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简讯  >  时事

热爱我们自己的民族(节选)

 

 

 

 

热爱我们自己的民族

——在织金县苗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上的讲话

毕节市苗学研究会会长  杨继红

同志们:

织金县苗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今天在这里隆重召开了。很高兴应邀前来参加这次年会。所以高兴,不仅因为我是现任的毕节市苗学研究会会长,我还是织金县曾经的县长,更是因为织金县苗学会作为毕节最早成立的,现今已有九年多历史的县区级学会。我参加如此规模、规格的学术研讨活动,还是第一次。因此,我来参加这次活动,既有义务,也是责任,我愿意与大家共同感受活动的氛围,分享学术交流的成果。

什么是苗族?大家知道,我们苗族是源于5000多年前活动在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以南的被史籍称为“南蛮”的氏族和部落。后来他们不断迁徙,大约在公元三世纪,有一部分当时的“五溪蛮”苗族先民沿乌江而上,迁入今黔西北和川南,五世纪有一部分进入川东、鄂西,之后陆续进入云南,16世纪有一部分落户在海南岛,逐渐形成了现在的分布局面。苗族发源于中国,约有八成的苗族聚居于中国南方各省区,而东南亚的越南、老挝、泰国、缅甸、日本、美国、澳大利亚也有相当规模的苗族。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国苗族人口约950万,加上海外约1200万。

澳大利亚民族学家格迪斯在他的著述中这样感叹:“世界上有两个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民族,他们就是中国的苗族人和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我们苗族有一位很有名的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南往耶也写道:“苗族是一个不断被驱赶甚至被消灭的民族,但她们一直没有对生命和祖先的放弃。自从五千年前开始,爬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从中原逃到云贵高原和世界各地,朝着太阳落坡的地方寻找故乡,用血泪养育古歌和神话,没有怨恨,把悬岩峭壁当作家园,梯田依山而造,信仰万物,崇拜自然,祀奉祖先,感谢仇人。”

这就是苗族。这就是我们自己的民族。

讲苗族,我们的老始祖蚩尤是不能不讲的。关于蚩尤,在座的不应该陌生,甚至应该在苗族古歌、苗族指路辞以及苗族民间故事的传说中听过不少。我虽然没有深入具体的有成果的系统研究,但从我对蚩尤的略知一二中感悟到,蚩尤应该是开启我们每个苗族心灵自尊、自重的钥匙,蚩尤应该是唤醒我们苗族心灵自豪、自强的神灵。我们苗族人不仅要敬奉蚩尤、尊崇蚩尤,我们更要效仿蚩尤、学习蚩尤。

那么,蚩尤是个什么人呢?《史记辞典》是这样解释的:蚩尤传说为原始社会末期部落酋长,为九黎首领,活动于今山东、海南、河北三省交界一带。相传他以金以兵器,有兄弟八十一人,皆兽身人语,铜头铁额,好兵喜乱,暴虐天下。为争夺生存空间,蚩尤与炎帝交战,炎帝败阵之后,求助于黄帝,炎黄复战于涿鹿。然而,蚩尤在争战中能起大雾,使炎帝、黄帝的军队昏迷而丧失战斗力,无力与蚩尤抗衡。后来,炎帝发明指南车,方将蚩尤战败擒杀。由此可见,蚩尤的势力是当时唯一一个能与炎帝、黄帝对阵、抗衡和争斗的强大部落。正如史学家徐光舜先生在《汉民族发展史》中所说的:“蚩尤是一个与炎帝、黄帝对立的强大部落之一。蚩尤堪称是一个可以与炎帝、黄帝平起平坐的极其了不起的人物。”

说蚩尤了不起,我们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看。

首先,蚩尤是谷田种子的始祖。涿鹿之战前,蚩尤及其部落主要生活在长江下游太湖四周,也就是今天的江苏、浙江和上海一带。我国90年代在这一区域相继发现56千年左右的水稻田,世界专家在日本开会论证,唯独这里是世界上最早的水稻田,所以后人称蚩尤为农田种植的始祖,是农业行家。

其次,蚩尤为推动原始社会的奴隶社会过渡建立了丰功伟绩。涿鹿大战期间,蚩尤在涿鹿首先建起了蚩尤城(遗址尚存)、蚩尤北寨(前沿阵地)、中寨(指挥中心)、南寨(后方供应),与炎黄进行常年争斗。这期间,黄帝在蚩尤城上游修建了一个水库,时年大雨,黄帝令毁坝放水,冲毁了蚩尤城池,造成蚩尤部落人慌与乱,死伤惨重,蚩尤也战死沙场。自此,蚩尤集团一小部分尚存于炎黄集团中,大部分向南直至长江中下游转移,与当地土著一起开拓了鄱阳、洞庭、荆襄为一体的“三苗国”。中国由此进入奴隶社会,开始出现了阶级分化。

再其次,蚩尤后裔为奴隶社会的上升和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阶级社会出现后,以部落大酋长取得帝君称号的尧舜禹大举南下,进攻“三苗国”。当时“三苗国”是强大的部落联盟,祝融、欢兜、共工等均为部落首领,使“三苗国”处于上升和前进时期。但是,继承了炎黄政权的尧舜禹华夏集团最后还是于“丹水之浦”打败了“三苗”。正是由于“三苗国”的存在,我国的奴隶社会的发展进程才因此得到了推进。

最后,蚩尤后裔在数千年的腥风血雨中将苗族扩散成一个世界性的民族。自秦以来,蚩尤子孙一直遭到内战内斗的历代统治者的驱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清朝时期,一支叫“武陆苗”的苗族永远被软禁在北京西山(即今北京香山红旗村),直到新中国成立,才获得了解放。鲁迅先生在《淮风月谈》中说,苗族大失败后,都往山里跑,这是我们的先帝轩辕氏赶他们的。其中两批被逼到南江与澜沧江、广西九万大山,之后又被迫逃到印度支那地区的几个国家生存下来。到20世纪,因印度支那动荡,又相继漂洋过海,流落到欧、美、澳。

由此观之,蚩尤作为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应当是与炎帝、黄帝平起平坐的。只是由于炎黄时期,正是我们原始社会的结束期,那时没有文字,一切人类活动全靠事物代号和世代相传以及文物佐证。所以,我国历史上的大部分典籍,一般只记载了由统治者掌控的炎帝、黄帝的功绩,而将蚩尤作为怪物、败寇打入了另册。

值得欣慰的是,19959月全国首届涿鹿炎黄蚩三祖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涿鹿召开,首次推动了世人对以往历史的反思,对蚩尤地位的重新认识。蚩尤首次被奉为中华三始祖而彻底地平了反,从而在根本上把蚩尤提到了中华民族共同始祖的地位,与炎黄一样共奉共荣,恢复了中华民族同祖同根同源的本来面目。站在历史的长河看,虽然已经过去的几千年对待蚩尤太不公平,太不公正,对蚩尤的平反来得太晚太迟。但是,在中华民族长久的文明发展中,这无疑是一件值得可喜可贺的大事、好事、盛事。作为蚩尤的后代,我们应该为此倍感自豪!

各位同胞,刚才我讲到苗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优秀的民族,难道一个曾经创造过辉煌历史文化的民族,不应该为延续我们的辉煌而发奋振兴我们的民族吗?

这里,我将我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可以说是我的座右铭,和盘托出,与大家共勉,算是今天讲话的结束语。

这就是:善学善思修心正,修身修行善事成。

谢谢大家!

20141213

 

编辑:ichi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