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致尤自在  >  致尤一派

说走就走

 

说走就走

——岁末溜达心情实录

 

 记不清哪位哲人说过,人的一生至少要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才不枉到这繁华纷乱的世界来走一遭。于我而言,历来都与轰轰烈烈的爱情搭不上半点关系,说走就走的旅行偶尔还会在生活中出现。或许是长期在钢筋水泥堆积的城市里疲于奔命,一有机会就想逃离;抑或是上天觉得在感情上对我有些亏待,总想找一种方式来对自己进行弥补。不是吗?在这连年休假都没法请的年头,岁末还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次外出溜达机会。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位于湘赣边界的井冈山虽然最高海拔只有2120米,但它却哺育了中国革命。仰望,是剑峰刀刃,雄健峻拔,刺破青天锷未残;俯视,是烟波浩淼,恢宏壮阔,波翻浪涌卷巨澜。遥想当年,任凭电闪雷鸣、狂风暴
,抑或黒云压城、风雨如磐,八角楼的灯火不灭,五大哨囗的篝火不熄,黄洋界的青松不倒。中国共产党人正是凭着这样的坚强与执着,最终创造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奇迹。有空多到井冈山走走,内心感受到的震撼绝对不亚于其他名山大川!

  


       诗人陈衍强在一首题为《扎西会议》的诗中写道:“除去时间和地点/其意义和北京人民大会堂差不多”。行走古田会议旧址,我的感触和诗人完全一致。在福建上杭,我印象最深的还有会址大门上的一幅对联:“学术放西欧开笛子新智识;文章宗北郭振先生旧家风”,字里行间无不透视着那个年代祠堂主人的学习意志和开放、振兴的意识。换个角度来看,就会知道红军之所以能够最终取得胜利,靠的就是像祠堂主人一样有宽阔胸襟、崇高理想的人民大众的支持!弄懂这点,自然就会明白共产党至今仍然倡导“群众路线”的道理。

 


       福建永定土楼,从外形上看极其普通,不过是一栋栋泥巴粘合的土坯房子而已,承载的也只是人世间的柴米油盐和喜怒哀乐,但从建筑上看就不平凡了。其一,防震防潮防盗防火功能和坚固性堪称世界奇迹,历经600余年风霜雨雪依旧巍然屹立;其二,庭院空间布局无不演绎着天人合一、阴阳相济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亲临土楼,不仅可以体味客家人最具天才想象力的发明家或建筑师的绝世聪慧,而且还可以从其苍老厚实而不可复制的历史中感知到两个铿锵有力的大字:永恒!

  


       鼓浪屿不过是个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但它拥有“海上花园”和“琴岛”等诸多雅称。岛上一年四季郁郁葱葱,一树一木、一花一草抑或幽长曲径、小巷人家,无不缀满了音符与节奏。在岛上随意找一家客栈,慵懒地躺在一张藤椅上,听窗外海的涛声,看海面鸥鸟翱翔,这样的恬静与从容是其他许多地方无法找到的。难怪有驴友会说,厦门的魅力就浓缩在与之隔海相望的鼓浪屿上,如果没有鼓浪屿,厦门几乎没有行走的价值!

 


      云水谣是一部电影,同时也是一个古老村落。云水谣古镇位于福建漳州市南靖县,原名长教村,村中的
灵山绿水、幽长古道、百年老榕树和神奇土楼,无不给人以一种超然的感觉。2005年,电影《云水谣》在此拍摄。福建土楼“申遗”成功后,当地政府将村中长达10余公里的土路全部铺上鹅卵石,改为现名。虽然借一部电影的名气来炒作一个地方以吸引游客的行为会让人或多或少感到不爽,但云水谣的确风景秀美,不失为闽南欣赏奇楼异景、领略碧水青青的一个良好去处!

 


       位于闽南龙海市程溪镇的湖后水库不是什么旅游景点,但给人的感觉却比很多旅游景点都要爽。湛蓝的天空和宽阔的湖面和谐地融为一体,四周山体翠绿,晶莹剔透,阳光慵懒地洒在幽静的水面上,微风一吹便荡起一串串涟漪,不乏泸沽湖的纯朴与宁静,也不缺千岛湖的灵秀和壮美。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浪漫的视觉,如同梦幻一般。当地驴友有诗云:“且看苍山翠树里,一江碧透水如天!”。能到这样的地方走走,绝对不枉自己在福建境内多停留半天时间!

 


       滩涂,既是海又是地,既属水又属土。它一头连着陆地一头连着大海,涨潮时是海是水,与大海浑然一体水天一色;退潮时是土是地,系沿海居民赖以生存的家园。滩涂貌似贫瘠、荒凉,但却亘古、壮美,其浩瀚无垠往往会旷远得让人猝不及防,特别是被早晨和傍晚的霞光染成一片橘红之际,品读它如同品读一部神奇浩瀚的自然史诗。很多人都说,福建霞浦的滩涂是全中国最美的滩涂。我不知道这话是对是错,但我清楚一个不会照相的人在此抬着相机乱按的照片都有看头!

 


         在我的潜意识之中,武夷山和许多名山大川一样,不过是座山罢了。直到自己亲临景区,才知道它让世人瞩目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与其他地方不同的丹霞地貌和源远流长的道教文化,自然风光也靓丽得让人惊奇!特别是九曲溪,两岸奇峰林立,淙淙潺潺的碧绿溪水绕着山峰行走,形成“曲曲山回转,峰峰水抱流”的九曲之胜。徜徉在这样的山水画意里,舒坦中无不浸透着闲适与安逸,和神仙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

 


       听说华山已经下雪,于是取道西安奔华山看雪。华山,不仅奇险天下一绝,雪景也应该是天下一绝。站上华山极顶,远处,天地一色、雪雾朦胧;近处,山披白甲、树裹银枝;一派“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景象。低头下看,虽然千仞绝壁、触目惊心,但千峰逶迤、匍匐脚下,让人大有飘飘欲仙凌云展翅之感。放目四周,整个世界洁净透明,所有污秽荡然无存。此时此景,即使是最复杂的人恐怕也会顷刻间摈弃私心杂念。能有机会观赏
精美绝伦的华山雪景,今生仅此一次,足矣!

 


       你说过,你会去终南山寻找一份宁静怡然、逍遥自在的生活。在你失联的日子里,我时刻都在关注终南山。这次从陕西经过,又专程到终南山走了一遭。的确,这一绵延巍峨的中国南北地理分水岭,每一座山峰、每一片田野、每一条沟壑都贯穿着一段段天崩地裂、岁月沧桑、傲首穹苍的故事。姑且不提姜子牙、王维、陶渊明等名人雅士,就是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随意一走,就有《空谷幽兰》问世。如果有一天我也失联,就是到终南山找你或等你去了!

 


       台湾绘本作家Jimmy说:“说走就走,是人生最美的奢华,也是最灿烂的自由”;美国作家、演说家安迪·安德鲁斯也说:“没有旅行的生活,只能称之为生存”。但无论走得再远、路上有再多精彩、可以找到再多久违的感动,最终还得回到自己蜗居的小城。正如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死亡就是在重复一个完整的圆,终点回到起点,才是最终归宿。小城虽然偏僻,毕竟它是自己身体和灵魂的栖身之地。认命吧,到不了的地方才叫远方,实现不了的愿望才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