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简讯  >  时事

北京政协委员建议:统一停车管理体系

 

北京政协委员建议:统一停车管理体系

 

黑停车场、违规挤占道路资源、乱收费……长期以来,停车管理因为贴近百姓民生,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本届政协会上,不少委员都聚焦停车管理问题,提出了诸如建立全市统一停车管理体系、将停车收费权收归政府、停止“承包制”等建议。

改变“九龙治水”局面

“停车管理目前就是一个‘九龙治水’的局面,真正出了问题,容易出现推诿现象。”郑实委员认为,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就是停车管理体制机制问题,权责利不一致。

他介绍,停车管理名义上归市交通委运管局停车处统筹,但是由于其没有审批、处罚权力,实际上是多头管理,涉及十几个政府管理部门。在北京停车行业管理部门中,交通委负责宏观政策,交通委运管局负责停车行业管理,发改委指导收费价格和停车备案,城管执法局参与执法和未备案黑场站及挪用停用,交管局负责路侧车位。各局委办都有管理停车行业的权限,此外还可能涉及到工商、税务部门,这还不包括小区和配建的停车位。

他认为,“这种多头管理势必造成重复管理和管理真空,也是滋生乱收费和收支不透明的现实土壤。”因此,郑实建议,建立一个协调机制来统一处理目前的停车乱象和停车收费问题。

加快停车管理立法

郑实介绍,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拥有停车位280余万个,但相较于汽车总量,这些车位还远远不够。“严格处理违法停车,将停车收费的标准、流向透明化,让老百姓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同时还应该加快停车管理立法,将现行的法律规定,整合细化,让政府的管理有法可依。”

他还建议,制定时间表,加快完成城六区占道停车泊位“一位一编号”基础台账和数据库。科学合理地利用城市道路资源,禁止随意占用开辟自用及收费停车场,对公共停车资源实行统一标识、统一服装、统一标准、统一收费,全面规范停车场管理。

停车收费上缴财政

在路边收费停车的管理问题上,安建军委员认为,占道收费的收入不能只进入部门、企业或者个人腰包,对路边停车的审批、收费以及停车管理企业都应进行严格的监督。“停车位是如何批准的?钱收到了谁的手上?用到了什么地方?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的答案,国家和群众利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难怪一些市民有怨言。”

安建军建议,应对路边停车进行专项巡视,纠正和查办在审批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保证国家、企业和车主的三方利益,确保国家财政收入不流失。同时建立公示制度,公示停车管理公司的审批、经营、资金管理和使用情况。

对此,郑实也表示,应该采取收支分开的机制,将停车收费上缴财政。停车收益按比例分配,除正常开支及利润分成外,剩余资金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朱良委员提案建议,对道路停车管理体制改革,停止“承包制”,将收费权收归政府,委托企业进行现场停车管理服务。同时,建立全市统一的道路停车收费管理系统,实行停车管理与收费两条线。朱良表示,政府应直接掌握收费权,通过购买服务,招标停车管理公司完成现场引导停车、维护秩序、记录信息等工作。每一笔停车收费都在相关网站上公布,“比如开车人查到确实公布了这笔收费,说明没被截留;如果没查到,就是被截留了,可以去举报。”