结,不择手段掠夺苗民土地和财物,肆意杀戮苗疆众生,把苗疆民众进一步推入到水深火热之中。苗疆民众,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纷纷揭竿而起。以石柳邓、吴八月、石三保为首的苗疆铁血义士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率领苗疆义士向清政府打出了正义的一拳……瞬时间,起义烈火迅速蔓延黔、湘、川三省接壤的大片地区……出演了一曲曲英雄壮歌。

 

第一章《石侠客授子练奇功》
 
    “天龙啊,不得了啦!快点来看!我们那小孩才满三朝就能站起来自己走路了,这是不是做怪了吗?该怎么办啊?”
石侠客闻听婆娘在屋里惊恐的呼叫,忙丢下手中的活,不顾满手满脚的泥巴忙冲入屋头来问道:“婆娘,做了那样子怪?怪在那里?”
“这不……不……是吗?”
石侠客顺着老婆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道:“没有啊?我没看见?”
“就是你那宝贝的儿子啊,你看他,刚满三朝,就自个儿爬起来走路,这不是做怪了吗?我的命为何这般的苦啊!天啦!造孽啊!”
石侠客这时才反应过来,怕儿子摔倒,忙上前抱起儿子。
那知,这小孩被石侠客一抱起来,却嘿嘿地大笑,两只小手还胡乱不停地抓扯石侠客的胡须,痛得石侠客哇哇乱叫,高声求饶。
这小孩得见石侠客求饶,也就不再抓扯,挣扎着要下地来。石侠客没法,只得将儿子放下,顺手取过一把板凳让小孩自扶站立。没想到,这小孩得了这把板凳当支撑,就毫无顾忌地扶着板凳自行溜转玩耍开来。
石侠客站在一旁观看,也惊得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
此时,邻近的人家听到石侠客的婆娘惊叫,都好奇得聚来观看。众人得见这小孩天真活泼可爱,独在那里扶板凳玩耍,都惊奇不已。
“真是奇迹,这小孩长大一定有大出息!”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赞许的感叹。
“是啊!一定是个有大出息的人!石哥应该高兴才是。”众邻居也回过神来一同赞许和夸奖道。
“是该高兴,是该高兴才是。”石侠客说完,又看了看大家,道:“我儿今天刚满三朝,本想在小孩满七朝时请各位叔伯弟兄上门来喝杯七朝酒。今天大家既然都来了,那就请坐,今天就趁这个吉兆给小孩过个三朝,请他外公来帮小孩起个好名字。”
众邻居一听,高兴道:“是的,今天就给小孩过三朝,等我们回去换换衣服就来。”
没一会,众亲邻都打扮得干干净净,穿着有喜庆时才穿的艳妆,左手提着公鸡,右手挎着满篮子的鸡蛋,从四面八方陆续地赶了过来。一时间,各个路口,山坳上四方来宾的贺喜地铳炮“轰!轰轰!”响声惊天震地,炮竹如炒豆般爆响。
屋外石家迎客炮竹也响个不停。石家堂内一时高朋满座,笑语欢天。
看众亲戚都已到齐,石侠客把家父和老丈人请上高堂,在首席主位处座定。随后又安排客人都各自按辈份一一入座后,石侠客又请礼师和寨老盘诉了一遍苗家育儿养女经。礼别,石侠客就请老丈人给外甥起名。
老丈人当仁不让,用手捋了捋胡须,沉思了一会,举目向门外看了一会儿,得见石家门前,塘岸边上,柳树正新芽翠绿,蓬蓬争春,一片生机盎然。联想道这小孩子才出生三天,就能自扶板凳而立、独自绕着板凳溜转一圈玩耍,看来这小孩子长大肯定是非等闲之辈,将来一定有大作为,当即就给外甥儿取了一个名号“石柳邓”(柳邓:苗语意译为“守寨”的意思)。众亲戚一听这名号,高兴得全都拍起手掌以示赞同。于是大家又相互敬酒,致晚方散。
这石侠客何许人也?为何得到众乡邻这般尊重?
原来,这石侠客,真名叫“石天龙”。他身怀绝技,却藏而不露,是贵州松桃九龙白果坝大寨寅一个不为人知的武术家。因行侠仗义和爱打抱不平,所以在九龙一方,人人都称他为“石侠客”。在生意场上,众商人都称他为‘草鞋匠’。
  石天龙家也不富裕,但经两口子长年的辛勤操持,也置得一亩三分地的家产,家中一日两餐却能揭得起锅盖、衣能蔽体。现四十岁开外,才喜得一子,两口子的高兴自不必说。但在石柳邓出生后的这几年,恰巧适逢天旱连年,各路诸侯,纷纷立杆而起,自立为王,硝烟不断。兵灾马乱,百姓遭殃。家中也开始青黄不接,有了上餐没了下顿。好在自己学得家父石运开的苗家绝世秘功“九黎伏虎拳、蚩尤铁沙掌、泥鳅追魂指(一指禅)、打草鞋、苗岭七星定山桩、粘功等六大奇功。这秘功里面的秘笈,大都是从现实生活之中演变而来。为了一家的生计,两口子不得不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地加班加点,利用田中的稻草来编织草鞋、利用门前的黄泥做起青瓦来卖,挣点小钱用以维持生活。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柳邓在石天龙夫妇的精心照顾下,也出落得一表人才,并天生的神力。每天身前身后,忙左忙右地帮父母打杂当助手。
  石柳邓每天就这样陪着阿爹和阿妈,天睛时就天天做瓦,雨天时就躲在家中编织草鞋。
有苗歌为证:
九龙有个柳邓崽
他家事务人晓得
他爹人称草鞋匠
阿咪是个瓦匠客。
……
苗家瓦匠制瓦桶,
圆得瓦坯分四张,           
天晴日日不嫌苦,
天阴一时心慌慌。
……                        
阿爹和阿妈带着石柳邓,一天最少要编织三百双草鞋、做出五百个瓦桶坯子。
编好三百双草鞋、最少要用掉四百斤稻草毛料。这编织草鞋,看似一个粗活,但其中的门道却不少。首先第一步得将稻草夯软掉毛后才能用来编织。编织好后,还要继续用木棍再夯上三百遍,直至把草鞋打软为止。经这样处理过的草鞋,穿在脚上大都不会磨脚。别人家编的草鞋,都是用木棒夯软的,不是打过了头、就是没打到火喉。唯独石家制的草鞋却与众不同,是靠双手肉掌和脚掌,经千掌百踢来夯软的。制瓦的工艺也不例外,首先得挖上好的黄泥巴用水来发软,并用水牯牛来回地踩踏,用柴刀砍劈数千遍万后才能用来制作瓦坯子。
但石天龙家制瓦的工艺又照样与众不同,黄泥从来不用水牯牛来踩,而是用脚踩掌劈手插的方法将黄泥炼成瓦泥。所以石家生的草鞋和青瓦能远近闻名,畅销邻近三江四省却经久不衰。石家因此也结识得三江四海、三教九流的各路豪杰义土。
这个夯草打草鞋和踩劈瓦泥的任务,当然就债无旁贷、顺理成章地落在石柳邓身上。石柳邓从六岁开始,就用肉掌和脚掌,每天跳上窜下来夯打草鞋和踩劈泥巴做瓦。干到十三岁,石柳邓的全身筋骨早练得如同钢筋铁骨一般健壮。
石天龙看时机成熟,就择了个吉日,把石柳邓叫到身边道:“柳邓,你这几年都把祖传的武学基本功法练得八九不离十了,请到这里来,给祖宗跪下上柱香,今天阿爹就正式把祖传秘功的主要实战技法秘诀传授于你,但你一定要当着祖宗的面许下誓言,遵循祖训。此功法在我们苗家,从来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还要遵奉苗家三教三不教,三打三不打这个规矩。练苗家武功只能用来除强扶弱,不可去争强好胜并残害众生,孩儿若能答应,阿爹才能将全部功法的秘诀传授于你。若不从,阿爹也只能将这身功夫一同带入坟墓去,以免百年后无颜去面对祖宗。”
  石柳邓一听,惊道:“阿爹何时教了孩儿武学基本功了?孩儿只是帮阿爹阿妈打了几年的草鞋,做了几年瓦桶坯子、抓了几年的葫芦水瓢,并没有学得什么奇学武功?”
石天龙仰头哈哈大笑道: “柳邓,你当然不知道,我们家的武功,数代都是以这种方式传教下来的,让后人在不经意间就全学成了,这种传教方式叫做练功、做活两不误,一举两得,还可遮蔽外人耳目。在当今动乱年代,清政府为了巩固其统制地位,早下达了“禁武令”;若名目张胆、大肆聚众开堂子教武就要遭砍脑壳的。”
  石柳邓听后又问道:“阿爹、孩儿我好象没练到什么架式把子?”
  阿爹道:“孩儿你又错了,你不要看江湖上那些耍枪弄棒卖艺的把式,那些都是些花拳秀腿,却中看不中用的,虽能饱众人眼福,但却经不起人家打。”
  石柳邓迷惘地点点头道:“是吗?阿爹,那我学得的是那门子功夫?”
  石天龙看石柳邓还不太相信他自己,就把石柳邓叫到屋外,搬来一叠足有尺来厚的青瓦片,大约有三十来张叠放在地上道:“柳邓、你过来,用你的手掌、一掌使劲砍下去,看是否能把这叠瓦片砍成碎片?”
  石柳邓将信将疑,走上前来看了看,稍一运气,用掌对着青瓦片,猛一掌下去,顿时,地上瓦烁横飞,三十来张瓦片尽成碎屑,未存一张完整的。石柳邓大惊道:“阿爹,这是我打破的吗?”
  阿爹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不是你打的、难道是阿爹我打的不成?”
  石柳邓看了看自己的手,却完好无损。
阿爹又道:“柳邓你过来,这里有九块青砖叠在一起,还有一块门板立在墙边,十六个土坛子吊在房粱上,你若能在一口气之间、用掌把砖打断、用指把门板插穿、用腿把土坛子全部击破而不伤着自己,那就正明你的功力已经学成了。”
  石柳邓道:“就那么简单?那孩儿就耍一下给阿爹看看。”
只见石柳邓立了过门户,一个狮子提气,两手由下而上向前平行举起,手腕微曲,用鼻子徐徐吸足气,气随动作吞咽运行,力达至指尖,脚尖,两腿猛地一蹬,窜起一丈来高,人未着地,手掌早向青砖劈去。掌风到处,砖块已变成灰。石柳邓破完砖后、却没停顿,忽又一翻身,以旋转的身法向背后门板飞来,双掌合一,猛向门板插去。只听得:“噗哧”一声,门板已被双手插得对穿。只见石柳邓又一个后空翻,人未落地时,早已反踢出一脚,硬生生的将门板踢入半空,瞬间又复起连环铁腿,一下将门板踢得粉碎。石柳邓一时砸得性起,连速几个鹞子翻身,闯入土坛阵来,手、脚、头并用,上下翻飞,如燕雀穿堂一般,一时间,只听得那破坛子碎片划破空气时发出的“嗤嗤”声响不绝于耳,十六只土坛早已不见踪影,只有那捆绑土坛的绳索独自在空中悠荡着。阿爹得见石柳邓这般了得的手段、在一旁拍手直叫好。石柳邓又一个跟斗,翻到阿爹跟前道:“阿爹,我练的是那门子功夫却这般的利害?”
  石天龙道: “柳邓,你练的可不是一般的功夫,是我们的九黎神功。你的功夫看来己全部学成,现在我就把这几个功夫的实战心法传授于你。”
  石柳邓一听父亲说自己练的是九黎神功,慌忙去跪拜在祖宗神位前,立下重誓,一一用心牢记阿爹所授的武功秘诀。记牢后,石柳邓又问阿爹道:“阿爹,我还要学多久才能把这套苗家武功全学精啊?”
  阿爹笑了笑拍着石柳邓的肩膀道:“儿子,你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想一时半会全学精苗家武功是不可能的事,这功夫你还得继续勤练,因你所学的武功内容里,包含了你的祖太公蚩尤战神所创的奇门异术,名为‘铁沙掌’和‘泥鳅追魂指’。”
石柳邓一听阿爸说自己练的功夫是九黎‘铁沙掌’和‘泥鳅追魂指’吓了一跳,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已的双掌和手指半天后,道:“阿爸,我的手明明是肉掌,那里是铁掌?”
石天龙见石柳邓还在迷惑不解,又道:“柳邓啊,这铁沙掌,是指掌法得力而言,掌毕竟是人肢体中的一部分,是肉,绝不可能把肉练成铁的。然而,此掌法若操练得法者,皆可破砖和穿壁板。武林外的人看见这等功力,坚硬似铁,所以就把苗疆这九黎神掌喻之为九黎铁沙掌。”
石柳邓听阿爹这么一说,更惊奇不已,又追问道:“阿爹,我是在那个时候练成这么个功夫的?”
阿爹微微一笑道:“柳邓,这功夫,其时你天天都在练,说白了,就是你每天都在干的粗活‘打草鞋’和‘抓水瓢’。你莫要小看这是门粗活,当你打久抓久了,自然而然就功到自然成。但从现在开始,你就得按照这个方法和实战秘诀再苦练十年,才能达到九黎武学的最高境界。”
“阿爹,您把修练的方法说出来,儿子照着苦练就是。”
阿爹一听石柳邓这么酷爱武学,当即又把练九黎铁沙掌的方法一一道了出来:“第一阶段,孩儿得先盛一箩包谷子放在床头边,每晚睡前和起后,用你的手掌去戳包谷子,从上到下,戳至箩筐底。每次练习二十五次,逐渐增至每次五十次,至包谷戳成米为止。第二阶段,取包谷、稻谷各一半,盛满箩筐,再用掌把谷子戳成米为止。第三阶段:将谷子盛满箩筐,以掌戳通底部,至谷子成米、谷壳成糠为止。第四阶段:取细沙盛满箩筐,以掌戳通底,反复练习就可大功告成了。”
  阿爹说完,又秘授一个练功养护药方:取礞石、磨刀石(磨刀石的水煎干),自然铜,自然铁(俗称雷公屎)各五钱。震天雷、血力箭各三钱,捣碎成末,泡酒,每天睡前和练功后侵泡手掌三至五分钟。
  “阿爹,那‘泥鳅追魂指’又如何练呢?”石柳邓得寸进尺的又盘根问底。石天龙得见儿子又问,就毫无保留地把练泥鳅指的方法也道了出来。
  原来,这泥鳅指,练法基本同铁沙掌相同,但却有一点不同的是,练时得把一个无把木瓢倒扣在水缸中,然后将五指张开,抓住又光又滑的瓢背,把瓢抓出水面来,只要每次都能把光滑的木瓢抓出水面,就算大功告成。
石天龙把这几样绝学和盘托出教给儿子后,又道:“柳邓,从明天开始,你可以把还没卖完的草鞋全吊在房梁上,以“蚩尤四门拳”的手法,从前后左右四方、拳击这些草鞋,以草鞋不能近身为一个阶段。第二阶段再用麻袋四个,装上包谷或黄豆十斤,后期改成二十五斤,集中悬吊在梁上,也以“蚩尤四门拳”的手法、拳击四个吊包,以各包不能近身者为妙。反复练习,孩儿就可以获得快速反应法,又可增强冲拳功能。”  
石柳邓又将阿爹的话一一牢记在心。石天龙除教上述功法外,还教了石柳邓一些“九黎泰山桩”和“蚩尤粘功”。由于石柳邓天资聪慧,习练刻苦,到十八岁时,刀、枪、剑、矛、叉、双锏、双节棍、飞镖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未完待续。
第二章《行仗义·石侠客命殒土司府》


  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一毫之恶,劝人莫作;一亳之善,与人方便。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天眼昭昭,报应甚速。
  话说:一七九0年,贵州、湖南、四川三省交界处的苗疆,整整八个月烈日当空,万里无云,未曾见一滴雨露落地,千山万岭、草木皆枯、石已成灰,滴水贵如油。
  石柳邓的家乡──九龙苗寨,却是个:“七天无雨田开口,天干半月人畜愁,待水冲毁龙塘沟,九龙才盼得丰收的地方。”
  这九龙方圆二十里地之内所有苗族人家,都是住在溶洞石壳壳上,地层如沙漏一般不能积水过夜。地表上有九洞朝西,地层下却有九条阴河交纵,一年四季奔腾不息,大小暗流如蛛网般四通八达。逢雨水旺盛年月,这九条地下阴河的水,常年从这九个朝西的溶洞口中向外溢出,滋养着这一方万亩良田,确保家家户户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丰衣足食。
  有古苗歌为证:“九龙九洞面朝西,九条蛟龙暗中行,忽若一日没踪影,定入苍海闹乾坤。”
这年的天灾,却应验了这首苗谣,这九条阴河的水,在一夜之间全没了踪影。
九龙白果坝那万亩良田,一时间没了水源供给,如处在蒸笼之上一般,没几天功夫,就被太阳晒得干涸。田坝中的裂缝,开得如饿虎张开的血盆大口一般吓人。
没了水源,九龙这人间福地瞬间就变成了人间地狱。山上动物尸横遍野,村内鸡犬不鸣、四处鸦雀无声。
这方圆二十里地的众人,一时没了水源,想吃水就得每天起早摸黑,集中排队到九龙天塘山坡脚下那五百多米深的地下溶洞中去取。来这里打水的人都是来自四乡八邻的,连天连夜驿落不绝。一时间天塘山脚,人山人海。但大家都能自觉地排成一条长长的长队等待下洞挑水,秩序井然,众人相安无事,山上不时的还能飘过几对男女对唱山歌声,路旁的宽敞地边,不知在何时,早被小商小贬探得商机占据,摆成一条长长的摊子,卖米豆腐的,炸油香粑的忙得不亦乐乎,各类小日常用品应有尽有,江湖卖艺的也前来献艺奏热闹,目的就是为了寻求一碗水喝好赶路,这繁华热闹取水景象世间从来未曾有过。
却说九龙寨中有一杨姓土司,名天富,却为富不仁,趁这年天干,想大发不义之财。
这天堂山众人所取水之地的洞口处,本是他家的地皮,早年就租给石天龙耕种。平常风调雨顺年份,这地却是:“秃岭光山头,十种九不收,鸟不来生蛋,鼠不去拉屎”的鬼地方。这地又背又阴,又处在溶洞口边,阴风飕飕、水冷田瘦,种地时多半是付出的多,收的却少。今年刚好遇上这五百年一遇的天干,这地却出奇地有了一点收成。这杨天富得见石天龙有了一点收成后,心象猫搔,贼眼珠一转,算盘扒拉一算,认为自己吃了大亏,就擅自把地租长了五成。石天龙得见杨天富长了地租,不服就上门和他理论了几句。没想到这杨天富财大气粗,没好气地道:“你这死苗子,给你脸你却不要脸,不交租、明天我就把这块地收回,所欠租子过一天翻一倍。”
石天龙得见这杨土司那般的无理,还要出口伤人,气得多看了杨土司一眼。
杨土司得见又道:“你这臭草鞋匠、瓦匠客,瞪啥子猫眼?不服是吗?有种的就不要租老子的地来种!”
石天龙人穷志短,只好陪着笑脸道:“服、服,明天就把租子给你交了就是,烦望老爷高抬贵手、留在下一家老小一口饭吃。”
这杨土司醉翁之意不在酒,故意长地租却有他的另一番用意。他的目的并不是那丁点的地租,而是看中那排成长队、日夜轮回取水的人家中那些铜钱吊吊。在他心里,收这些打水人的钱才是当下最重要的,若按每人下洞去挑取一担水上来,就收取他一个铜板的取水费,那么一个月下来自己想不发大财都很难了。
两口子在床上叽叽喳喳的,为这事兴奋得一夜都睡不着觉。第二天,天一放亮,杨天富就带着一群打手前去石天龙家强行收取地租。正巧石天龙和石柳邓都到天堂山去排长队挑水去了还未回来。这杨天富等了半天没见人回来,就以石家故意躲避抗交地租为由,当即拿出租赁合同来,强迫石天龙的老婆在上面按上手印,终止租地合同,事后又强行抓住石天龙的老婆捆绑起,扭送到松桃官府衙门内去,报案说石家抗租抗粮。
这边,石天龙排了半天的队,待挑得水回来时,已是下午时分,回到屋中,只见几个小孩在家中哭闹,却不见婆娘的踪影,就问道:“哭那样的死、你阿妈呢?”
孩儿得见石天龙回来,就齐上前诉道:“阿爹啊,天才亮,就来了几个人,凶巴巴的把阿妈给抓走了,阿妈到现在还没见回来。”
石天龙一听,吃惊道:“谁吃了豹子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进寨来抓我老婆?”当即跑到邻居家去问道:“嫂嫂,我那婆娘是哪个给捉了去?”
邻居举头看了看四下,见没人,一把将石天龙拉到屋里说道:“大哥,你的婆娘一早就被杨土司带人给抓走了,你现在才回来?听说嫂子被送到松桃府去了,你得快点去松桃打理一下才是。”石天龙听得,回转家中和石柳邓打了个招呼,就急急的向松桃赶去。没多久,就来到了官府的衙门中打听老婆的事宜。接待的问明了石天龙的身份后,就说:“你的老婆现已畏罪自杀,死在牢中,你节哀顺变吧,速去办理手续,把老婆子的尸身领回家去操办后事要紧,欠下的地租该交的回去还是得补交。千万不要再闹出什么事来,闹***后对大家都不好。”
石天龙听到老婆已死在牢中,当场气滞,背过气去,等醒来时,官府里的差人早帮他办好了领尸手续,当即教石天龙在领尸单上签字画押。石天龙不从,要和他们讨一个说法后才能把人领回去。官府里的府差道:“你若要讨个说法,最少要三个月才能搞清,你难道想让你的老婆暴尸慌野不成?不画押,你就没法把你老婆的尸体领回去安葬,官府只能当做无名氏来处理,随便挖个坑来给埋了。”
石天龙已气得懵懵懂懂,就这样被他们连哄带吓,糊里糊涂地在押文上画了押。画完押后,经到牢房里领了老婆的尸体驮在背上,连夜步行赶回九龙操办后事,此事这里先不提。
再说杨土司教人把石天龙的婆娘押上松桃,见闹出人命后,就吩咐手下心腹之人,拿了银子再到松桃城去找他的远房堂兄杨芳给打点一切。第二天,天才放亮,杨土司就带着众家丁,风尘仆仆地赶往天塘山。一到天塘山,就叫管家的拿着喇叭上到高处广播起来:“众位乡亲,大家好!现此地主杨天富大爷、教在下转告大家,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今因天下大旱,我们杨大爷家、也和大家一样青黄不接。现又因本寨石天龙得见天旱连年,不肯续租种这片荒滩地角,杨大爷没法,已于昨天将此地收回自种。从今天起,各位乡亲若要来这里打水,杨大爷还是十分的欢迎大家的,但杨大爷有个不大的条件,就是要大家自觉地交纳点取水费,不多不少,一担水、不论大桶小桶,每担收取一文铜板。如不愿交纳者,现在就请自便。”
话音一落,整个天堂山下一遍愕然,大家瞬时间象被定身法定住一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没了言语。胆小怕事无钱的,已各自提着空水桶先自离开而去。有钱的为了取到水,掏出腰包拿点钱出来消灾卖水,胆大无钱的却不信那邪,强迫下洞独自去挑水。但当他们打得水折回走到洞底暗处时,全被一一暗算,不是被不明石块击中,就是水桶被不明身份的人扎破。一时间,洞中惊魂四起,胆大的也变成了胆小的,众人不得不全破财消灾,花钱来卖水喝。
一天下来,这杨天富就收了满满的一大箩筐铜币。没过几天,苗寨中没钱的人为了吃水,就合伙商议,造了几副大水桶,放几个力气大得出奇的人下洞去挑水,待水挑上来后,再匀分给众人。前几天按这法子都风平浪静。几天过后,众人都仿效此法下洞去挑水来分。管家的发现,一天收上来的铜板却越来越少,还不到前几天的一半,就回去跟杨天富打小报告道:“杨爷,那帮苗子鬼精灵的,他们放着力大的挑着大桶下洞去挑水上来分成,若这样下去,一天下来,老爷要少收好多铜钱板板,你看怎么办?”
杨土司想了想道:“拿笔来,我来写几条规矩,你去张贴在洞口处让他们看着,再去找几个木匠,在洞口边造几道门设置关卡,小桶的让从一号口进去,中号桶的从二号口子进去,大号桶的从三号口子进去。一号口收一文铜板,二号口收两文铜板,三号口收三文铜板。看他们还能变出啥子花样来。”
管家一听,高兴得手舞足蹈道:“老爷就是老爷,我为什么就没想到呢?小的现在就去操办。”
第二天,四乡八邻的取水人,得见这张帖的告示和几道关卡,都气得眼冒青烟,一至抗议杨天富太过份了,做人不能出尔反尔,拿大家开涮。众人一怒,一齐上前把这新修的几道关卡门栏全部拆毁,共同发誓不再上交一个铜板来取水。众家丁见势,急急的冲上前来阻止。区区几人,如何能阻挡得住众怒?一时间,众家丁被打得鼻青脸肿,管家的见势头不对,早就溜回杨家来报告。
这天,正好是石天龙操理完婆娘后事的第七天,看家中水缸已见底,就挑着水桶到天塘山来挑水,才到山边就撞着这惊险的一幕。当即上前拉住一个年长的问道:“大伯,这是啥子回事?”众人见问,就上前来一五一十地把这事的前因后果一一道来。石天龙听完众乡亲父老的诉说之后,气得咬牙切齿,心里骂道:“原来我婆娘是这杨天富给逼死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不然我怎能对得起我死去的婆娘。”想到这里,就爬上一处高地,大声说道:“父老乡亲们,大家好!我就是租种这块地的主人,名叫石天龙,已经租种十年有余,没想到他杨天富却趁今大旱之年,擅自长了我的五成地租,并单方撕毁租赁合同,他还趁我不在家时,以我抗租为名,捉我婆娘解送官府,将我婆娘活活打死在官牢中,把我搞得家破人亡。他这样做的目的,原来就是想收回这块地来卖水赚钱。象他这样为富不仁的土司,留在我们苗寨里还有那样用?有胆量的,跟我一起到他家去评评理讨个说法,不去的、请各自先回家中静等我的消息,我一定要为大家讨回一个公道来,这个水大家从现在开始尽管去挑,有事我石天龙一个人担当着,我就不信天下没了王法。”
大家看到石天龙话说得正气昂然,全为大家着想,一时间都表示愿同石天龙一起去杨家讨个说法。
石天龙得见众乡亲都自愿去帮自己,当即感动得跪在地下拜谢众人。谢过之后就领着众人,拿着担水的扁担,浩浩荡荡开赴杨家大院来。这里,杨天富早得到下人通报,吓得叫众家丁紧闭门户,到墙垛上架好土枪洋炮防守着,一面叫人赶去四川省秀山县青龙屯报知堂叔杨千霸带人前来接应。但这报信的人还没跑出寨门就被众人放翻在地拿住。这杨家因趁天旱之年聚敛不义之财,天数已尽,一时间引起公愤众怒,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没有一个人肯出手相帮调解。

众人一时把杨家大院给团团围住,水泄不通,双方剑拨弓张、一触即发。一个家丁,得见墙外人山人海如蚂蚁一般,吓得两手哆嗦着,一不小心误扣枪机,“轰”的一声枪响,墙外处,张坝堰一个中年苗人,头部早中一枪,应声倒地不起,血流如柱,瞬间就没了气息。众人一见大怒,抄起石块,砸开杨土司家的大门,冲了进去,见人就杀,没会功夫就把杨土司一家大小三十余口连带家丁杀得一口不漏。杀了半天,唯独找不到杨天富一人。几个寨老看大伙儿闹出了人命,就出面共同商议,一至推举石天龙为九龙苗寨苗王,站出来主持苗寨大小事宜。众人当即一拍即合,就高高兴兴地、簇拥着石天龙进入杨土司家的中堂中,扶上堂中的虎皮宝座内去座。石天龙刚坐稳,众人还没来得急跪拜,就突听得一声火铳枪响,石天龙当即应声倒在血泊之中,挣扎两下,就再也没有爬起来,先自离别众人独自归西而去。众人寻着枪响处一看,原来有人躲在虎皮宝座下的暗阁中,从下向上,顺着座位处预留的枪眼向石天龙屁股处施放冷枪。众人一时大怒,掀开宝座,如猛虎般的扑将过去,当即把那人从暗阁中揪了出来。一看,原来却是土司杨天富,众人二话不说,齐齐动手将他捉住放翻在地,五花大绑捆个结实后,拖入院内吊在树上,拿出刀来将他活活剐皮至死。事后,众人又将杨天富的心肝剜出,用来祭祀石天龙义士亡灵。当操办完石天龙的丧事后,经邻近几个苗寨的寨老重新商义,又一至建议,重新推举石天龙的大儿子石柳邓为九龙苗寨新王,接管杨家所有的一切财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